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丝路】只是一个公园的午后

迷的设定,瞎写,ooc有

旧文搬运


王耀感觉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到过这里了,事实也是如此。

而他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在现在来到这个地方,以至于现在坐在吱呀作响的秋千上望着天空发愣。

这个公园他是记得的,虽然中间间隔的时光有些冗长,但是这里的草木砖瓦让他感到的熟悉气息一如往昔,即使秋千的锁链已经生锈,花坛里的荒草顺着砖瓦的裂缝蔓到了地面,被磨光了的滑梯已经油漆斑驳。

“为什么会一个人来这里?”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那个人的身影遮住了眼前的阳光,让王耀抬起了视线,看着背光里的人跟着缓缓笑道:“我也不知道,罗慕路斯。”

 “既然来了,嘛,虽然没有美女与好酒……不如陪我走走吧。”

冬日下午的阳光意外地有些甜腻,黏在身上,暖暖的一片,或许是新年的氛围也渗透到了这个已经没有了人气的地方。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公园的小径上,水泥地上勾勒出的几何图案的花纹还是那时的样子,王耀还记得小时候会试图从一个格子跳到另一个,却时常失败,而现在却只需要轻轻一跃便能跳过去了。王耀也并谈不上有什么玩乐的心境,却生出一点点怀念的情绪跳过那些格子,反正公园里也只有被阳光拖长的两个人的影子,而他也看不见身后的那个人看到自己孩子气举动时的笑意。

“王耀,你还记得这里是做什么的吗?”

两个人站在了不大的小屋门口,墙砖脱落,门也已经不复存在了,门框上荧蓝色玻璃沿着破碎的纹路闪着亮光,有破旧的扫帚从狭小的窗口支楞出来,附近草丛中的野猫在两个人靠近的时候只是动了动脑袋,就继续晒起了太阳。

这段记忆其实并不深刻,他只是隐隐约约记得,这个是什么的操控室,环顾四周,又拼回了记忆的断片。

“反正也没有什么用处了。”他回答。

那是个不大的喷泉,修在一片草坪的中央,现在看起来这一设计着实有些突兀了,草坪的位置有些不偏不正。他想起,自己最后一次来这里,正是那座喷泉刚刚竣工不久之后,溅起的水花都明媚极了。这像是幻影,缠绕在那曝在阳光风雨中的管道之间,待到破碎时便露出基台内土红色的砖砾,衬在过分明亮枯黄的光影中,竟不觉得时间的沉重。王耀偏过头去,看见罗慕路斯望着那碎片有点入神,便说道:“走吧。”

穿过小小的一方凉亭,上方的饰绘意外地还算完好,特别是与已经露出木色裂纹的立柱相比。小时候,两个人和一群差不多年龄的孩子在这里上蹿下跳的也是常有的事情。

跨过一道小门,松柏的阴翳依旧铺在石子路上,在钻过假山下方的“山洞”之后,王耀说:“罗慕路斯,你今天的话格外少。”

明明自己也在见到久别的故人之后,莫名不知道怎么开腔,特别还是在这种不需要正式交涉的环境,同时他不想提及旧事,也不想聊分别度过的时光,或是谈将来的打算。

而且只有两个人。

“这么静的地方,我哪敢开口啊?”

“你以前调笑别人,勾搭姑娘们的胆量呢?”

“那你有多大胆量?”

“也就那么大吧。”王耀说完,却是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两人并排而行,绕过了已经完全冰封的水池,忘掉那里曾经游弋的锦鲤,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门口。门旁小园中曾有的几株翠竹当时很合王耀的心意,现在只不过是空洞,他也没什么感慨,或者说,一路上,他都足够平静了。

一路都不过是旧识于侧随心而行罢了。

“那么我走了。”王耀停在了门口,看着那个人棕色的卷发还是翘着那些不听话的发丝,就像他那有点糟乱的胡茬,他感到自己露出了微笑。

“噢,去吧。”

门外的空地边成排的法桐树上面还挂着柑色的叶子,浅色的枝干在已经西斜的阳光中几乎要发出光来,天看上去蓝极了。

树的苍翠,草的枯黄,其实这里大概每一个冬天都差不多,不管是不是有着谁的见证。

身后是空旷,只有阳光还是那样的粘腻。

 

 


评论
热度 ( 8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