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好茶】将晴否 Ch.6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这真是一场该死的冒险,亚瑟心里无数次重复这样的话,就算到了现在自己也没能够完全坚定下来前进的决心,倒不如说是某一个方向占了上风。然后,就算被说成是寻求解脱也无所谓地,把自己逼上前进的道路。

两个人其实很早就出门了,天气也正如王耀所说的“晴朗”,但到达南边的城门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了。王耀是从北边过来的,接下来,还打算往南边走走,而那片有些危险的收集光萤的森林是在东北方向,这意味着两个人还是要绕些远路的,而且卫兵队选择北边的路也是出于安全因素等的考虑。不过按照之前两个人的约定,亚瑟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我并没有背弃自己的土地。”亚瑟在经过城门的时候握紧胸前的搭扣,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

城门出得倒也很轻松,他们并没有对这个外来者的去留做过多的劝阻,只是简单地问候和保重,而且两个人要穿过大片的农田之后才能到达森林边缘,或许那些卫兵们并不会想到这个打着送行名头的家伙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亚瑟在踏上城门外的土地时这么想着。

亚瑟不常来这里,现在的天气还是偏凉了些,田地里不见得什么作物。两个人并排走着,王耀,至少看上去心情还不算糟糕。因为之前在出行前他似乎纠结了很久,把那个精灵的布偶拿出来又放进去还念叨着点什么,好像那个小东西是要去一起旅行的重要伙伴似的,最后还是亚瑟有些不耐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了一句,你干脆挂在腰间算了,而那人愣了一下,默不作声地把布偶挂在腰间缠了圈布带固定好。他还差点以为那个人是在置气。

所以现在是什么?两个人和……一只精灵的旅行么?

精灵么?好像也不算太糟糕,亚瑟撇了一下那个“坐”在“特等席”的精灵。

至于王耀,抛去为他带来的困扰,其实这个家伙算得上是见识渊博而能言善道了,有点狡黠的地方让人爱恨交加,但是又像小孩子一样充满好奇心而固执,同时也对一些认为可爱的东西全无抵抗力,加上喜欢喝茶,精通古语,这些应该是亚瑟在这不长不短的相处时光中对这个人的印象了。如果能普通地相处下来,应该会合得来吧?虽然这个家伙的身上至今还都是谜团。

虽然比起阴雨天气,雾气算是轻了很多,但是等到两个人开始深入丛林,脚下的路也开始出现较为明显的起伏时,周围的能见度还是比起开始下降了不少。待到两个人离开小径的时候,野外经验几乎为零的小少爷不得不选择跟在那个探路的人身后。

此时,路还不算多么艰难,两个人又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亚瑟觉得,遇到王耀开始的这段时间可能是自己当上图书管理员之后,话说得最多的时期了。

“我其实是想回到我的故乡才开始旅行的。”王耀突然这么说道。

“你说故乡?”对方的声音夹着一点气音,亚瑟没有听得很清楚,重复了一句。

“是的,我的故乡。”

“那是个怎样的地方?”既然对方愿意提及这个话题,他相信这会是消磨“旅途”时光不错的方式。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王耀的放慢了语速,也许是回忆,也许是考虑到听者的感受,“但也是一个云雾缭绕的地方,不过能看到太阳。白天的时候那些太阳就漂浮在云端,很温暖但又不至于太炎热,夜晚降临的时候,它们就会变成月亮和星星,有时候也有变成流萤的,飞在林子里。”

亚瑟也是从未见过这般的景象,却隐隐能够理解到一些什么,或许是相处的时间够久了,听到的所谓胡言乱语也已经够多了,所以无论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已经不会让他像当初那么吃惊了。

“不过我似乎很小的时候就离开那里了,也再也没有见过类似的风景,那里总像是一个梦,而不是真实存在的地方。至少,亚瑟,”王耀放慢了步子,回过头来说道,“至少在我到这里来之前,所有地方的人们都是相信天空上有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的。”

“那你就没有怀疑过认知的真实性?就像我一样。”亚瑟的语气略带自嘲,但他自己也不知道,就算是怀疑,就算可能的证据就在前面不远处,他还是无法在现在就立刻决断出哪一方才是值得相信的。这或许与真实的世界是怎样的无关,因为就算不知道所谓的真相,他还是能够在这里普通地度过自己的一生,而知道所谓真相依旧有让他后悔的可能性。即便如此,他还是像多年前轻狂的少年一样,跟上了眼前这个固执地要命的家伙的脚步。

“我不知道,”王耀如实回答,“那对我来说太早了,或许我还不是能够分辨出梦境与现实的区别的年龄。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要找到些什么,就算是说作寄托什么的也好。我大概已经是累了,只能这么走下去。”

最后一句话实在是太轻,亚瑟几乎要把它漏过去。

不记得多久之后,山路变得更加崎岖,雾气也变得更重,亚瑟承认自己已经不再存在什么方向感了,虽然山势的起伏告诉他,他们还是在向更高的地方走,但是周围的景物还是给他带来了一些往哪个方向走都没有什么差别的感觉。不觉间,两个人之间的话也变少了,亚瑟试图集中注意力于脚下的路,但成效并不显著,那些被他堪堪压下的不安的因子又开始喧闹起来,虽然和出发前又所不同,不是关于违背禁令,不是关于对自己所不了解的世界的不安,而是在于眼前的这个人。

他应该能猜到些什么的,即使他自己从来没有踏上过这片土地。

接下来的一段路程虽然平坦了些许,但是亚瑟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没能适当地增加一些体育运动,他已经懒得去记光线如何变幻,昼夜是否交替,两个人中间已经歇息过了六七次,消耗掉了一部分食物和水,当然也找地方小憩了一段时间,不过他现在就算想说些什么也几乎说不出口了,一方面是他的大脑开始空白,脚步开始有些轻摇——也许有应该到休息的时间了,另一方面,已经走到这里了,该看看那该死的真相了。

来这里的旅人,虽然不多,但王耀绝不是第一个,至少他,亚瑟·柯克兰,就认识一位——虽然那位已经长眠于这片土地了。但是为什么,除去早期古本中的只言片语,没有人会讲到那些关于日月星辰的故事呢?他可不喜欢这种性质恶劣的偶然。


评论
热度 ( 5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