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好茶】将晴否 Ch.5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雨水单调的白噪音并没能让亚瑟静下心来,反倒是想要丢下手里的伞,让这该死的雨把自己浇个透。

如果说现在是适宜外出的时间,他只消稍稍打听便能得知那个人的去向,但彼时是凌晨,又是雨时,谁还会留意到街上莫须有的人影?不不不,他当然不是因为这种事情才跑出来的。

沿着坡道向下,主干道后的第三个路口左转,再穿过两条巷子,右转走到尽头就是目的地了,这条路对他来说过分地熟悉却又疏离了很久。他敲响那扇被雨水浸出深色纹路的木门,却没有人应声,重复多次也是这样的结果。

大约没有人在家吧,亚瑟盯着自己裤脚上被溅起的泥泞缀上的无规则图案,略略地有点失落,不过也只是一点罢了。之后去哪里呢?亚瑟怔在原地,看雨水从房檐伞尖落下,与其是在敲门,不如说只是在走神之际做着这样的动作。

但隔壁的人,约是听到了他的敲门声又看他停留了太久,打开了二楼的窗子说道:“他们家的人最近两天去南城区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带个话。”

“谢谢,那么麻烦您说一声亚瑟·柯克兰来找过就行了。”

亚瑟现在有些觉得困扰了,昨晚他其实想了很多事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一些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呢?

小孩子的话有些奇怪的想象也不算什么,而他作为家中的幺子,偏巧又与哥哥们有些年龄差,有一点点微妙的被孤立的感觉,所以就算长成大人也有些时候会想些什么妖怪精灵的事情。不过他们兄弟之间十分友好的三百回合大战,并不是这个时候要说的话题。

也许是在听了那位定居于此的旅人讲的许多稀奇古怪的故事之后?想起他第一次来这里,还是阿尔带的路,只不过这种影响下两个人确实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一个做起了去外界探险的英雄梦,另一个把自己带入了别人都不去相信的世界。

每个人做着同样的观望也会看到不同的风景。那么如果说每个人都由着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来构建自己的世界,自己究竟生活在怎样的时空当中呢?

总觉得还是欠缺点什么。

也许是一个故事,也许是谁不经意间的感叹。

虽然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王耀的出现似乎提醒了他一些事情,一些影响到他的世界的平衡的东西。

是的,就算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那种罅隙足以让他感到烦躁。

不过是听了些胡言乱语的故事而已。亚瑟这么对自己说道。

“如果说离开这里的话,说不定就能看到那些真实的故事了,用你自己的眼睛。”

然后呢?

他不知道了。

他还是想补上一些断章,然而刚刚却扑了个空,若要说还有什么其他的地方可能和他觉得有些欠缺的东西有关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回去的家了。彼时雨势时大时小,等他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裤子还是湿得差不多了,这样下来,普通地回去一趟似乎是比较正常的选择。

对他来说值得庆幸的事情,大约是这个时间,撞到其他人在家的几率并不大——虽然是雨天,但工作还是要继续的,或者说这里的人们虽然会因此减少室外的活动,但是已经习惯多雨的气候是事实。

亚瑟索性冲了个热水澡,也算是舒缓一下自己的神经,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从衣柜翻出了一套干净衣服。等到坐下来稍稍安定之后才注意到自己今天几乎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倒是还不觉着饿。今天的工作已经翘掉了,明天又轮不到自己当值,如果雨这么一直下的话,稍微在家里呆上一两天荒废一下时光也没什么关系,亚瑟稍微有点自暴自弃地这么想着。

下午四时,雨歇了。亚瑟盯着自己扔了一地的杂物入神。画了各种精灵鬼怪的小纸片,在那位旅人那里听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以及像个真正的“大作家”那样写下的故事。或许成为个作家也是不错的选择,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大地上住着精灵。因为人们对他们的力量怀有恐惧和敬意,再加上利益的折磨,大地上的精灵终于越来越少了。其中有一支不愿意与人类为敌,也不愿意看到同伴遭到屠杀,便躲到了深山的丛林里,他们制造出迷雾来保护自己,又收集天顶的光辉,种出闪耀的果实。】

文笔还很青涩,意外地写了不少,但却没了下文。

去喝点什么吧,亚瑟踩着倒映出屋顶和云层的水坑,终究还是又出了门。

弗朗西斯是在亚瑟喝到第四杯的时候出现的,这也没什么,虽然他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在的,但这里毕竟是他的店——叫这种白天提供其他餐饮的地方为酒吧倒是有些不实了。

“感觉有一阵子没有见你这么清闲了。”

“哼,所以你每天都这么清闲地找客人聊天么?”

“聊聊天不是也很好么。那个……旅人?已经走了?”

“也许吧,”说罢又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卫兵队那边没找我什么麻烦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昨天晚上,唔,记得是昨天晚上吧,王耀还向自己进一步打听过光萤的事情,但他也没有更多可以奉告的东西了。那家伙,痴心妄想着想要到那个的源头去,没人能做得到不是么?他们所做的,也只不过是收集那些从“神明的领地”飘散出来的光萤——那是神明对他们这些人类的眷顾。

“有什么故事吗?”

“哈?故事?没有。”

“但你被安排到那里去工作之后,哥哥我很少看到你这么魂不守舍的时候了哦。”

“魂不守舍吗?是啊,哈哈哈,都飞到天外面去了。弗朗,再来一杯。”

弗朗西斯冲侍者打了个手势,片刻便端来了两杯低度酒,亚瑟似乎并没有太在意这个变化,这样一来,今天可能不用收拾残局了?

“胡子,人都是会死的对吧?”亚瑟端起酒杯就开始说了,颇有自言自语的意味,虽然说出来的是问句,但也并没有看着身边那个人的反应,“这个,是,事实。而我们,并不知道,死后究竟会是,什么。就算你说,会跟着神明的旨意,上天堂或者,或者下地狱,也没有人能证明。”

“嗯。”弗朗西斯喝下一口应了声。

“但还是要生活的。”亚瑟的声音拔高了两度。

“是这样。”

“所以一味地想着自己的终焉,是很愚蠢的,只不过是在给自己制造麻烦。无论,无论那个尽头是什么,我们,还是在赶赴它的邀约,”邻桌酒客的笑语和碰杯声让他看了过去,“所以,怎样都好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怎样都好,对吧?”

弗朗西斯也随着偏转了目光,这种开心的气氛才算是享受:“对我来说,或许是这样的。小亚瑟,但你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关注那些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至少现在没有关系。所以……你感到痛苦?”

“那是我的愚蠢。”亚瑟闻言笑了起来。

“所以,就算,”他停顿了一下试图找到合适的措辞,但还是顺着说了下去,“就算这短暂又愚蠢的人生被一直困在自己制造出的麻烦当中,你也无所谓么?”

“除此之外呢?”

“我们不会知道死亡后的事情,但是还可以选择活着的方法,而你,也还有解开那些结的机会。”

“不……你是让我白白去送死……”

“王耀还没走,基尔伯德说的,今天他没出城,刚刚被卫兵送回图书馆去了——卫兵队里还是有懂几句古语的人的。”

铃铛的尾音还没有落下,弗朗西斯静静坐在那里,分辨不出表情,拿酒杯轻轻地碰了一下一旁放着的空杯,然后一饮而尽。如果这是宿命,就去接受好了,祝你们好运。

“呦~好久不见了,怎么今天想来我这里喝点什么?没关系,哥哥请你一杯。”

 

推门而入时,亚瑟还觉得自己不够清醒,但还是,那个人的声音传入大脑,刺激着神经。

“回来啦,亚瑟,要喝茶吗?啊,和你的泡法有些不同,要试试么?”

“你……”

“怎么,不希望看到我吗?”王耀坐在椅子上,故意翘起双腿轻轻晃悠着,有几分惬意的味道。

“你不是走了吗?”

“嘛,发生了点事情,”王耀扭过头来,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今天这种天气,怎能出得远门呦~!”但看到他的样子的时候还是微微蹙了一小下眉头,“你喝了多少?”

虽然说在见到这个家伙的时候,持续了差不多一天的这种微弱的烦闷感消去了大半,但还是有点气不过,倒是不像之前相处的那样摆得出好脸色:“没多少。不过你说是远门出不得,自己近路倒是走得早。”

王耀刚好相反,带上了点宽慰讨好的笑意,端过去一杯茶:“喝点这个醒醒酒?”

亚瑟没有接过杯子,接着问:“为什么回这里来了?”

“这不还没和你道过别吗?”

“所以你是来专门道别的?”

“嘛,现在还不走,等天气好一些了,我便走。”

“什么算是好一些了?这里的天气可说不好。”

“后天会晴的。”

亚瑟沉默了下来,还是接过了那杯茶,温润的香气之后,多了几分清冽的苦涩。在喝过了酒之后,虽然还是有几分不适应,但并不算讨厌。

“你不怕我拦着你么?或者说告发你?”

“你这么说的话就是不会了,亚瑟。”

“你就这么肯定?”

“而且,就算你阻拦,我也是要去的,”王耀似乎对自己的决定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质疑,“不过你要一起来吗?我去找我想要的,但是可以带你去看看你想看的东西。”

“你信神么?”

“我不信奉他们,虽然他们也许是存在的。” 


评论
热度 ( 5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