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好茶】将晴否 Ch.3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王耀说了句谢谢便接过亚瑟递来的热茶,他之前的那套衣服被他洗净挂在了墙角,想来卫兵队这边给他寻了套衣服也算是仁至义尽,虽然有些大的尺码穿在身上有些松松垮垮,袖子越过手腕,几乎要把指尖都包裹进去。

“为什么要跟到我这里来?”亚瑟虽然在当时说了些诸如实在这么想就没办法了啊之类的话,心里泛着对对方提议的赞同。但依旧觉得有些许微妙,他相信王耀绝不是因为单纯地想要看些书——那不是多么急切的事情,至于语言沟通障碍的问题,只是一个晚上,他又不会因为没人说话憋死在那里,不然他就要怀疑王耀说的,自己是一个旅人的故事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想看看这里的书,你……是跟着那些书学的这个……古语吧?”

“是的。”

王耀放下了茶杯,捧过一本书,随意地翻阅起来。亚瑟却是已经累了,但有陌生人在自己的房间里还是让他拉扯起自己的神经,不致使自己就这么睡过去,却终究不记得两个人说了些什么。而当他一个转神之后,还是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隔过灯火的,是那个人的背影。

“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

“应该说抱歉的是我,不但让你陪了那么久,还提出了任性的要求。”

“你一个晚上没睡吗?”亚瑟不想承认,自己刚刚睡得格外地好,而眼前的这个人脸上几乎没有什么疲态,眼睛也依然闪着柔和的光。

王耀笑着点了点头:“不知不觉就看了这么久。”

“等天亮了,还要出去么?”亚瑟把转到嘴边的要不要休息之类的话又转着弯咽了回去。

那人却摇了摇头喃喃道:“今天要下雨的,还是算了吧。”

幸亏及时添置了生活必需品,当亚瑟收拾妥当,端过来了一份简单的早餐的时候,淅淅沥沥的声音在窗外响起。王耀小心地把书归整起来,腾出了一些地方,亚瑟这才注意到,他把昨天在集市看中的小布偶放在了自己的书桌上。

“这些书,保存的真好,根本不像是这么潮湿的地方能有的程度。”

“它们是我们的财富。”

王耀眨了眨眼睛,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却是拉长了腔调:“要听听我带来的故事吗?”

看来今天是不会出门了,倒是正好用不上那些卫兵,这或许是除去听故事,唯二让亚瑟有些开心的事情,还有一点的话,下雨的日子,来图书馆的人要少得多,即使不去管工作,也没有什么关系。

周遭的静谧中,那人的话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他说,自己是一个漂泊的旅人。

他说,没想到这里会有一个国家。

他说起自己走过的山川河流,见过的鸟语花香,说起波澜壮阔的海洋,广袤无垠的沙漠。

直到雨声都零星起来,街灯再一次被点亮。

他说起皑皑白雪,说起灿灿星辰。

终于,一直附和的亚瑟打断了他,用一种复杂的神色组织起语言:“抱歉……容我……容我打断一下,能不能详细地说一说,呃,兴?星辰的事情?”

“怎么,小伙子,对观星有兴趣?”王耀靠在椅子里,眼睛里的柔和变成了灯火的明媚,看上去兴致不错,“但是,可不能在这里啊,天都见不到几日晴,怎么观星哟~!”

是的,天都见不到几日晴,怎能寻得星斗呢?

王耀没顾上看亚瑟的反应,接着说了下去:“若不是这里雾气太重,不见天日,我也不至得在那林子里迷了方向。”

亚瑟青着一张脸,微微低下头去,任灯光洒在他过于苍白的皮肤上,把自己埋在阴影里。

“亚瑟。”在那个人念起自己的名字的瞬间,亚瑟,感觉自己逃离的气力都被抽空了,他莫名觉得对方知道自己想要说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也不过是在讲故事。”虽然这是一个常年阴雨的国家,但是亚瑟知道这里多少也会有将近四分之一的时间约是晴的,那时雾气散去,整片天空都会亮起来,显现出那种很柔和的灰蓝色,就和昨天一样。

“是的,和这些书一样,在讲我的故事。”

日月星辰都是虚幻的传说,这些书里这么写着,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存在于这里的真实。或许千百年之前,这片土地便被这奇异的云雾所包围,隔绝了外界,隔绝了日月星辰。昨日,天晴,蓝灰色的云层都变得舒展起来,雾气变得寡淡,大地也是明亮;今日,雨水,雾气中房屋的轮廓丧失了几分真实,但这一切都并没有改变那隐匿了太阳的云层,它既不会被太阳的光芒刺穿烤干,也不会随着雨水落到地上,消在泥土间。时间太久了吧?王耀看着那些书想,久到所谓的真实成为了故事,成为了非必需品。

“我只是没有见过你说的那些东西。”终于,亚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但它们存在于你所看的这些书里面,”王耀把一本书递到了亚瑟的眼前,“而且,这些书上,都有太阳的味道。”

王耀本来以为,这里的书就算好好保存,但待到时日久了,还是会生虫发霉,但是,书页依旧干爽柔和,甚至像是吸饱了阳光般散发着淡淡地暖意。这也算得稀奇,大约是这里的人们独到的保存方式,所以,在亚瑟没有直接回答相关的问题的时候,他也不打算过多地追问下去。

“太阳的味道?”

“至少是你们的太阳。”

书本得以保存,粮食不会发霉,金属不会很快就锈蚀,青苔和霉菌无法占领人们的生存空间,都得益于那个奇迹,来自于他们的神明的奇迹。

“我们的光……”亚瑟似乎并不习惯太阳的说法,支吾地换了个词,“王耀,我什么都没有给你看过,知道吗?”

“我看不到不该看的东西。”王耀给出了回答。

亚瑟从没有来得及规整的购物袋里,拿出了一支不大的木筒,颇像是王耀见过的那些装着神秘卷轴的东西,在开启盖子的时候,有光芒从里面流淌了出来,但那里面并不是什么神奇的魔法卷轴,写着他刚刚所想象的晦涩咒文。亚瑟倾斜筒身,倒出来了一枚浑圆的光萤,那东西不过一寸之圆,发出金光色的光芒,轻飘飘地被亚瑟捧在掌心里。王耀不由地伸出手指小心地碰了碰,并没有感觉到明显的炽热,却觉得身上那微弱的由空气渗入骨髓的阴冷气息一散而尽。

“就是这个小东西么……”

“用它们处理书籍,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我猜,这就是你们那么紧张的原因。”

亚瑟笑了一下,算是回答。

“既然这样,我还是要去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亚瑟愣了一下,手中的光萤也没能驱走他心里一下子泛上来的不安凉意。

“为什么?”

“也许不是你们的国家,也许我走上那条路就是为了到达那里。”

亚瑟觉得,自己现在如果能听不懂对方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就好了:“没人能到那里去。”

“或许吧。”

“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亚瑟看着对方安静的笑容,觉得有些虚晃,以致于天空啊,日月星辰啊,这些刚刚让他无法平静下来的东西,刚刚在他脑海里叫嚣着自己是真实的东西,都变得僵硬。

“我不知道,那你为什么想知道天空的事情?”


评论
热度 ( 6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