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只要继续做着你的梦 02

  • APH好茶组(朝耀向)

  • 超能力设定,各种不科学√

  • 缓慢更新中……


目录   00     01     02


02

讲道理,王耀一点都不喜欢这种熬夜加班却一分奖金都领不到的“工作”——他根本不想把这种剥削劳动力的事情叫做“工作”,但又能怎样呢?

比起这个,他现在才觉得是天不遂人愿,晃神着念叨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因为更加让他心烦的是清晨他迷迷糊糊间被吵醒的原因:又有新的被害者出现了。

接过通知,王耀忍了忍摔手机的冲动,把那扰人清梦的东西砸到了被褥间,自己埋在枕头上,揉乱了一头墨色长发。

天气还有些阴沉,隐隐散发着前夜雨雪的气息,所幸倒是还不算太冷,而会议室里的空调吹送着恰到好处的暖风,彻底断送了王耀仅限在安全驾驶途中保持的清醒。其他人已经基本到齐,王耀也便顺势坐在了后排,可惜没等着听下去什么就抱着记录本开始打盹,手下还算是还有一下没一下地记了两笔,也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这样子做是得像模像样,可这人显然实际上并没听着会议上讲了个什么一二三,旁边的同事看不下去了,用胳膊肘怼了一下那家伙,压着声音清了清嗓子:“特协二组的王先生,请您回答一下这个案件接下来的搜查的要点。”

王耀不知道是不是正梦着什么,听了这话,回魂间差点条件反射,一个立正稍息,脱口来上一句报告长官。还好,他也就是惊了一下,猛然间抬起头,手里的笔咕噜咕噜滚到了地上。

“刑侦一组的奥斯汀先生,”王耀捡起了笔,见其他人并没有过分关注这边的小剧场,正色回道,“能不能体谅一下昨晚刚去第三研究所加过班的同事?”

第三研究所?那个叫奥斯汀的小伙子看了看一旁打着哈欠开始醒神的同事,心里本是念叨着这闹得满城风雨的案子根本耽搁不得,上面也好生紧张,这人若是在当下被抓个躲懒的现行,怕是不会好过,而自己也看不过他的态度才忍不住想要多言几句,现在却是看着王耀红着一双眼睛抬头看白板的样子就着“第三研究所”几个字把这原来的话统统咽了回去。

第三研究所啊……

不过这么被叫醒了,王耀也没有接着小憩的心思了——敢情旁边坐着的也是个认真的主,若是接着睡了,未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何况他对这个案子本也是颇为上心的。

想到这里,便算是真的睡不着了,他在这上心,可原因不还是模仿犯可能不是一般的家伙么——不然怎么会需要特别协助组插手。不过同时,若是能证明对方并不是什么“能力者”的话,这里也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说到底,模仿犯这种东西,有些不好界定。

只要做出个八九成相像,就足以让当初封锁了消息的警察们心里犯嘀咕。

不过被封锁了消息的……?

王耀念想着,一笔一笔划地越来越重,抱怨归抱怨,可他能不上心么?自己那个住在第三研究所的“工作重心”真真是一点都不想给他省心,要说的话,事实上他现在还有点和亚瑟置气的意思。

亚瑟说的是事实,和那个人认识了这么久,他比谁都清楚不是么?周围的人容易受他的蛊惑,而自己不过是能够在对方的“领域”内多停留一段苟延残喘的时间罢了——所以才会有时间限制的死规矩。起先经验不足的时候,王耀常常在这个档口被岔了话题,白白浪费时间精力,至于后来,亚瑟怎么打岔王耀都全部无视。这一刻钟的时间限定虽然是个死规定,但人还是活的,如果亚瑟配合,收敛几分他的恶趣味,不尝试对他进行干涉的话,谁都会轻松不少。

但那家伙偏不,不知道是想发泄深夜无法安眠的不满还是其他,一整晚把王耀盯得死死的,眼睛都快亮出光来了,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都不能丝毫舒缓到他的精神。其结果就是,一个忙于进攻,一个忙于防守,不但没能睡上一觉,还进入了精神高度疲惫的状态,真是落得个两败俱伤,王耀回家的时候还这么想着。

结果,王耀天还没亮就被叫去了警署,这可就大有不同了。

想到那家伙现在可能还躺在床上睡大觉,王耀巴不得把手里的笔当成那个粗眉毛,捏在手里一把折断了才好。

奥斯汀见他这突然冒上火的样子,笔尖划过纸面,连笔迹都要透到下一张纸去了,只能装作没看见,心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人了。

而真正得罪人的亚瑟·柯克兰现在冲着外面的冷空气打了好几个喷嚏,想端上杯热茶都算是空妄了。

“小亚瑟,你要是刚越狱就因为感冒之类的事情暴露被抓回去,哥哥我可是要笑话你一辈子的。”

“闭嘴吧,胡子,那是我的研究所。”

“我知道,从那里出来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外面盯着你小命的人可多着呢,他们要是知道你出来了,可没人负责救你。”


—TBC—

评论
热度 ( 7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