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APH/朝耀】旁友,要猫片吗?

亚瑟站在引擎后盖上瞧着车窗玻璃中自己的身影,舔舔爪子顺顺毛,才翻墙进了隔壁家院子。

王耀正在暖烘烘的阳光下团成一团,却是听见了轻巧的脚步声,耳朵抖了抖,没有抬头,然后就感觉一只毛团努力地想要往自己怀里蹭。

“喵——”他叫了一嗓子表示自己午睡被打扰的不满,一爪子糊在那个蹭来蹭去的小脑袋上。

亚瑟被糊了一爪子却还是有点闲不住,看着微风吹掉的花瓣就想要去伸爪子挠,但是又看见还有点迷迷糊糊的王耀,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的毛。

亚瑟刚刚度过了自己猫生中的第一个发情期。

他是只漂亮的猫,皮毛柔顺,绿宝石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可以说是周边不少小母猫的暗恋对象了。

或许是主人终于受不了亚瑟整夜烦躁不安的叫声和突然喜怒不定的性子,用笼子把他一装就送去了宠物店——亚瑟还小,就这么绝育了还有点可怜,那就只能给他找一只合适的母猫了。

结果就是亚瑟从笼子里跑了出来,还顺带着挠了自己铲屎官一爪子,表示了自己对这种强行婚配的不满。

亚瑟的主人倒是看见自己家亚瑟开始一天到晚往隔壁家王耀那里跑,黏着人家的猫就赶不走,但是终于不在大半夜叫唤了,以为他是发情期自己过去了也就没多管。毕竟自己家小子从很早开始就格外喜欢隔壁家猫,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这只可爱的毛绒绒抛弃了。

这天亚瑟郁郁寡欢地去找王耀,王耀抬起爪子给自己抓抓痒:“你总缠着我做什么?看见那边的麻雀了吗?抓上几只送给你喜欢的小母猫,她们就会跟你走了。”

亚瑟气结地跑了。

王耀倒是从亚瑟还是个小团子的时候就认识他了,看他在自己这里混吃混喝,还特别孩子气:我才不是喜欢你这里,只是看你闲得无聊来照顾你的。

王耀有时候被弄得烦了,就一爪子糊上去。

结果换来小亚瑟可怜巴巴的眼神:“你讨厌我了吗?”

王耀受不了,摇摇头,舔舔对方额头上的绒毛。

不过说过抓麻雀之后,亚瑟就有好几天没有过来了,听附近的什么猫说,亚瑟和隔壁街区的哪只猫在一起了。也不错。

只是过了几天,王耀的主人就发现自家院子里多了几只摆放整齐的死麻雀,王耀一脸茫然地站在麻雀面前,用爪子碰碰小鸟温热的尸体,然后嗅了嗅。

自家王耀虽然有时候淘气,总是挠花家里的毛线团,有时候还赌气地不让自己抱,但是似乎对抓鸟没什么兴趣吧……?

王耀倒是知道,这个上面有亚瑟的味道,这个小团子长大了倒是也还知道念旧,有了媳妇也还知道给他这个出谋划策的送点礼物。

王耀伸爪子扒拉扒拉麻雀,张嘴接受了给自己的礼物。

不一会,亚瑟就出现了,凑在王耀身边伸舌头轻轻舔他的鼻尖,王耀嘴里的毛还没吐出来,本来听见脚步声以为是自己铲屎官要夺食或者是有什么其它的刁民想害他,却是看见了亚瑟。

亚瑟围着王耀团团转,轻轻嗅他身上的味道。

王耀有点懵,这小子是想干嘛?抹了抹脸,看着转来转去的亚瑟。

“你收下我的鸟啦。”亚瑟的声音很开心的样子。

“嗯?”难不成想谋害朕的刁民是这个小子?

然后他就被亚瑟掀着按在地上,那小子用牙齿轻轻咬他脖子上的皮毛。

这小子想谋反,想要自己的皇位!王耀喵喵喵地召唤自己的铲屎官。

然后亚瑟盯着王耀通透的金色眸子,在他嘴上舔了一口:“你收了我的鸟就是我的猫了。”

等王耀的铲屎官再次赶来的时候,只看见王耀被亚瑟压在地上,喵喵喵地呜咽着求饶,爪子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最后还是挠在亚瑟耸动的肩膀上,张嘴轻轻咬亚瑟凑在自己旁边的耳尖。

至于亚瑟……这动作不是……

铲屎官捂上了脸,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救自家被日翻在地的猫主子,只觉得……这真是……没眼看了。

 

评论 ( 14 )
热度 ( 119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