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APH/好茶组】猫

————

小日常,非国设

他人视角的好茶,好茶组二人实际出场很少注意

————

    新学期伊始,调整了作息时间后,我开始每天回家吃晚饭,由此便瞧见自家楼下多了个主子。

    起先并不理会我,只有我路过时单方面瞧着对方的模样,若是靠得太近,倒是会挪上几步,和我保持一点距离,却并不多分给我一丝眼神。

    我起先是单纯的欣赏,可是过上一两周,便按捺不住,打算主动和对方交流了。

    但怎么开这个头呢?

    今天天气真好——PASS,好巧啊又看见您了——PASS,您真好看——PASS,您是来散步的吗——PASS,您吃了嘛——PASS……等等。

    食物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我对此深信不疑。

    等我口袋里揣着零食,身背书包站在对方面前,犹豫几秒后递出象征我们友谊的火腿肠的时候,终于得到了回应。

    主子:“喵。”

    我:“喵——”

    哎呀,世界太美好!

    咳咳,这可不怪我。

    毕竟猫主子的美颜盛世真是够我舔上一天。

    但没办法家里又不允许养小动物,我在外面招蜂引蝶也是要按照基本法的。

    似乎跑题了?

    总之,为了能亲近猫主子水绸缎似的黑亮皮毛和宝石般的琥珀金眸子,我孜孜不倦地留着份口粮,一放学就往家里跑,赶在饭点之前多瞧它两眼。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这主子每天到时候了都会从楼前的花园里走到楼下住户窗前,妥妥当当一坐,仰着头便看着楼上,我若是还想逗它,它便一扫尾巴梢,呛我一句“喵”,坚定不移地看着楼上。

    得嘞,我就是跑腿送小食以图一睹小主美色的婢子,人家根本不给我一个上位出任铲屎官的机会。

    故而,就这样和猫主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之类的这种事情,我便彻底断了念想。虽然先前便说了,我不可能在家里养猫。反正这样的生活我也乐得自在,也就不计较许多。

    虽然我在它眼里可能依旧是个无可救药的鱼唇人类。

    不过这只猫似乎真的是有主的。

    刚开始我还没太在意,选择性忽视了它显然被精心打理过的皮毛爪子,和仅仅在这个时间段出没于此的活动规律,只把它当做是溜进小区的野猫,同时也单纯地沉湎于孝敬猫主子的生活。

    就是不知道这铲屎官是楼上的哪位。

    契机倒是来得蛮突然的。

    一个周末家里没人,我自己出门解决晚饭回来的时候,一下便看见了那只蹲在窗前的猫主子。手上虽然没有吃食,却还是蹲在近旁给它顺顺毛,好一番怡然自得。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传说中的铲屎官的。

    待我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那人已经站在我的近侧,想跑也跑不得了——虽然我不知道调戏人家小主被发现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跑——尽管调戏的对象是一只猫。

    “阿耀,走了。”有人在我身边投下一抹阴影,然后就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伙子在我旁边蹲下,轻轻拍了拍猫主子的小脑袋。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只是站起身来,不好意思地对这个外国友人报以我当下所能做出的最友善的微笑。他知道我这一个多月都在关爱他们家猫主子吗?是个歪果仁哎?也住在这个小区里吗?怎么办我英语卡住了,要跟他解释我无意拐他家主子回去吗?我好像在这边见过他?等等,他中文貌似还不错?

    我胡思乱想之际,那猫软声软气地应声回答了一句“喵”,但是脚步上没有挪动分毫,依旧看着楼上的某户人家。

    “阿耀。”铲屎官的语气里多了一点无奈。

    “这是您的猫?”好吧,敢情我脑子转了一圈就扭出来这么句话来。

    “……嗯。”

    “我最近……总在楼下看见它。”相信我,我绝对无意拐骗您家小主。

    “它以前是只野猫,这有家住户天天这个时间从楼上给它喂吃的,后来干脆正式养上了,本来说要出门让我管几天,我也没在意就……等他回来,但结果现在我一直养着还是天天往这边跑。”他就是这么念叨了一句,似乎也没什么抱怨意味,只是翠色的眸子依旧静静看着这只倔强的小黑猫。

    然后就没有话了,阿耀不肯走,那个人站了许久之后便抱着猫离开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解到原来的事情的,也许是原来的主人托付给他养了?毕竟这些日子以来,我从未见过哪个住户给它喂吃的。反正这次会面草草收场,我当下也没有在意。

    而等我想起来什么莫须有的事情的时候,楼下的那只猫主子已经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当然还有那个外国人。

 

    开学前半个星期,小区里去世了一位年轻人,因为年纪轻轻又是事故死亡还和自家住在同一栋楼,家里还多跟我唠叨过几句,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

    那个人的名字,我记得,单字一个耀。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