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好茶/实验室] 则安

APH好茶组

#实验室# #伪师生#

想写两个人好好谈个恋爱但不知道怎么下笔

如果可以请↓

——————————

亚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王耀。

那人的长发在脑后服帖地束起,笑容温和,声音清亮,眸带星光,整个人往白板前那么一站,就算他身上穿的只是平常无奇的实验服,手里捏着一支水性笔,也让人觉着好看。

亚瑟其实是看惯了对方这幅打扮的,此时心里还有一点小得意——这么好看的人我比你们认识的时间长多了。唯独就是叫惯了“师兄”,突然要改口叫“老师”有点不大适应。

他认识王耀是在将近两年前,正值夏末,毛头小子寻思着给自己找个做业余科研的实验室,结果就阴差阳错地被导师丢给了王耀,美其名曰:年龄还小,先培养兴趣。

王耀那个时候刚好研一,亚瑟是他有史以来带的第一个师弟,还是个留学生,歪果仁。

亚瑟还听见实验室里的师姐们还念叨着自家老板:人家好的老板都给师兄找师妹,给师姐找师弟,咱们家这位未免有点不解风情了。

不解风情归不解风情,实验室里来了个金发碧眼的小帅哥终究还是能够激起妹子们的荷尔蒙的,亚瑟初来乍到又不知所措地板着一张脸,看上去格外有高冷男神范,结果妹子们就更兴奋了。

只不过小姑娘们都被推门进了休息室的王耀都打发走了:“隔壁离心机我用完了……师姐,你们手头的活都做完了?你们这么兴奋是聊什么呢?一会老板进来了你们说什么……那个,亚瑟,你把实验服换上,跟我去细胞房看我传个细胞。”

亚瑟颠儿颠儿地跟着自家师兄走了。

亚瑟那时候还不了解王耀,见个面都紧张的那种,一方面是自己刚进实验室,生怕惹出什么乱子来,另一方面,王耀这人对他要求还算严厉,他不由自主地心里打鼓,两个人的聊天记录无非来不来实验室,怎么都翻不出第二页。

不过相处久了,他就开始打心眼里觉着这位可爱了。

实验室动物房里养着小白鼠,小家伙们在王耀的爪子里就格外地听话,无论是采血还是称体重都是如此,王耀本人更是散发出一种人畜无害的气息来,一手捏着小家伙的脖子一手拉着尾巴给亚瑟示范着用颈椎断裂法结束了那个白白软软的小东西的生命。那人严肃认真地给他讲解减轻实验品痛苦的要领,之后却又在看到小鼠在亚瑟手里半死不活地抽搐着残余的生命时带上了一点意义不明的浅笑——这个表情在他日后炸了王耀宿舍的厨房的时候他也见到过,看了便会本能地脖梗发凉,真是不知道该庆幸自己身后没长尾巴还是这么大只的哺乳动物王耀应该没有那个气力。

冬天的动物实验不如夏天愉快,天气寒凉,照红外的时候不得不等着空调把室温提上来。亚瑟杵在过道里看旁边的师兄做荧光检测,王耀则百般聊赖地摆弄着红外摄像头,自己的指头在桌面上一点一点地,电脑屏幕上则显示出他体温留下的暖色痕迹。亚瑟看过去的时候,王耀正在桌子上印自己的掌印,一下撞见便没能忍住嘴角的笑意,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孩子气,自己都不会玩这种东西了,却又在下一秒对上那人笑意盈盈的鎏着光的眸子,真真是一点在师弟面前丢了“威严”的怯意都没有。亚瑟别过目光眨眨眼睛,鬼使神差地自己伸了手在摄像头下晃了晃,接着王耀的边上按了个手印。

也许就在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安定了不少,不如说开始像是朋友了,也会时不时说些玩笑话,聊天的内容也不再局限于自己是否会去实验室的预定。亚瑟也开始露出学生模样恶劣的“马脚”了,开起玩笑的时候偶尔会学着实验室里的其他人称呼师兄一句“耀哥”。

这位耀哥在科研方面极为认真,据说大四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错的一作论文。这些“红尘往事”亚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王耀给他讲当前的小组课题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认真,仿佛上一分钟一脸冷嘲热讽地评说王耀把发给前来求助的师姐的论文题目改成“打不开你就再来呀”这种行为十分幼稚的家伙根本不是他,而王耀也没有念叨着小鬼揉乱他本就不算整齐的金发。

 

“亚瑟,还有什么问题吗?”白板前的人收起了水性笔,问那个看起来仿佛在走神的学生。

“没有了,老师。”亚瑟反应倒是迅速,回答之后还附赠了一个不要钱的微笑,只不过对方神色平和完全不接他的招。

“那就两个人一组开始做实验吧,”王耀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估计两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

当讲师的王耀和平时看起来稍有不同,但要说哪里不一样,亚瑟也说不出来,硬是琢磨着走了神。

“我讲的怎么样?”王耀指导着小组学生实验,走到亚瑟旁边的时候悄悄问他。

“老师,你来讲课都不告诉我一声的?把没把我当……朋友啊。”亚瑟完全答非所问,而且态度恶劣,磨牙似的咬着“老师”这两个字,还在“朋友”前面拖出了意味深长的尾音。

“你就不能当做是惊喜吗?”两个人声音不大,亚瑟同组的同学正在忙着配制溶液,也根本没注意两个人对话里的小猫腻,王耀也不恼,笑盈盈地看着亚瑟,“我从老板那里申请的你们这组的讲师啊。”

王耀说着从亚瑟手里接过了预习笔记,在上面两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好吧,这家伙向来也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主。

 

便有想起半年前,学校春末的游园活动,姹紫千红尚未落尽,各国留学生们的特色摊点又在操场里开了花。亚瑟当时因为中文说得好,参加留学生的中文辩论拿了个头筹,不但被拎上台由校长亲自颁了个奖,还索性由着互动环节拉上去当了一回主持人。小伙子颜值高,中文说得溜,又懂礼貌,当场吸引了不少女粉。待到好不容易从台上下来回到自家摊点前,又被队友卖了扔在前台签字盖章,被一群闻信而来的男男女女绕着要在游园活动的纪念册上签名。

亚瑟写下一笔漂亮的花体英文之后,又露出一点礼仪性的笑容陪着眼前的姑娘合了个影,也就是这个时候在人群里看见了王耀。

王耀穿了红黑汉服,乌黑的长发服服帖帖,又扛了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插满冰糖葫芦的杆子,在人群里也可谓是及其扎眼了。

一个西装笔挺,一个汉服蹁跹,两个熟人不知怎么就在人群里看对了眼。

王耀拔了根糖葫芦好声好气地笑着递给旁边的姑娘,心想着那小子穿上西服还真是人模人样的,听说得了辩论赛的第一名,难怪平时在自己面前伶牙俐齿地说着就来气,明明刚刚认识的时候是个那么乖巧有礼的好孩子,怎么就长成这样了呢?

亚瑟隔着摊点前的人群,瞧那人接过姑娘递来的钱,笑得那叫一个甜。突然想来自己能在辩论赛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有师兄的一份功劳,拨开人群就挤了过去,也没看见相熟的同学仿佛闻到醋坛子被打翻的表情,一脸嫌弃。

亚瑟站定脚跟,看着王耀画了淡妆的脸,憋到脸颊微红都没说出一句谢谢。

王耀:“小伙子,来根冰糖葫芦吧,保准治好你那脸红眉毛粗的毛病。”

亚瑟:“……”

没想到王耀把拔了一根糖葫芦就把剩下的交给一旁的队友,伸出胳膊就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然后微微仰头看着他,眼角泛着桃花,声音里还带着蜜:“恭喜啊。”

要了命了。

最要命的还是几天之后。

前一段时间忙着论文,辩论和游园会的准备,亚瑟就没怎么顾上去实验室,也算是偷了一段时间的闲,这日问同一个实验室的室友要不要去实验室。室友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翻着手机扔给了他两个字:“不去。”

半晌又接了下一句:“你去那么勤干嘛?你师兄都有了小师妹了,还能要你?”

“我去的勤怎么了?等……不是,小师妹?”

他怎么没听说过这一茬啊?哪来的小师妹啊?王耀带着的?王耀带的不是只有自己吗?

室友看着一脸懵逼的亚瑟,姑且好心地开了口:“看微信。”

亚瑟不太用微信,王耀也是,但两个人还是互换了号码,此时王耀的最新动态里挂着个小姑娘,是个漂亮小姑娘,还是个没见过的漂亮小姑娘。

下面写着:“恭喜小师妹进入xxx科研竞赛决赛。”

不是。等等。什么情况?嗯?

当然,当天下午亚瑟还是如约去了实验室——已经定好的行程再取消未免不好。

不过他还是当着王耀的面把那句“王耀,你背着我外面有人了啊?”给生吞活剥咽了回去,整个下午盯着实验室里走进走出的人神经紧张,自己见到那个从未谋过面的小姑娘是要先宣誓主权吗?

好像有什么不对。

最后还是在实验室工作的博士后姐姐在休息室巡视了一圈,问大家,微信大家都转了吧?

王耀倚在椅子上:“师姐,您吩咐的任务,我们能不完成吗?”

“什么任务?”亚瑟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一个来我们实验室做合作项目的小师妹,和咱们合作的高中的,这不是拿了奖也算是咱们实验室的好事么?而且转发给她拉拉票。”

亚瑟微微一愣,踌躇着说出了那三个字的名字。

王耀反应倒是快,听了便笑,抬手揉亚瑟的脑袋:“你瞎吃什么飞醋?”

“我……”

没等亚瑟反驳什么,王耀接着说:“我就你一个,不会找别人的,放心吧,啊。”

亚瑟摸着刚刚被王耀手掌抵住的额头,没出息的脸红了。

到底谁比较恶劣啊喂。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来当讲师啊?”

“帮老板跑跑腿,顺便挣点外快咯。”

亚瑟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

王耀也不稀罕,依旧噼里啪啦地在电脑上录入成绩,不理会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那只金毛。亚瑟则是看着王耀先才糊在自己脸上新作论文——上面一作赫然挂着王耀的名字,跟在后面的二作则是有着亚瑟的大名。

两个名字挨着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虽然要是叫王耀听见了,肯定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种文章根本入不了老板的眼好么?”

但他就是高兴啊。

“王老师,你真好看。”亚瑟还是憋着笑说出了一句调戏,没等王耀应声,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王耀弯了弯眼睛,吻在了亚瑟的手心里。

算了,反正能遇见你,我已经如愿以偿了。



摸了一下设定(?)图

评论 ( 4 )
热度 ( 67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