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极东】不自知

 APH极东组,耀菊向

小日常,节日快乐,甜度大概还不够

有迷的背景私设

如果可以请↓

——————————

一小团黑色的家伙缩在了床底下不肯出来,任凭本田怎么逗弄,都不为所动,也就能瞧见它金色的眸子,在黑暗中微微发光。

他不是很擅长对付这种家伙,现在感受到了头痛,但又没什么办法——毕竟当时信誓旦旦地答应王耀照顾小家伙的是他自己。但是王耀可从来没说过这种小家伙还会怕生,王耀一走就溜进了自己卧室的床下,怎么叫都不出来。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什么亲人,什么好照顾,相比它在王耀怀里哼哼唧唧叫唤的样子,简直太不可爱了。

口粮被丢在了床铺旁边的碗里,本田拍拍手去了书房,他还有一堆画稿等着他收拾呢。

本田不算是经常出门的人,除了日常被拖出门散散步或者去购买一些必需品,他向来是不怎么关注天气的。今天是个例外,外面的天昏沉得不像样子,或许下一分钟就会扑簌簌地掉下些雪粒来。尽管烧着暖炉的室内感受不到那种冷意,他还是条件反射般地稍微拢了拢自己身上的单衣。

也就是刚才,王耀把那个小东西送来的时候,他才从被窝里厌厌地爬起来,看那个人手指尖上闪过金红的光芒给屋里的暖炉通上了电,怀里抱着那只黑乎乎的小东西,直跺脚:“我说菊,你都不觉得冷吗?”说完又咽了声,在本田的脸上揉了一把。

还真是不觉着冷。

各种意义上。

本田是不害怕冬天的,他不大能感觉到冷的,有时画稿子手指感到僵硬才意识到些什么,转身晃晃悠悠地去点起暖炉。

王耀为此说了他很多次,却被一句“在下会考虑的”憋得没脾气。

晚饭时分,小东西总算是从床下溜了出来,眨巴着金色的大眼睛,摇晃着身后的两条尾巴,自己开门进了本田的书房。那家伙嘴里发着含混不清的叫声,胡须上还沾染了一点发着磷光的食物残渣,大抵是饱餐了一顿之后来看自己这位临时的铲屎官到了饭点有没有被饿死。

那家伙三两下就爬上本田放满了游戏光盘和手办的架子,呼扇着自己的小翅膀,居高临下地舔了舔爪子:铲屎的,陪我玩。

得了,这位爷也是个喜怒无常的主。

王耀走的时候交待了,这小东西虽然是个魔物,但是姑且把它当猫养就没问题,吃食稍有不同,但是自己也带来了,只要他照顾几天,等自己回来就成。

本田点了点头,还没有完全睡醒,也就傻傻站在那里拎着那袋发着幽蓝色荧光的“猫粮”,没说出那句“我也没养过猫啊”。

本田的书房里东西很多,未完成的画稿,游戏机,电脑,各种光碟和书籍,还有一些模型和手办。本来觉得太乱,就索性搭了架子,结果就是东西越来越多,架子越搭越高,再怎么收拾也透露出一股凌乱的味道。王耀曾经站在房间门口做出一脸过分夸张的叹为观止的表情说:“菊……要是没有天花板,你的架子是不是能搭到天上去了?”

本田无暇顾及那小东西是怎么自己开门进来的,只顾得把那小祖宗从这宝贝书房里请出去,自己摸进了厨房,准备给自己也找些吃食。

冰箱里多了些新鲜蔬菜,想来是王耀今天来的时候顺便买来的。本田的手指越过那些东西,先给自己摸了一盒布丁。

雪果然飘飘荡荡地落了下来,本田也没有怎么感到意外,难得地在独居的时间段打算认真下一次厨。

淘米下锅,切好豆腐海带和葱花,煮上一锅味增。然后一人一兽就在餐桌前大眼对小眼地一坐。本田也无心多出心神来理会那个小家伙,只是饭菜端上桌来之后,那个本来安静了半晌的小魔物突然哼哼唧唧地叫了起来。

“想吃吗?”

那小家伙竖起脖子,脑袋顶上的小犄角一闪一闪地亮着光,两条尾巴晃晃悠悠地摆动着——两条尾巴?就不会绕在一起打结么?

本田还是拿出小碟给那小东西盛了一口汤,看它伸出舌头舔得正欢并不作什么妖,也就安心开始用餐了。

事实证明,他安心得太早了。

那魔物吃了东西活活长大了一圈,从娇小的猫咪变成了老虎体型,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呼噜声,而且还蹭在地上打起滚来,把地毯蹭成了一团。

他忽然想起王耀今天跟他说过的一席话——“菊,你不是最近作品缺少素材么,要不要我来帮你啊?”

本田站在原地,摸着自己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猫耳,无声地叹了口气,耀君,您这素材来的太及时了。

说到王耀其人,本田可以说上个三天三夜。

他当前连载的作品里,就有这么个叫做王耀的人——理由是,王耀本人表示自己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有能耐拿大爷我当原型,就有种把大爷我的大名挂上去。

故事里的王耀是一名生活在奇幻大陆中的术士,挥手成风,俯身为雨。

现实里的王耀是一位生活在平常社会中的奇人,与本田当了多年邻居,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经常出差的上班族,殊不知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平日里做的都是些“见不得常人”的勾当。

本田还小的时候就经常被这位邻居家的大哥哥哄得一愣一愣的,看他不知从哪里搜罗来的奇花异草和飞鸟走兽,看他有时候莫名从自己家的衣橱柜子里钻出来,看他打个响指变出各种乱七八糟的花样,看他给自己讲各种没头没脑的故事。说实话,也没什么大的用处,没见过他的这些真才实学真的整出什么花样来——除了改写了年幼的本田菊的世界观,而且想来他日后选择了漫画家的职业还是受了不小的影响的。

动物除了动物园里的和电视里演的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人是可以悬空飞起来一些高度的,柜子和抽屉是可以成为任意门的……咳咳,好像有什么不对,至少本田本人是从来没有做到过,躲在柜子里被乱钻被家长拎出来好一顿乱批。

好吧,这么说来本田说不定还是有怨恨过自己这位邻家的童年偶像的。

所以这回是人类吃了之后会长出兽耳的食材么?本田看着自己冰箱上先前并未在意的新增留言:给你送了点东边的森林里挑来的食材,不要给猫科动物食用。

好在那只小东西只不过舔食了一点汤汁,过了几个小时也就恢复了原样,只不过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没了动静。本田收拾好屋子,摸了摸自己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消失的猫耳,窝在一旁,捧上一本书,等待寒夜过去。

日子平淡地飘了几天,直到两日后的傍晚手机发出了一声嗡鸣,不肯睡窝却赖在沙发上的小家伙应声而起,从沙发上一跃而下,凑到本田脚边咬着他的裤脚。

带我去他那里吧。

医院的灯光有些惨淡,就算是入夜也不见清闲。

“王耀……”本田怀里抱着收敛了翅膀和犄角的小家伙走在医院的走廊里。想来这些年王耀在出外勤的过程中也没少受伤,但是大多也影响不甚,只是对方也无亲属,每次往医院跑的人也就是这位本田先生了。

也不知道除了这家医院还有哪里这么安心地收留像王耀这样的怪人们,他走在走廊里都仿佛能够嗅到王耀同类的气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本田先生……?”走廊里的护士注意到了本田菊,叫出了他的名字。

“嗯?”可不,连这里的护士都认识了他。

“本田先生你稍等,我去给你叫医生……”

手机躺在口袋里,又发出了微鸣。

“菊,回家吧,我溜出来了。”

这个人啊。

无视了帮他去叫主治医生的护士,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对不起,抱着怀里仿佛把本田当做移动的御用座驾的小家伙,小跑着出了医院。

某个惹事精现在正呆在暖和的屋子里,黑发散乱地倚在沙发里,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桌子上还摆放了一些纱布和药品,他看见本田开门回来的时候,回头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菊,回来啦。”

本田自然无视掉了对方刻意散发出来的亮闪闪的气息,放下了怀里的小东西,默默地在门口脱下卷携着风寒的大衣:“耀君,您自在散漫也要有个度……这样的话医院也会很头疼的。”

沙发上的人还是一脸傻笑,抱起了冲向自己的小家伙,自在地挠了挠它的下巴,眼睛还是盯着门口的那个人。

“怎么这次这么早就负伤退队了?”

“惦记着你啊。”

“……”

本田规规矩矩地坐在了王耀旁边,给那个显然是没打招呼就借用了自己浴室的家伙倒茶,对方手臂上还缠着新换上去的纱布,怎么看都不是个老实的主。

王耀也果不其然地,伸手就往本田的下巴上挠,和撩拨自己怀里的那只小怪物的时候一模一样,本人还柔柔软软地往本田身上蹭。

“耀君……”

“过节了……你就不会想我吗?”

“……”

“难得我翘班回来找你?”

“……”请认真工作。

“我给你留的食材怎么样?”

让在下长出猫耳什么的,是您的爱好吗?

王耀一把扔下了怀里的小家伙,也不理会它抗议的哼唧声,也不管身上还沾染着的沐浴露的馨香水汽把旁边坐着的人抱了个满怀。

蹭了蹭对方的耳边,满意地看了对方变得僵硬的动作泄露了一丝微笑,更加用了几分力气把对方拦腰抱住着歪斜在了沙发上。

“情人节快乐啊。”

“……情人节快乐。”


[想发玻璃渣,最后还是忍住了,哎嘿]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