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朝耀】黑桃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下真的并没有做什么呢,当时只是觉得要是BE了,这个锅肯定是我的x

好茶搞事组接文专区:

 朝耀搞事组的第一次接文胜利完篇!鼓掌!

*本次接文采用的是只能看上一个人的前段,所以剧情十分魔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微笑】

每人码字时间为20分钟哦www

以下为活动的参与者www

1梦砸 @一杯茶多放糖 
2城落 @城落 
3冷之 @冷·努力产粮·吱 
4袍砸 @郁轮袍 
5苯末 @苯末 
6银泽 @silver银泽- 
7芠又 @芠又 
8晴子 @静言 

最后特别感谢整理者噗梓 @chi噗梓 

祝食用愉快www

————————————————————————————————————————

 1.梦砸

  今天的黑桃国,也很和平呢。

  才怪。

  待到黑桃国皇宫后厨冒起滚滚黑烟的时候,鸡飞蛋打的黑桃国日常正式拉开了序幕。

  “圣母玛利亚,请保佑我不被王后殿下的爱心便当毒死。”黑桃国的king照例在起床时默默在心里许愿。

  “财神爷,保佑我能够安安稳稳的度过我在黑桃皇宫的日子”Jack刚祷告完,一声巨响就把他的美好愿望炸成泡影。然后传来的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后高级定制的皮鞋踩在地上传出欢快的轻响。

  不难看出,它的主人挺不错的。

  “耀!我们一起吃早餐吧!”
  意识到声音太过轻快与平时的严肃不符,亚瑟又咳嗽了几声,重新开口说:“那什么,king用过餐了,你刚来不久,不如我带你熟悉一下环境吧。”

  新上任的不知道多大年纪还娃娃脸的Jack王耀看着Queen手里的东西,觉得自己的工作可能刚开始就结束了。

【一个尴尬又不失搞事的开头w】

  2.城落
  王耀最终还是以自己也吃早餐了不饿为由拒绝了亚瑟精心制作的早餐,好在这次亚瑟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在意王耀嫌弃自己的早餐而不开心,大概是久别重逢产生的喜悦掩盖了所有不愉快。
  “一大早Queen就这么有精力呢。”答应了亚瑟带自己熟悉环境紧跟在亚瑟身侧的王耀轻声说道,“这个时候King大概还没有出房间吧?”在上任之前就有仆从好心提醒自己一般情况下不要太早去敲King的房间门,否则一定会受到意外惊喜。
  亚瑟嗯嗯几声算是回应,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逗留太久。明明这么久没见了为什么这个人看不出一点欢喜的样子?亚瑟在心底默默想,亏自己在知道了新上任的Jack是王耀后这么开心……不,自己才不开心,王耀能当上Jack是理所当然的。
  “Queen。”这时候王耀突然停下脚步叫住他,声音轻的仿佛融化在了风里。“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嘛?”
  看着很久没见的熟悉笑容,亚瑟再一次回想到了多年前王耀还陪伴在自己身边温柔叫自己“亚瑟”的日子。
  那是多久前了?五年?还是六年?对的,六年了……已经六年了吗?
  还真是漫长。
  他和王耀已经六年未见了。

  3.冷之
  他和王耀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黑桃国四大家族中的柯克兰家和王家的少爷,亚瑟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是怎样跟年龄相仿的王耀玩在一起的。他们回去城郊的树林里爬树,去水里抓鱼,王耀只比他年长两岁岁但却总用一种大哥哥的态度来对他。直到他们都长大了,他们可以一同策马扬鞭一同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亚瑟注定成为黑桃国的王后,而王耀会不会成为三个掌权者之一的骑士一直是未知数,国王和皇后是由家族决定的身份而骑士必须要不断的选拔中得出。亚瑟看得出来,王耀一直为了这个目标努力,他也一样这个人能像小时候一样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当初是因为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嘴上念叨的友情,现在则是两个已经长大成人的人心里不肯说出来的爱情。
  说起六年前,亚瑟刚刚上任王后的那天让王耀记忆犹新。
  他一大早就在柯克兰家门口等着,等着亚瑟,他要陪他一同去黑桃国皇宫。可那个粗眉毛不知道为什么动作就是那么慢,王耀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急急忙忙冲进去猛得敲着那个人的房间门:“亚瑟·柯克兰你在干嘛?你在梳你的眉毛吗现在还不出来?”
  谁知道打开门的是已经穿戴整齐的亚瑟,黑发人抬头与那个人对视才意识到,以前那个经常被自己护着的小弟现在已经是黑桃国的一位掌权者了,而且也比自己长得更高,样子也越来越英俊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面得被那个人不可描述的视线看得感觉心里慌慌的。


  4.袍砸
  亚瑟伸出手,摸了摸王耀的头发,对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撇了撇嘴:“干嘛?”
  摸头什么的,简直是在提醒他身高差。
  亚瑟看着对方已经变红的耳朵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动作比起儿时的亲昵互动似乎多了份暧昧和宠溺的味道,一时间竟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边看了。
  “我……”
  亚瑟顿了顿,似乎是在酝酿勇气,好久挤出来一句,“我会在王宫里等你的。”

  金角的低鸣透过仪仗队骑士们佩戴的刀剑远远传来,提示着新上任的王后该出发了。
  亚瑟扶了扶装饰繁重的礼帽,坐上属于他的坐骑,向身旁的王耀伸出手来。
  “我?”王耀愕然。
  他是要他上来与他共乘?
  这这这,这不合规矩吧。
  “这是王后的坐骑,亚瑟,等我赢了Jack的大选后,我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坐骑,到时候我才能和你一起承担黑桃国的荣耀。”
  亚瑟似乎也意识到刚刚兴头之中的行为不妥之处,微低了眼眸,“我相信你,耀。”
  王耀取下襟前的一枚铜章,把那份小小的灼热的重量放到亚瑟掌心,仰面粲然一笑:
  “如果你实在等不及,就提前让他代替我和你一起分享你的荣耀吧。”
  说罢奔向后方随从的坐骑,一跃而上。


  5.苯末
  亚瑟看着手心里那一枚燃着他掌心温度的勋章,夕阳落在上面,哑光的铜面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色,竟然有些刺眼。他轻轻将五指收拢,大拇指伸出摩挲着铜章的纹路,视线却咬着王耀的背影。
  他记得,这是王耀的父亲在那场战役中去世后,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他一直带在身上,不离左右。亚瑟其实并不是特别明白这个勋章对于王耀确切的意义,但他知道,这对王耀很重要。而现在这枚每日每夜挂在距离王耀心脏最近的地方的物品,被他放在了他的手里。
  啊,是阳光太烫了吗? 
  亚瑟把攥着铜章的手靠在了他的胸腔上,胸口像是燃烧着一团火焰,左胸膛的起伏让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那块狭小的地方。他紧皱着眉头,直视阳光带来的刺激使他眼睛周围布上了一圈黑色,但他依然执拗的看着王耀远去的背影。
  黑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那身衣袍在尽头的红日下,随着清风卷起来的花瓣,融化消失了。
  亚瑟这才眨了眨泛酸的眼睛,将炫目的光影藏在眼帘之下,对着身后手足无措的士兵说:“我们走吧。”

  6.银泽
  亚瑟一路无言,回到了王宫。
  看到他的士兵或者侍女,都远远的噤了声。他们敬重的骑士长大人为了他们的安全远赴边境。对他们来说,他们希望他能够平安归来,而对亚瑟来说,他一点是更希望王耀能够尽早回宫。
  亚瑟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沿,木然的看着手中仍然发烫的铜章。不知道过了多久,亚瑟渐渐抬起手臂,再次把铜章放在自己左胸口,心脏的位置,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我都知道。
  放心吧,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亚蒂,晚餐时间到了。”
  阿尔知道,他的王后人还在这个房间里,但是心却早已随着黑桃的骑士长西去。
  “知道了。”亚瑟将铜章妥帖安放在最靠近左胸的位置后,打开了房门。

  餐桌上,两人缄默无言。阿尔识相的没有提王耀的事情,而亚瑟显得心不在焉。
  希望他能够完成任务吧。阿尔想。
  “最近……边境还好吗?”亚瑟拿纸巾擦了擦嘴。
  “很不错。无论怎么样,他们也不敢贸然进攻。王耀去……”看到亚瑟的眼神猛然一闪,阿尔意识到不对,话锋一转。
  “他去了,就一定没事了。”




  7. 芠又
  晚宴终究还是谈不上欢愉的,明明只是一个人的缺席却让整个餐厅都显得空荡起来。
  “会没事的。”亚瑟说不出更多的话语。
  那个人也好自己也好,或许终究不是能够选择仅仅为了个人的欲望而存活,整个黑桃国,他们的臣民们都是那个人的利刃想要守护的东西。
  窗外落起了雨,窗内灯火飘摇。
  摇曳的烛光脆弱得仿佛下一秒钟就会被扼断。
  一屋子大大小小的试剂瓶反射着温和的光。
  亚瑟冷静不下来的时候就喜欢来这边,在这间魔法实验室里看上一会那些难以理解的古本,又或者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繁复的魔法实验。
  今天,他却是想起以前的某个雨夜,自己和王耀两个人在城下访问,又被不期而遇的雨水撞在路上,踏着水花一路小跑回到这边的廊下,看着对方明明狼狈的不得了的样子笑出声来。
  一时之间的恍惚,仿佛王耀来到这座宫殿还是昨天的事情。
  他便做了一个梦,梦见王耀凯旋归来,王国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然后那个人,王耀朝自己走过来,笑得眉眼弯弯。
  蓝天像是被水洗过一样透彻,阳光强烈得几乎能够射穿一切在它底下的罪恶。
  拿着白色花朵和十字架的孩子们簇拥上来围在他们敬爱的JACK身边,他笑着摸了摸那些孩子们的脑袋。
  表演的队伍搭成人梯,人群中发出阵阵欢呼声。
  然后王耀拉着他的手,又拍了拍站在一旁的阿尔的肩膀,张开嘴说这些什么,可他一句也听不清,只是看着王耀朝着人群里去的背影没由来地心里慌乱。
  他看见王耀跻身于表演的队伍中,穿梭着来到了人梯下面,张开了双臂,像是一道轻飘飘的影子一样漂浮起来,在阳光的晕影间变得透明,然后消失在了人梯的顶端。
  人群爆发出了更加高声的欢呼,庆贺的声音,花束和帽子被高高抛起。
  亚瑟是被夜半的雷声惊醒的。
  看见自己睡姿不雅地趴在一堆宝贝的羊皮卷上,所幸没有留下一滩口水的印记。
  然后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急报!JACK率部下叛变!”




  8.晴子
  亚瑟眨了眨眼睛,他似乎仍然沉浸在刚刚的幻想当中。

  “你说……”

  “Queen。”国王穿着繁复的礼服,表情是一种近乎阴沉的淡漠:“你最信任的Jack,已经攻破了外层城墙。”

  亚瑟只感觉一阵眩晕。不应该是这样的,王耀不可能会叛变。他应该挥舞着黑桃国的旗帜,带着胜利的消息凯旋而归。他会小跑到自己的面前像个孩子一样炫耀自己的功绩,他会骄傲的向国民宣布黑桃国又一次将胜利女神紧紧箍在自己怀中。他会的,他一定会的……

  “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揪住了他的领子,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令人恐惧的光芒。

  “我不能。”他不由自主的抱着自己的头蜷缩在一角。

  “我不能。”

  “你不能,我能。”阿尔弗雷德刹那间拔出自己的剑,剑光在轰响的雷声中照亮了亚瑟苍白的脸。

  “我不能容忍被别人欺骗。”

  国王毅然决然的转过身,眼镜被他丢到地上,然后踩了个粉碎。王宫里一片混乱,到处是匆匆的脚步声,伴随着再一次轰响——

  大雨倾盆。

  亚瑟不知道坐了多久,等他终于可以站起身来,外面早已恢复了寂静。他召唤出一丛火焰,碧绿的眼睛在火光中宛如幽灵。

  他抓住一个侍女:“国王现在在哪里。”

  “大概在内城墙……”

  亚瑟微微点了点头,整理了衣装。这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知道,王耀绝不会做出那种事情。他会弄清楚,他知道他会的。他丢下自己的外套,奔进了雨里。

  滂沱的大雨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依靠自己的魔力感应迅速向内城墙移动。他感受到阿尔弗雷德现在正在东墙附近,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冲向了西墙。

  凛冽的风割断了联系。

  亚瑟猛地抓住了脖子旁边的剑。他抓得很紧,血从指间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去,直视着那双他深爱的鎏金色眼睛。

  “耀,不,Jack先生。”他惨然一笑,指间盈盈发出亮光:

  “我等你好久啊。”

【梦砸:????你确定这是我那个开头衍生出来的????不行,我得搞事了!】

  9.梦砸
  王耀没有应答,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看着这位高贵的,骄傲的,黑桃的掌权者——亚瑟·柯克兰,风吹起他的长袍,隐约可以看见黑紫色的衣料内侧用金线秀着的,专属于黑桃Jack的标记,这在此刻尤其显得讽刺。

  亚瑟冷冷的看着他,眼神也逐渐变得冰冷,他紧紧的攥着王耀的刀,殷红的鲜血顺着手腕滴落,在青石板上绽开妖艳的花来。

  “为什么?”
  他质问道,语气不复以往的淡漠,怒火像一座随时可以喷发的火山,随时可以将眼前人吞没。

  “你不会想知道的。”
  王耀虽然还是那般的淡漠,但是可以隐隐感觉到其中包裹着,压抑着的情绪。

  “王耀!你还想任性到什么时候!”
  亚瑟几乎是歇斯底里。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究竟是哪里对不起你!”
  他真的想不明白,骄傲如亚瑟,他是那样的对他好,生怕他受了一丝一毫委屈,舍不得他受到任何的伤害,可为什么,王耀,他宁可背负叛国的骂名也要背叛他,与他为敌!

  “因为我呆在这里随时会被你谋杀!”
  王耀也忍不住了。

  “啊?”
  亚瑟突然呆住了?谋,谋杀?

  “我受够了你给我做的食物!那会死人的!”

  “我同意!”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阿尔突然出声。

  一时间场面尴尬无比。

  亚瑟呆住了。

【冷之:我日发生了什么事????】

  10.冷之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国王阿尔弗雷德猛得冲了过来,挡在了王耀和亚瑟中间。
  “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国王厉声喝道,惊得两人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年轻的阿尔弗雷德突然觉得最怕气氛突然安静,于是只好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首先我同意王耀的说法,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没命的。”
  黑桃骑士点头赞成国王的话,引来王后不屑的眼神。
  亚瑟从来没有想过,这两个人居然会合起伙来对付自己,是啊,一个国家,三个掌权者,难免会有明争暗斗,他就不该相信什么爱情。爱情?多么冠冕堂皇的词语啊,如果王耀真的爱他,不可能连因为这点小事就无法接受他,他现在算是想明白了,王耀跟他在一起只是为了学英语!
  亚瑟皱了皱眉,慢吞吞吐出一句:“我做的饭,就那么不好吃吗?”
  “何止是不好吃。你知道什么是毒药吗?”王耀自然也委屈,他亚瑟·柯克兰什么都好,为什么就是做饭这个技能点没被点亮?

【袍砸:一脸茫然???那我瞎几把接好了】

  11.袍砸
  亚瑟委屈极了:“耀你就是不爱我,你如果是真得爱我不会感受不到我做的美食散发的浓浓爱意的!不会这么嫌弃他的!”
  “……”
  王耀:我更委屈好吗?
  “亚瑟啊你认清现实不好吗?还记得当年和红心国建交的时候,就因为红心Q养的那只叫波奇的狗智商不够吃了你做的司康饼,没把小命搭在我们国,两国和平条约差点没因此撕毁啊。”
  “还有阿尔,小的时候没人管被带到柯克兰家住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就变成了味痴,从此之后除了憨八嘎什么味道都吃不对劲了。”王耀痛心疾首道。
  “喂喂喂!”国王陛下不满极了,他这个给皇后和骑士劝架的小天使怎么反被中伤?
  “hero怎么就是味痴了!!?憨八嘎是世界美味!”



  12.银泽
  “你看,一个能把憨八嘎当做世界美味的阿尔,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可爱纯真的小阿尔了。柯克兰家的味觉已经不忍直视了……”王耀捂着脸,几秒钟后慢慢抬起头,指着旁边那一盘黑乎乎的不明物体。
  “亚瑟你确定这是对我的爱意而不是恨我吗?”
  亚瑟面容上仍然透露着仿佛莫大的委屈。
  “相信我,我是爱你的亚瑟。”王耀呼出一口气,安慰似得摸了摸下委屈巴巴的小皇后。
  只是你的司康饼杀伤力太大了而已。
  亚瑟趴着桌子上,闷闷地传出一声,“嗯。”
  阿尔一脸这莫名其妙的狗粮我毫无防备的表情。
  “好啦亚蒂。”国王陛下很快打破了沉默,“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走吧。”
  “hero决定晚上开宴会,挽救一下司康饼带来的的视觉冲击。”
  亚瑟一个白眼瞪过去,“阿尔弗!!”
  “行啦亚瑟,”王耀扶额,自家国王和皇后真是……不让人省心。

【苯末:亚瑟。。前面是不是变小了?】

  13.苯末
  眼看小王后就要扑向阿尔来个不战不休,王耀赶紧冲到他们中间把他俩隔开。他头疼的揉了揉额角,自打亚瑟变小后他就没歇下来过。什么事儿啊这都是……想想他今早的愿望是阻止王后谋财害命,嗯,还是让剧情主线回归正轨的比较好吧?
  “今天的晚饭我来准备吧。”
  王耀在内心偷偷给自己比了个赞,这样就一劳永逸了。
  小亚瑟和阿尔听到王耀这么说都惊讶的看着他,一个在想王耀好久都没下厨了,另外一个则是在惊叹自家骑士大人居然上得战场下得厨房。
  “不过是宴会噢?忙得过来吗?”国王把自己歪掉的皇冠扶正,有些担忧的看着王耀泛白的脸。
  “没问题的,放心好了。满汉全席都不在话下。”王耀朝阿尔行了一礼,轻挑的眼尾盛上天窗投下的金色光芒,笑得耀眼。
  亚瑟深吸一口气,含在嘴里,将圆乎乎的脸蛋鼓起。他那圆溜溜的绿色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突然跑到王耀面前,捏住他袖子的一角,仰起头对着低下头的骑士说:“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下你噢。”
  ……
  王耀只是抬起眼扫了小王后一眼,就不得不迅速拿手把自己的脸给捂住。
  太、太犯规了!
  对可爱的动物向来没有抵抗力的王耀先生,差点就要忘记今天早上向财神爷的祈祷。迎着小家伙越来越亮的眼神,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颤巍巍的开口:

【城落:前面发生了什么????】

  14.城落
  “……这种事让我来做就好。”冷静,王耀你要冷静。
  话音刚落王耀就看到小王后低落的垂下头,赶忙改口道:“不过如果你在旁边搭把手也是可以的。”触碰食材什么的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小王后这才抬起头对王耀一笑,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王耀只觉得这样的亚瑟实在是太可爱了,废了好大劲才把想要抱起亚瑟的念头摁下。可某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是非常犯规的,歪着头看一直不愿意直视自己的王耀,问怎么了。
  “不,没事……”王耀缓了口气,“那我们现在就去准备吧,时间很紧的。”
  “好!”
  看到亚瑟“斗志满满”的样子王耀对待会的晚饭准备工作放心了很多,只希望待会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正想着王耀注意到自己的袖子又被拽了拽,于是他低下头问亚瑟怎么了。
  亚瑟脸颊还泛起淡淡的红晕,只见他张开手,颇有些别扭的把头扭向一边,说:“抱我去厨房吧。”
  “……嗯?”王耀还以为是自己的念头暴露了吓得一愣。
  “我现在这个样子走路很不方便的!”亚瑟越说越觉得站不住脚,“总之你抱我去厨房怎么了,应该感到……”荣幸。
  话还未说完亚瑟就被王耀抱了起来。
  “好的,Queen。”王耀笑着,眼底的笑意更浓,亚瑟看着对方的双眼一愣,随后傲娇的把头转向一旁。
  “那么,朝厨房前进!”
  “好好好。”
  
  看来今天能平安过去呢,Jack觉得今后的日子也会安然度过。
  ……大概吧。

——THE END

全场最佳神转折:梦砸
😂😂😂😂😂😂😂

有兴趣参加的,门牌号:

欢迎加入七月日更搞事计划,群号码:632471976

评论
热度 ( 302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