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好茶】将晴否 Ch.1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东方天空的微明是一点点渗入夜色的,云和水雾又将从安眠中被唤醒。

灯光铺撒在书页间,水笔写下了漂亮的花体字,绘着金边的茶壶反射着暖色,里面残余的茶水倒是已经凉透,散尽了香气。

亚瑟从桌边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推开了面前的那扇百叶窗。潮湿温润的空气流淌进房间,冲散了他脑海里盘旋的晦涩文字。

亚瑟已经在这个国家生活二十多个年头了,无论是牙牙学语的稚童时期,还是一度叛逆中二的少年时期,都在这里被见证。他和他的家族,以及这里的人们在这里生活的历史似乎太过于久远,与这片土地一起互相渗透组成着历史的一部分。

今天大约会是个适合外出的天气,亚瑟套上了外衣,决意去城下走走。出门时倒是没忘记带上那黑色的长柄雨伞,这算是有备无患的习惯,他可不想在这个季节被不期而遇的雨堵截在路上。

街灯的光照亮石板缝间暗色的水痕,清晨的街道缺少行人的气息,亚瑟兀自穿行在小巷里,推开了挂着“休息中”牌子的木门。

铃铛微微一震,从柜台那边传来了问询的声音:“要来点什么吗?”

打烊后的这段时间仍然会在这里出没的,都是常客熟人,亚瑟也没什么好拘谨的,颇为熟稔地挂好自己的大衣,回道:“和往常一样。”

吧台那边还坐着三两个人,其中那个一头银发的男子,卫兵队队长基尔伯特,扬了扬手中半满的酒杯,和他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和吧台里面的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其他的酒保侍应早已下班,老板端着餐盘放在了亚瑟面前,笑道:“小少爷,熬了通宵的人就不要来这里买醉了,城里的姑娘们看到的话可是会伤心的。”

亚瑟斜了那家伙一眼:“还是你赶紧结婚,别出去祸害姑娘们了。”

“哥哥我结婚才是伤了姑娘们的心的。”

“收回前言,你还是赶紧去死比较好。”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亚瑟还是找不出更多的精力用来和眼前的人争执些什么,而其他的客人们,姑且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甚至会应和上几句玩笑——或许前提是两个人都没喝醉的时候。他还是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了,直到一旁的基尔喝完了杯子里的酒,说道:“本大爷今天这就回去了。”

“这么早?”

“一会儿他们交接,我去看看。”

亚瑟叉起一小块吐司接上了话:“正好我也要去那边,不如一起走?”

 

等两个人来到城门附近的集市,天色已经大亮,空气中的雾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即使城中其他的地方还没有迎来新的一天的生活,这处集市已经变得相当热闹,商贩们忙着打理自己的货物,早到的居民们也穿行在其中,挑选自己中意的东西。

本来,两个人是应该就此别过的,亚瑟准备去买些必需品,但是城门方向传来的略显不大自然的嘈杂还是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的人群里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基尔伯特,冲这边挥了挥手。

“贝什米特先生!”

没有等到亚瑟做出是否应该回避一下的反应,那个半大的孩子就冲了过来连比带划地说:“正好您在这里,卫兵队抓到了一个外面来的人,您赶紧过去看看吧!”

外面来的人?

好奇心战胜了准备离去的脚步,基尔伯特倒是不在意,亚瑟便也跟了过去,两人却被人群挡住并看不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说实话,即使是在这里,清晨能聚起来这么多人还是有些意外的。亚瑟心里盘算着如果是弗朗西斯喝醉了在这里裸奔有没有这种效果,脚步随着被基尔推开的人群挤了进去。然而在看到那个被卫兵围着的“外面来的人”时,亚瑟似乎对适才从脑内一闪而过的犹疑了然于心了。

那人黑色的半长头发在脑后束起,与周围的卫兵相比显得瘦小了几分,脸颊和衣服上还沾着泥土和灰尘的痕迹显得有点狼狈,琥珀色的眼睛倒是转着,约是打量着周围的情形。暂不论这个人一眼便能认出是来自异乡,亚瑟注意到了那队卫兵。那不是巡城的卫兵,而是去山里面的那队,想来基尔伯特说的交接,指的不是普通的换岗而是外巡的卫兵回来了。

“怎么回事?”

“我们是回来的时候在那边的山上发现他的……”卫兵大约也是见着周围的人有些多,适当地压低了音量,言语也有些含混。

“问过他了吗?”

卫兵的脸色似乎比刚才精彩了几分:“问过了,但……他说的话,我们听不太懂。”

如果不能交流的话,就不存在假释的可能性了吧?虽然没有具体说明,但所谓的“那边的山上”应该指的是那块类似于禁地的地方了——基于那里的危险性和重要程度。

亚瑟没办法过多地同情这个家伙,虽然来自外面对他来说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词,但若是没有交流的办法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不过,听不太懂?

那个卫兵又补充了一句:“他说的……可能是古语?”


评论 ( 1 )
热度 ( 7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