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APH/好茶】 天道寻常 04-06

  • 想要谈恋爱首先要慢慢熟悉嘛,也就是说先看我瞎鬼扯一段时间

  • 科学?tan 90°

  • 好想加一个推进器让他们现在就开始腻腻歪歪的啊(x)

——————————

目录   01-03   04-06

——————————

04

火山区域的温度明显要比其它地方高上几度,两个人寻了一块合适的山岩就准备安营扎寨了。

王耀看亚瑟在一旁的地面上画着符文倒是自觉帮不上忙,蹲在一旁的地上,从怀里掏出了个果子就开始啃。

巴掌大的果子啃了两个,亚瑟的阵也画完了。

这是他们出门在外的冒险家们常用的一种魔法阵,就算是在外面露宿,也能够免除蚊虫风雨的影响,同时也能尽可能地避免低级的夜行妖兽的干扰。

王耀倒是也不矫情,扔给亚瑟两个从林子里捎带来的果子,又啃了几块干粮,就天作铺盖地做床,盘腿一坐,掐了个手诀调息修养起来。

夜幕轻垂,先前被魔法师画在地上的符文发着淡淡的荧光,就算没有燃起篝火堆也足以视物。

一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亚瑟倒是已经倦了,躺在山岩上却看见王耀端端坐在原地,丝毫没有休息的打算,不由地出言提醒:“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早点去把如阳花摘回来,也免得日头太高了之后中心区域的温度太难熬。”

“嗯。”王耀应了一声,默默聚拢着天地间稀薄的灵气。

这个地方的环境还是极端了些,适合到火山中心去锤炼身体,但是修炼灵力还是有些不恰当啊,王耀默默地铺展出感知,却又奇妙地顿了顿。

亚瑟?

他在亚瑟的身上感觉到了灵力的味道,先前并不明显,但是在他睡下之后慢慢地扩散出来。

捡到宝了!旁边就有一个活的灵力源!

不过这样的兴奋在王耀脑中只持续了一瞬。

虽然无论是浓度还是精纯程度,粘附在亚瑟身上的灵力都要远远高于环境条件之中,但是还是透露出几分古怪的味道。

亚瑟·柯克兰。

首先这家伙并不是一个修仙者,不然他身上根本不可能有这种逸散的无主的灵力。

是这个世界中魔法和灵力真气之间存在某种共同性所以才会这样吗?王耀觉得也不像,虽然他对这个世界的魔法还知之甚少,但是看起来和原来世界中的西方魔法还是大同小异的,他没听说过这两个体系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共同之处。再者,亚瑟平时使用魔法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单纯的魔力波动,从中并没有感受到现在这般熟悉的气息。

这个更像是那些天生携带灵气的天材地宝的气息……

想来衣服上的微弱灵力就是他逸出的气息沾染上的。

王耀摇了摇头,这个想法……有点不妙,他可没有啖人肉喝人血的兴趣。

但是稍微蹭蹭这些飘散出的无主的气息,应该还是不犯罪的。

就在王耀把体内的真气循环到第二个周天的时候,东方的天际泛起了鱼肚白。

他伸了个懒腰,活动一番筋骨,亚瑟就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揉揉眼睛,带着一点迷蒙地跟他打了个招呼,这倒是有点可爱了,王耀撑着脑袋想,不过也感觉到先前的灵力气息其实并没有消失而是变得内敛起来。

他先前没有注意到,现在却开始觉得这个人有些趣味了。

两个人倒是也没有浪费时间,稍事休整就前往了火山内地。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元素——王耀倒是不懂这个,但是在他看来,这个地方游离的天地灵力虽然较为浓郁却是过于暴躁,若是想要用于修炼的话需要修炼者有相当的经验和底蕴,不然搅扰得内府一片紊乱,莫是要说修炼了,难免会留下一些之后进阶的隐疾,长期下去,严重的可能会影响心性,甚至走火入魔。

但是这些对于以前王耀来说只不过是不入流的小把戏,只要内力足够雄厚,这种程度的波动随随便便就能镇压化解,就算是鲸吞牛饮也无所谓,可惜,一朝落魄,他现在还不太敢对这边的“美食”下手,何况旁边还站着一个亚瑟,若是他搞出什么太大的动静,不是也不好解释吗?

火山口处翻滚着烟尘,倒是一处不错的活火山,王耀站在上方延伸出神识,觉得此处能有不错的收获。

“亚瑟,”他回头看了看在半山腰搜寻如阳花踪迹的亚瑟,“我到上面去看看,一会就过来找你。”

亚瑟点了点头:“注意安全。”

王耀本人对于自己的安危倒是不怎么担心,慢慢地渡出来一点真气包裹在身体表面,早年他修炼体魄的时候也经常逗留于一些极端的环境之中,现下见到这种程度的障碍也是不急不躁,他所看到的只有隐藏在滚烫岩浆之下的一处灵力极为浓郁的地点,想来这种地方有什么天材地宝的产出也不足为奇,王耀虽然自己也有不少宝贝,但是俗话说技多不压身嘛,这种能者得之的东西,他不介意稍微出一下手。

热浪和火星丝毫不能透过王耀身体表面那层微薄的真气,他也就御着气劲,从火山口潜了进去,三五下便踏在了翻滚的岩浆表面。

也许真的是历史久远,又是凝结天地灵气孕育了天材地宝的地方,王耀来到了火山口下方就感受到了一些与众不同。那些热浪不再是毫无规律地流动着,而是主动地上前撕扯着入侵者的身影,岩浆也翻滚起泡沫,试图顺着王耀的足部攀援而上,吞吃掉这个狂妄自大的外来者。

王耀感觉到了自己真气的消耗速度加快,也就催动起自己的速度,努力地绕过岩浆的屏蔽找到这一方空间之中的宝藏。

九重金火莲?

王耀的眼睛倏地一亮。

而这火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宝物被这个不起眼的人类所发现,突然暴怒地震颤起来,连在外面搜索如阳花的亚瑟都吓了一跳——这座火山虽然是活火山,但是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喷发的记录了,怎么这个时候突然会如此不安定?

岩浆翻滚着,竟然扭曲成了一个旋涡,从里面伸出来了一只扭曲的大手,试图阻止王耀的进一步动作。

王耀倒是不管许多,这座火山虽然聚集了天地灵气多年,自己也有了几分灵性,但是这种程度就想要阻止他还有些欠火候。他脚下步法一变,那只大手拍下来的时候,只是拍碎了一点他的残影,而他的本体已经跃出去数丈之远。

脚下再一点,就已经到达了九重金火莲的旁边。

而拦截的失败似乎已经让这方空间彻底地震怒起来,这个时候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了,王耀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揽,就把那莲花连根拔起。

亚瑟对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毫不知情,正想着提醒到火山上方的王耀尽快完成工作离开这片区域的时候,这个人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蹿了出来,撞了他一个满怀。

也就亚瑟还没来得及说上些什么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被王耀拦腰抱着离开了原地,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先前站着的地方就被飞溅而出的岩浆砸中。

他还没来得及感叹些什么,就看着那些岩浆从天而降,一路追着他们而来。

这东西是活了不成?连亚瑟都被自己脑子里的念头吓了一跳。

他只听说来这里采摘如阳花,途中的古雷蜥是一道关卡,可是没听说过这火山会活了一样地在这里丢岩浆追着人砸啊。

只是这火山震怒得厉害,王耀逃跑的速度更厉害,虽然没有风魔法的加持,但是御着真气气劲踏空而行,速度不慢上丝毫。

而且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任凭岩浆怎么纠缠,就是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反正这座火山再怎么说也只不过是个死物,有了点灵性又能怎么样,只要小爷跑出你的势力范围,你还能把小爷怎么样,还是乖乖认栽吧。

直到王耀带着亚瑟跑回他们两个昨晚的宿营地,王耀才把一脸惊魂未定的亚瑟放了下来,看他一脸犹疑的表情,看看后面尚未平定的火山,又看看眼前气定神闲的王耀,一时间仿佛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但是又被生生地憋出内伤。

“王耀,”他酝酿了片刻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干什么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亚瑟就是本能地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的展开和眼前的人脱不了干系。

“嗯……可能是被我拿走了好东西生气了吧?”

你拿走什么东西了能让……火山这种死物都生气啊喂?亚瑟短暂地回想了一下刚刚岩浆袭来的势头,觉得有些东西恐怕他还是留着小命不要知道的好。

不过王耀倒是也不避嫌,看着亚瑟的表情就从空间魂玉中拿出了九重金火莲,这种东西虽然珍惜宝贝,但对于王耀来说也不算是难以割舍,只是若是公布出去说不定也能引来一番争夺,不过他给亚瑟看一方面源于并不确定原来世界中存在的天材地宝在这边是否也有着同样的价值——九重金火莲在原来的世界中既是非常好的灵力修炼材料,又能够锤炼身体经脉,调理旧伤,安抚经络,另一方面,他也对自己实力的恢复有着一定的信心——若是有人觊觎他的宝贝,那就让他们看看小爷的拳头不是吃素的就好了。

九重金火莲的九片花瓣完全是由流淌着的金红岩浆构成的,花蕊中间则燃烧着一团暗金色的火苗,琥珀状的莲子漂浮其中,时不时有紫金色的光弧闪过。

亚瑟看着这朵奇异的莲花,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个……”他勉强把自己的视线从莲花奇异的光辉上移开,话语飘飘乎乎地,“可能是传说中的什么……玄火断魂莲……能够接续生命之火的神花……”

接续生命之火?王耀眨眨眼睛,对于九重金火莲来说算是相当复杂的咒法了,当然也不是不行……想想自己这种拿来修炼的用法,对于非修仙者来说似乎还真的是有点浪费了。

 

05

亚瑟的本意是既然有机会,就多入手一点如阳花,对于他们来说也不吃亏,但是没想到王耀这厢一会不见能拿出这样了不起的宝贝,又不知道火山区域的风波有没有平定下来,故而也不打算折回去了。

这次旅途的收获已经远远超出两个人的预期,便是已经足够了。

返程的旅途倒也是一帆风顺,两个人没有多耽误什么功夫,就直接去了冒险者公会上交自己收获的如阳花。

这么一趟旅程下来,王耀还是挺信任同行的这个柯克兰小鬼的。

在看到九重金火莲的时候,虽然表现出了惊异和艳羡,但是却并没有贪婪嫉妒之类的情绪,在欣赏结束之后还出言提醒了王耀一句,这个东西还是尽量不要拿出来比较好,毕竟怀璧其罪的人还是有的。

这个小鬼还是挺有趣的,王耀这么想着,索性把自己的勋章也交给了亚瑟,让他一起结算任务,自己当个甩手掌柜,靠在柜台旁边看亚瑟和里面的人打交道。

“战士等级C,法师等级B,任务委托B67,请稍等。”

那位在柜台前接待二人的是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性,片刻之后就回头出来,告诉两个人积分已经兑换,但是雇主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倒是也不是什么太新鲜的要求,王耀看亚瑟没有什么意见,就也跟了过去。

那是一个长着暗红色头发的男人,眉目间有几分冷淡,但是在看到被引见过来的二人的时候,还是展露出了几分笑意。

“就只有你们两个人?”男人并不遮掩自己的好奇。

亚瑟点点头,算是回应对方的猜测。

“这倒是有几分意思,”男人交叉着双手靠在了椅背上,“我想我们应该互相认识一下,我叫布拉雷·阿诺德。”

王耀不急着开口,亚瑟迟疑了几分反问了一句:“我想互通姓名并不是公会交易的习惯?”

那个男人,布拉雷看上去比亚瑟还要气定神闲:“我有一些不适合放在冒险者公会的委托想交给有能力的人,这个理由够了吗?”

“先生,抱歉,我可不觉得我们能够担此重任。”亚瑟总觉得事情不像是对方所说的那么简单,不能放在公会的委托,他可并不想踏入什么浑水之中。

“年轻人,谦虚虽然是件好事,但是也要放对地方,”布拉雷示意身边的人端上来一个小盒子,轻轻打开它,里面放着满满当当的金币,“如果你们肯帮我这个忙,这些就都是你们的了,”他说着也盯着二人的反应,倒是顿上一顿,“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少的人数,这么快就能把如阳花带回来的人。”

那是你见识少,王耀在亚瑟身后腹诽。

“布拉雷先生,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王耀看清了对方的报酬和亚瑟沉吟半晌的犹豫倒是开了口,“我们不缺这些钱。”

这句话一出口,连亚瑟也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他所知道的王耀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了,衣食住行基本上都是靠他支付,就算有了这次如阳花的任务奖励也不意味着什么,冒险者聚集的城镇,生活物资的价格都要比一般城镇高上些许,他又何来不缺钱一说呢?更何况,这个任务的酬劳却是不是一小笔钱。

“而且,您的任务报酬太高,想来不是什么能简单完成的事情,我们有命赚钱也要有命花才是。”王耀笑眯眯地补充上了这么一句。

这还像是句人话。

亚瑟稍微放松了一点,先前他虽然对这个任务保持一点抗拒的态度,但是对于王耀的想法还捉摸不清,万一自己会错了意,恐怕还是有些不大好的。

“有没有命花……不妨先听听我们的委托要求如何?”

亚瑟看看王耀,点了点头。

“我们要去北方的极寒之地,这也是我们收集如阳花的理由,这些金币给你们,你们想招募多少人手都没有问题,我们想要的东西只有一个。”他这么说着带着手套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

 

“王耀,你最好告诉我你已经有万无一失的计划了。”亚瑟呆在飞行妖兽的背上,高空凌厉的风从他的脸颊侧吹过,连带着把他的声音都吹散了。

“亚瑟,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修仙者的五感比常人要敏感的多,王耀这句话纯粹就是在鬼扯。

“我说——你疯了吧?为什么要答应那个人的要求——”亚瑟气结,扯着嗓子跟王耀喊。

王耀闹够了,正色几分:“我觉得还是很划算的。”

划算?亚瑟看王耀说这句话的表情实属认真,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个家伙和对方讨价还价倒是还真有几分视金钱如粪土的架势,摆明了就是你的委托任务我可以做,但是你给的代价我瞧不上眼——要知道,那些金币绝对够他们大半辈子的花销了。亚瑟,或者说布拉雷本来还以为王耀要借此狮子大开口狠狠捞上一笔,但王耀却一脸精明地样子,只是提了一个要求:“欠我一个人情如何?”

欠一个人情,这种近似于无偿工作的提议让那个带来委托的男人都愣了愣,但是很快又笑了起来,拍拍手送了王耀一道木质的令牌:“如果这种支付方式能够让二位满意的话。”

接下来的谈话就突然没有亚瑟的份了,完全是王耀和布拉雷在讨价还价。

“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解决这件事情?”

“要知道,我们也有很多难处的,”布拉雷摊了摊手以示无奈,“那么,祝你们好运,我的朋友们。”

最后,从那个房间里出来之后,王耀痛心疾首地拍了拍亚瑟的肩膀,把如阳花的报酬全都塞到了亚瑟手里:“没关系,跟着小爷我混吧,保证你不缺钱花。”

所以你的不缺钱花就是不要对方的钱吗?

这是什么道理?

此时的亚瑟还不是很清楚他们此去一路上的凶险,只是觉得自从他从那个见鬼的林子边上把王耀捡回来之后好像这个世界就有点不对了。

什么时候高级魔法那么不值钱了?什么时候法师能这么轻易拿到战士勋章了?什么时候古雷蜥那么温顺了?什么时候火山都会突然袭击人了?什么时候出任务会遇到奇怪的主顾?什么时候飞行坐骑变得这么常见了?

王耀可不怎么在意亚瑟受到冲击的世界观,他正悄悄在怀里抱着九重金火莲调息自己经脉上的暗伤,如果能把这一部分搞定,想来接下来就算有什么突发状况他也能应付得来。

等飞行坐骑掠过一座雪山之后,却怎么都不肯再前进了,王耀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他拍拍那只有些像是龙族的兽类以示安抚。

王耀此厢已经换了身衣裳,鸦青色的夹衣绑着皮革腕带,赭色的斗篷上点缀着王耀自己弄上去的浅淡符咒花纹,束腰上挂着一柄小短剑,脚上也换了一双崭新的长筒靴,他们好歹也是在镇子上筹措了一日才动身的,虽然亚瑟还有替换衣物不是很在意,但是王耀终归是不好意思继续穿着对方的那身略微有些不合身的衣服,暗自去市集上搜罗东西的时候给自己寻了一身衣裳。

然后……依旧是亚瑟掏的钱。

毕竟他已经把如阳花委托的报酬全数交给了亚瑟,不管他怎么豪言壮语说自己不缺钱,现在也是个脸比兜干净的穷光蛋。

雪原上的风很大,亚瑟扯了扯自己的斗篷,丝毫没有感觉到寒冷,毕竟这竹青色的面料也没能逃过王耀的荼毒,硬生生在上面弄了一些不起眼的花纹,虽然和美观无关,而亚瑟在荒原上见识过一次王耀的符咒的厉害之处也暂时不能让他理解这种奇怪的仪式半分。

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啊,亚瑟这么想着,跟上了自己的步子。

也是,若不是对这样奇怪的家伙抱有奇异的信任,自己又怎么会跟着他来这北国边境冒险?

 

06

从火山来到雪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了。

亚瑟微妙地有些觉得这两趟旅途,自己似乎就是个用来加持风魔法祝福的存在,突然有点微妙。

不过王耀接下来的一路上似乎没打算闲着:“亚瑟,再跟我说说关于周边国家,种族之类的事情。”

别的不说,亚瑟对于这个世界之中大大小小的格局还是颇有一番了解的,王耀也是很快就从他那里大致了解到了圣菲尔斯国的情况,然后才做出决断的。但现在想想自己要实现登仙的雄心壮志,果然还是要对这边的整个世界有更深刻的理解,他可是想寻着天地灵气充盈的宝地或者能够产出合适天材地宝的地方走他的修仙之途呢。

不过关于亚瑟身上的灵气,他之后又对一些人试探了一番,却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结果。

难不成……亚瑟·柯克兰其实是什么天材地宝修炼成精?

不不不,成精也是要遵循基本法的,这小鬼一看就连雷劫都没见过,显然不是这一种。

这个世界存在着除了人类之外的智慧生命,王耀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原来的世界里也是见过修炼成精的老妖怪或者其它,建国后不许成精什么的另当别论。而在这个世界中,主要的智慧种是指天翼族,魔族,精灵族,兽族,人族,而圣菲尔斯帝国是一个人族建立的国家,虽然人族在这些种族之中魔法适应性相对较低,但是相对发达的工业体系和机械文明依旧让他们在大陆上获得一席之地。

至于兽族他们五感发达,身体强健,也包括强大的妖兽化形进阶之后的强大个体,虽然成长较为困难,但是一旦获得机缘,修行的进步也是一日千里,一些传说中的灵兽也属于他们之中。

精灵族则相对避世而居,据说是非常美丽的种族,擅长弓箭和音乐,信奉生命之树,也有地精和海妖之类的旁支,据说天使是善,恶魔是恶,而精灵就是他们之间的混沌,不过几乎所有的其它精灵都厌恶堕落的黑暗精灵。

魔族是一种……亚瑟形容到这里的时候斟酌了一下用词,有些蛮暴的种族,崇尚武力,尊重实力,擅长魔法,人类对他们的了解倒是有限了,不过也有一些魔族吃人的传说。

天翼族算是魔族的老对头了,如果说魔族接近恶魔的形象的话,天翼族则相对靠近所谓的天使,他们聚居在浮空的城池中,喜爱知识和未知的事物,却也据说在上古时期和魔族打得不可开交。

而现在的时代,虽然没有远古时期那种惨烈的大战,但是局部的战争摩擦也没有真正停止过。

同时,圣菲尔斯帝国是一个人类的国家,也在大多数场合持中立态度,不过在一点上,它既得到了一定的拥护,也没有少受到诟病——它几乎是这片大陆的国家之中唯一一个公开接受混血种的国家。

“混血种?”王耀拧起了眉心,“混血种怎么了?”

“混血种的处境有些微妙,先前说过的,各个种族国家之间的矛盾虽然没有爆发但是也并没有消失,混血种往往在哪边都不讨好。”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而且,在其它种族中,往往认为魔法适应性和身体强度都更低的人类种为劣等种,至于人族这边,混血种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往往其它种族的血脉能够延续数代……”亚瑟说到这里微妙地笑了笑,“也有认为这些混血种的血脉能够成为很好的炼金材料的人类炼金术士。”

说到这里,亚瑟补充了一句:“虽然圣菲尔斯帝国算是比较开放的国家,但是炼金术中的人体炼成还是明令禁止的。”

而曼恩巴荒原的另一端是芙蕾雅联邦,那里是距离深渊很近的国家,而深渊的另一侧就是魔族的领地。

怎么说呢?亚瑟一开始的时候怀疑过王耀是逃到这边的混血种——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那时展现出的魔法就能够解释了,而且从相貌上来看,亚瑟猜测过他是人类和魔族的混血种。不过现在看他对混血种一知半解……或者说对整个世界都一知半解的样子,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也许是没有机会接触,或者说干脆被禁闭的人……说不定是什么家族为了控制他们天资卓越的族人成为自己利用的武器工具,从小过着封闭自我不闻世事的日子,虽然生活优沃,却也不过是笼中之鸟,然后拼劲全力,或许还是有人用性命相助,逃出了囚笼的桎梏,磕磕绊绊逃到圣菲尔斯帝国的边境,却不想伤势颇重失去意识的时候遇上了古雷蜥……亚瑟莫名脑补出了王耀凄凄惨惨的身世,对这个队友产生了怜悯和同情。

王耀对亚瑟的这些胡思乱想还毫不知情……倒是有了几分豁然开朗,怪不得那位布拉雷和他的侍从给他一种奇妙的感觉。

看来这个人情,欠得倒是有趣。

“就是前面了,”亚瑟看看地图,又拿星罗盘锁定了一下方位,“霜岚峡谷。”

“这就到了么……”王耀能感觉到附近淡淡的魂息,想来这片区域也是埋骨了不少赏金猎人和他们的猎物,他们二人的公会勋章早就丢在了下榻的旅馆,想来峡谷是不会欢迎这种……和赏金猎人有着相似性质的公会冒险家的到来的——这里不是任何国家的领土,倒是藉由环境的险恶和易守难攻成为了犯罪者们的天堂,逃到这里的,难免都背负着几条人命案子,又有实力躲过追杀越过漫漫雪原来到这方容身之所。

进入峡谷之后,温度却骤然回升,只行进了一里地,就已经和外界完全是两个季节了,倒真的是一处宝地。

再往内前进,是一处古旧的城池,高耸的围墙斑驳出时代的痕迹,却和先前在圣菲尔斯帝国所见到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纯白莹蓝的墙砖上残余这魔法的回路。

“据说这里是上古战场中天翼族的休整之地,维持这里气候以及抵御外敌的阵法就是他们留下的。”果真是了不得的魔法,亚瑟眯着眼睛欣赏上面浅淡的光弧。

王耀点点头,轻轻念动咒文,原本整齐的衣裳瞬间被侵蚀得风尘仆仆,咒语作用结束,两个人便也到达了城下。

门口有闲散的士兵,见二人面生,便是要收二人入城的通关费。

“你们,来投奔霜岚峡谷的?”士兵咬着一卷纸烟,接过寒酸的钱袋,上下打量着二人,想要从他们身上再榨出来一点油水。

王耀面上堆着窘迫的笑意:“长官,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逃难至此,身上真的没有钱了。”

“没有钱?也行,”那个士兵用刀背挑掉王耀戴着的斗篷兜帽,“拿身上的东西换,要么,去做苦力,要么……”他也丝毫没有收敛自己露骨的打量的打算,“虽然不是个女人,但是脸长得够好看,给我们团长当个侍宠,也是可以的嘛,哈哈哈哈哈。”

王耀的微微挑起的嘴角僵持在脸上,退缩地拉了拉亚瑟的衣摆,垂下眸子不去听其他士兵们起哄嘲讽的笑声。

亚瑟也一时接不上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硬生生把一星半点的怒意压了下去,僵硬地站在王耀和那个士兵之间:“没关系的……要不我、我们不去这里了……”

“可是……”王耀还想争辩些什么。

那个士兵似乎见不得他们这厢婆婆妈妈的样子:“哎,没有可是,你们想走,也可以,不过我们更喜欢把你们交给外面游荡的赏金猎人,相信他们会比我们更欢迎你们的到来。”

二人踌躇半晌,终究是妥协了。

那个士兵叫几个小兵引着亚瑟,自己一个人带着王耀进了城。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