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脑洞-好茶]自说自话

  • 关于一些旧文和最近的脑洞,说白了都是坑

  • APH好茶相关

  • 占tag抱歉


——————————

电脑因故障已经全部回档,所有的旧图和旧文我都不再有存档

——————————

关于“只要继续做着你的梦”00  01  02

这个,万有一有想看的小宝贝,非常抱歉,就算是电脑没有出问题我估计也不会填坑了(顶锅盖跑x)

最开始就是源自自己的一个梦,而且觉着超能力的设定很好吃啊hhh,所以就开了坑,既然不填了我也就在这里倒一倒自己的脑洞好了(PIA)


这个坑本身就是联五中心好茶cp向的(朝耀),简单概括的话就是几个从组织里逃出来的超能力者一路披荆斩棘打怪升级(?)的故事。

先前说到被关押的犯人亚瑟,他的能力偏向于精神控制,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下操纵单体目标,很适合套话下命令或者伪装自杀现场什么的(不x),如果只是浅层诱导的话,在后期可以实现短暂的群控(所以说在队伍里就是个控制x)。其实被关押只是个幌子,那个监狱本身就是一个国家直属的超能力者研究机构,阿瑟是那里的主要负责人。当年逃出来之后几个人走散了,阿瑟和耀一组,在梦境的指引下逃到了A国并且杀掉了一些国家内部的组织渗透人员,并且成功接触了A国的超能力反恐(?)人士。

至于阿耀,大部分超能力者都可以通过一定的手段检验出来,因为他们释放能力的时候都会有某种信号的波动,但是耀就没有。他的能力可以算是一种被动,表现上来说是在睡眠中不由自主地梦到过去或者将来的与自己相关的一些可能事件(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事件哪些是真正会发生的)。其实可以说是一种被动的情报统筹收集,不受本人控制,所以也没有那种信号,自始至终都被判定为一个普通人。但是也因为这种能力,直觉比一般人强很多,同时也对精神类的能力抗性较强。

哥哥在这个设定里算是年龄最大的大哥哥啦,带着最小的冷战组的二人,其实也算是个控制辅助?但是和阿瑟不同,他主要操纵的是人类的视觉,简单一点的可以剥夺对方的视觉,复杂一点的话可以构建一个完整的幻境(但是要花费更多的精力),算是认知干扰吧,但是并不能像阿瑟一样“强迫”对方做出什么,只能在构建一个让对方决断的环境。

【附赠哥哥投影给阿耀一些自己童年的记忆想要看他“预言”的片段】

天空清明,柔和的浅蓝铺展于温煦的阳光中,云朵也舒缓而懒散,若不是盯了这景色许久,听见远处钟塔飘忽的钟声,几乎都快忘了时间,让思绪同那悠悠的白云一同飘走。

窗外便是树,梢子上还缀了夏时的花束,刚好能探到窗边,仿佛真的伸手便能采撷几朵芬芳。

有风流过那些叶子的空隙。

于是绿色的波涛翻滚了起来,浅色的浪花盛开着,嬉笑着。

真是炫目,这样的宁静。

王耀觉得自己大概是晕船了。

视力恢复之后,王耀也没有多想,平平一拳直出,倒也理所当然地被弗朗西斯接了个正着——他现在还有些飘忽,力量根本使不出十之二三。

“哥哥我的风景还不错吧?”

“该死,”王耀彻底收了气力,仰起头向后靠去,整个人都埋在了沙发里,“我觉得自己晕船了,胡子。”

“晕船?”弗朗西斯还是很清楚自己给王耀看了些什么的。

“啊。”对方却已经开始闭目养神了。

“那你对这个有什么印象吗?”

“……暂时还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告诉你我的梦境里,那在灼热的火浪间燃尽生命的废墟。

那不过是个梦罢了。

不过是个梦。

所以不必多言。

没有焦土,没有哀号,绿色的波涛依旧在歌唱。


露子算是空间能力者,主要能力是空间封锁,看上去也是个控,但是本质上是个dps(哎?),毕竟封锁还可以用于切割什么的(噗)。

阿米则是可以靠意念移动重物,听上去有点被空间能力者克制,但是实战的时候则是半斤八两——毕竟移动速度快的话可以当炮弹,最后还可以控制一定的爆破伤害什么的(咳咳)。

剧情上大概就是几个孩子是被那个组织强行改造成超能力者的,然后从那里逃了出来,逃到了A国之后加入了反抗组织,阿瑟“杀掉”了一部分追捕他们以及那个恐怖组织的渗透势力,同时阿耀因为“并非”超能力者而加入了国家机关,并且成功“逮捕”为非作歹的阿瑟从而确保了自己的地位。阿瑟转入地下工作,主要研究超能力者的产生并且暗地里参与一些反抗活动。之后阿耀借助梦境让走散的联五几个汇合(真是辛苦哥哥照顾冷战的两只一言不合就掐架的孩子了)。然后,阿瑟离开研究所,算是开始了和组织的正面冲突,说白了就是日常打架,展现一下几个人很帅就行了(我啥都没说)。

之后几个人按照计划去邻国活动,在那个期间,阿耀遇到了与他有些相似的“神语者”费里西安诺。费里表面上是当地的一个神职人员,他的能力和阿耀有些相似,不过是能够倾听到“上帝”占卜的话语。两个人的接触中,王耀开始对自己产生一定的质疑。自己真的是能力者吗?自己所见到的东西真的会指引他们向好的未来前进吗?还是说自己只不过是某些人的计划中的棋子,对方想要自己如此行动而让他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行动结束之后,阿耀开始有了自己的计划,于是就脱队了(暗搓搓),他临时加入了费里这边所领导的另一个同时存在普通人和能力者的协调组织,并且开始回避和联五其他人的接触……换句话说就是失踪跑路了,同时阿耀也开始尝试控制自己的“能力”,也开始为了对抗梦境出现了睡眠的障碍。

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啦,反正最后打到大本营,阿瑟气喘吁吁地爬到楼顶在那里找到了“吹着风”的阿耀,两个人就曝在夕阳的光晕里。阿耀说还是希望不会再有能力者了,虽然这样不会使得各个国家民族间的矛盾减少,但是说不定能够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悲剧——比如像他们这样的孩子们就不会再被组织强行监禁实验,不会家破人亡了。他脱队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这个,现在终于要达成了。但是他没说自己还是很感谢在自己千千万万个梦境里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家伙。

至于结局……耀耀因为破坏中枢而陷入了深度睡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阿瑟就陪着他。

但愿他的梦里能常常有自己所爱的人。

咳咳……其实故事剧情不是很完善啦,有想要脑补的小天使们请自由地……

我开始挖这个坑除了那个梦之外,就是因为以下的小剧场的脑补:

几个人都在基地的时候,阿米和露子一言不合就在那里掐架,阿米砸了一块巨石过去,为了绕过露子的封锁还专门爆了一下,结果最后在烟尘滚滚里看到了身上沾着点碎石屑的露子一脸要黑化的微笑,哥哥在一旁闹心,你们俩能不能让人省点心了?然后剥夺了那两只的视力并且削弱了感官,让他俩两眼一抹黑地冷静一会。这个时候端着死扛x的阿瑟就出现了,哥哥一脸惊恐地表示粗眉毛你和你的煤块都离我远点,阿瑟微笑着控了哥哥,让他一脸赞美地把煤块(划掉)司康吃了。这个时候阿耀从房间里出来,上去就是一巴掌,粗眉毛,你特么再进劳资的厨房劳资打死你……阿瑟表示打不过常年一线工作武力值远高于自己这种研究人员的警官,何况对方还自带一刻钟的免控……

以及,昨天给硫酸铜妹子讲了这个脑洞,她表示,等免控过去了,阿瑟扛着耀耀就进了房间。

不,不是,等等?阿耀掐了这么多年十五分钟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不是,我不开车……但是有点好吃,以及,我确实脑补过这个设定的车来着(捂脸),可控状态下就可以暗示对方玩这样那样的play了,主动的一定也很好吃啊(我啥都没说[逃])

在下是不会瞎开车的(正直脸)


——————————

关于“欧若拉”

这个我还没写出来就回档了,估计只是个短篇,但是我不想说再不写点啥我就该忘光了,因为原型也是我的一个梦。

大概就是阿瑟的一次旅行,他是有在研究各个地区的神话民俗传说什么的,于是就去了北方极寒之地,小镇“欧若拉”,那里的极光久负盛名。没有赶上班车的他步行来到了自己预定的旅馆,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招待了他,并且表示最近快要到一年一度的节庆日了,希望他在这里玩得愉快。

店主那个姑娘的爷爷,一位总是很严肃的老人,常常叼着一根并不点燃的雪茄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荒原。

旅店不算很大,但是已经住了不少闻名而来的探险家,亚瑟与他们渐渐熟稔起来,这个时候却遇到了王耀。

王耀在店里算是有些“奇怪”的存在,周围的客人们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入住的,而且话也不是很多,总是在吧台最靠里面的角落里端着一杯酒。

亚瑟礼节性地和那个人攀谈了几句,王耀却打量着阿瑟,出言提醒让他小心。

小心什么?

不过他还是稍微和那个言语不多的亚裔熟悉了起来,两个人一起在小镇里游荡了一会,他似乎对“欧若拉”了如指掌,亚瑟也对他讲的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故事很是感兴趣。

王耀却笑道,自己对整个这片土地都了如指掌。

但在亚瑟离开的前两天,那个店家的姑娘突然也出言提醒亚瑟要小心,同时同行的旅客中开始出现了身体的不适。亚瑟按照那个姑娘的说法让那些人好了起来,却不想次日自己身上也出现了这种现象。

这个时候王耀出现,制止了准备以同样方式处理自己身上问题的亚瑟,亚瑟感到不解,但是王耀又无法解释。

不过亚瑟最后还是那么做了,于是王耀就在众人的眼前消失了。

姑娘表示这是这片土地上的仪式,为了给生命之树选择出新的代理。

然而这些年来一直是王耀。

所有经历过仪式的人都可以免于被选择——当然了前任代理并没有免除的权利,在这次选择结束之前无法说出真相也无法离开这片土地。除非同时存在其他没有举行仪式的人,生命之树在这一年将不会选择代理。

而王耀已经呆满了最后一年,这个代理的位置已经彻底归他了,他将再也不能恢复成为人类什么的。这个时候亚瑟才知道王耀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比他年长了很多,只不过自从被成为了代理之后每年只有节日的这一个月能够恢复,所以看上去也并没有比当初成长多少。

当然了,知情者们很快就都会忘掉这件事情,然后结束旅途,离开这里。这里的人们也不用再为此发愁——他们有了一位正式的生命之树的执掌者。

好吧,并没有be啥的。

因为结果听完之后亚瑟就抢走了那块王耀变成的石头跑路了……

开始进一步调查这片土地的咒术和想办法解开王耀的诅咒什么的两个人的旅行。

啊……不会很长的,反正最后两个人lovelove地在一起就行了,嗯,反正我弃坑了(我闭嘴)。


——————————

依旧是瞎掰扯的梦

最近大概太沉迷好茶,做梦都在吃好茶粮(x

下面就随便掰扯一点我做的梦,嗯

1)宿舍的公告栏里不知道贴了谁开的好茶车(突然爆炸),而且还是酒驾(咳咳),挺好吃的,就是我没吃完就醒了(趴)

想想还是挺耻的,公告栏里贴小黄文啥的

2)大概是修仙设定?阿瑟看了一套衣服想让阿耀穿穿看,阿耀大写的拒绝(印象里也不是啥奇怪的衣服?啧)表示你把眼泪哭出去八十丈了我再考虑(硫酸铜:为啥不是眉毛哭出去八十丈? 我:hhhhh),然后就有了阿瑟的眼泪瀑布,里面时不时流出来一些特别颜艺的表情(hhh

3)两个人就是纯粹地盖着被子睡午觉,我一个人在一边瞎紧张(翻白眼)


以及,最后欢迎各位亲爱的小姐姐们吐槽留言问问题啥的……我还想从头开始 挖坑 产粮来着,有种写完这篇突然不知道脑洞什么好的感觉(趴)

实验室设定的好茶我倒是还可能会写一些来着,这个不着急,哎嘿~

评论
热度 ( 7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