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随笔] 灯火

APH红色组

#微阴阳师手游设定# #双式神#

子露和耀都(一度)是大妖怪,有大量私设x

如果可以请↓

————————

伊万坐在廊下,瞧着自家阴阳师大人吹着细风,有一杯没一杯地喝着温酒,整个人都蔫蔫的。阴阳师也不言语,眯着一双眼睛瞧着院子里飘飘忽忽的樱花花瓣。

樱花树下,那个大妖怪有一搭没一搭地闭着眼睛哼着小调。

伊万耷拉着脑袋,扭转目光,却在目光触及樱花树下时闪烁着溜了回来。

王耀坐在树下哼着小曲,抬眼间撞上了伊万的目光却也当做没事人一样,心里还是被愉悦的风穿了个过堂。

伊万来这个阴阳寮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算曾经是个风光无限的大妖怪,现在也还不过是个半大不小,连狗都烦的年龄。

伊万初来的时候是夏天的尾巴,混混沌沌地被阴阳师召到了寮里,嘟嘟囔囔地说着真暖和啊,揉揉眼睛就扭头睡了过去,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呆在阴阳寮结界中吸取经验,一气睡了好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才被一脸茫然的阴阳师抱到了王耀面前:“是我召唤的过程出了什么问题吗?我仿佛召唤了假的SSR。”

同为SSR大妖怪的王耀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阴阳师怀里的小崽子,手上还牵着刚从外面带着打过麒麟材料的小妖怪,往阴阳师手里塞了几个红达摩:“你这是打算养战斗力还是养吉祥物?”

阴阳师内心着实纠结了一瞬间,心想颜值才是正义啊,你上哪儿找这么可爱的孩子去,您舍得就这么把他扔到战场上去?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耀爷,得了,您好看,您才是本寮最高的正义,都听您的。

暂不论别的,王耀是这个寮里实力的输出扛把子,而且和阴阳师的缘分也算是比较长的了,刚来的时候条件不比现在,王耀硬是自己练着自己把等级升了上去,之后的一众妖物狗粮也基本上都是王耀带着养起来的,就算是只凭着这一点,阴阳师对王耀也是一等一的看重,光从他现在身上那一套金光闪闪的御魂上就能看出来了。王耀当然是不服气了,这是老子自己努力换来了,休要打这套衣服的主意。

隔日王耀就拖着伊万去打探索了。小家伙围着围巾大夏天的还是把自己捂成了个团子,王耀怕他热,可伊万扯着自己的围巾一脸英勇赴义的固执,王耀一扶额,把伊万丢在了战斗位上。

旁边的白达摩晃晃悠悠地头上冒着烟花星星,观战位上的小姑娘们还有点精神紧张,悄悄咬着指头尖,看看那位大人,又看看一旁的小团子。

回来的路上正路过一片花田,小团子被王耀抱了回来,身上有着些许狼狈,他望着一片黄灿灿的向日葵扯着王耀的衣襟。王耀也就驻了足,看着一片小太阳晒在夕阳下头,怎么看怎么好看,身上一点刚才打架时候的气势都没有。

结果我们的大妖怪温文尔雅地问了怀里的小团子一句:“怎么?想吃瓜子了?”

“……”

伊万那个时候在王耀眼里可谓是极其听话,这孩子话不多,一头柔柔软软的浅色头发,也乐于跟着王耀上战场,偶尔撒娇,却也肯卖力,又是阴阳师的重点培养对象,王耀也喜欢他。

可现下置着气的理由也无非其他——这孩子背地里偷阴阳师的酒喝,让王耀提溜着领子教训了一顿。

要说伊万除了上场的时候借酒发疯地攻击己方队友,一阵寒风把小姑娘冻了个结实也没干出什么烧房揭瓦的事情。王耀也不是没见过魅妖这类被镇压在御魂里的精怪的厉害之处,但揍伊万的理由无非其他——小小年纪不学好,偷着喝什么酒。那家伙在寮里带了不少孩子,但也不是没有脾气——好歹以前是威慑一方的大妖怪,还能没原则地让熊孩子骑到脑袋上了?

伊万心里苦,伊万没处说,伊万好歹也是个大妖怪,伊万看着王耀金光闪闪的眸子咽了口口水认了怂——以前他是个大妖怪的时候,喝酒怎么了?哪里轮得着这家伙来管教,而且这清酒实在是不够烈,他喝多了纯属意外,或者说没想到阴阳师的酒不能随便偷喝,也没想到自己的妖力现在孱弱到这个份上,还是要早日“长大”才行啊,坐在廊下认错的小团子心里暗想。

王耀对此表示不屑,我威震一方的时候,您老人家在哪个犄角旮旯呢?成精了吗?

新年将近的日子懒洋洋的,也就阴阳师院子里的樱花树一年四季都飘落着樱花让人有些乱了季候,这时候伊万也长大了不少,身上穿着的全套六星御魂是阴阳师给他的新年礼物,当然,不说也知道这里面没少了王耀的努力。约莫着过完年就可以给他升星,我们的小团子也快要成年了。

这日太阳正暖,阴阳师拉了寮里一众妖物在樱花树下摆了桌子摊了一副麻将,就着新春也没什么心思忙于工作和历练,索性大家聚起来再玩乐一番,何况洗麻将牌的声音是一种吉兆,也可以祈求安宁,可谓是不错的玩乐活动。

伊万现下看起来是个半大的少年,坐在王耀的腿上,而这这大妖怪也乐呵着,看伊万瞧着这新鲜玩意,眼睛眨巴眨巴,又让王耀捏了一把脸蛋:“小家伙,帮我数钱吧。”

他抬头看对方金闪闪的眸子眯得笑意弯弯,有点陌生又熟悉的有趣,便又跟着笑了起来,阴阳师看着自己对家的一只大狐狸抱着一只小狐狸,堪忧地笑笑暗自摸了一把自己的钱包。

之后王耀就晃晃悠悠地踏着步子拉着着自己小福星上街去了,手上掂着满当当的钱袋子,阴阳师笑着摇摇头,收拾桌子回屋子去了。

街道上还算热闹,小摊子上买着零碎,灯光也暖洋洋的,王耀就拖着伊万的手,两只妖怪隐匿在人群里走着,热切得和周围普通的人类们一样。

“想要什么吗?”这孩子没怎么见过这样欢腾的气氛,王耀看着他亮晶晶的紫色眼眸,微微弯下身问道。

伊万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在这里等我一下。”伊万毕竟不是普通的小孩子,王耀也不会那么过于担心,有信心就算在嘈杂的人群里,也能嗅到对方身上暖暖的雪气,却不知是自己把对方身上的气息烘暖的。

那个大妖怪消失在人群里了一会,虽然气息还断断续续地引导着伊万,但视力上的受阻还是让他有点不习惯。仔细想来,自己来到这个阴阳寮之后很少和王耀分开,现下心上泛上几分陌生又熟悉的情绪。毕竟在来这里之前,他大多都是一个人生活的,生活在北方的冰原上,也没什么朋友,相比之下,现在真是……

王耀没过多会便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什么东西,还把手里拿的彩绘面具扣在了伊万头上。

“给你,小酒鬼。”

王耀递过来一碗温暖的桂花米酒,本来已经想好了早年便偷喝阴阳师酒的“小酒鬼”对此表示的鄙夷,却没想对方念叨着谢谢便接了过来。

挺好喝的,和记忆中的味道相像了个七八成。

“这东西我也会做,就是现在管你们这一帮孩子,根本顾不上。”

伊万点了点头,心道,我知道。

早就知道了。

毕竟追溯过去,两只妖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当我们的伊万还是一只半大不小的小团子妖怪的时候,生活在北方的冰原上,曾经遇见过王耀,时间并不算很长,以至于一开始伊万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遇见的会是王耀本人。

那时候王耀比现下还要年轻气盛,那人就驰骋着云雾飘忽过来,心疼这只没人生养却还算是亲人的小团子,却没什么好吃的,就灌了对方半斤桂花米酒,硬是把没喝过酒水的小妖怪灌了个迷七倒八。

“还有什么想吃的吗?这几天闲下来,我也好给你露几手。”

伊万笑嘻嘻地应了声,扯过王耀的袖子似乎是要说些什么悄悄话。王耀低了头,却见这小崽子在他嘴上轻巧亲了一口。

呵,胆子肥了。

王耀也不客气,扳着小鬼的脑袋就啃了回去,这小子和在冰原上比起来的时候,简直不可爱多了。

两只妖怪被川流的人群灯光淹没在人世的烟火里。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