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好茶】覆水

点文,短小,ooc

双学生设定,莫名其妙,并不好吃

如果可以请↓

——————————


亚瑟·柯克兰,高中二年级,常年稳坐年级前三的优等生,众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现在遇到了一点……嗯,小问题。

“喂,小子,赶紧把身上的钱交出来。”

“……”亚瑟捏了捏握在手里的习题册。

对方是四个人,被为首者堵在墙角阴影里的亚瑟简单地整理了一下现场情况:

设打赢一个人的概率为百分之五十,则简单加和的话可知能够打赢对方四人的概率为百分之六点二五,但是可能会面对对方四人同时出手的可能性,故分别计算一对二,一对三和一对四时的情况……

“喂。”亚瑟走神不过一两秒钟,巷子的另一端传来了脚步声。

“呵,几位玩着呢?不叫上小爷我一起?”

来者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校服衬衫敞着怀,露出里面的深色T恤,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则夹了一支烟,在小巷的阴影里缓缓燃烧着。

“哈?你谁?”

那人默默地把烟丢在地上踩灭,撇了撇嘴角酝酿了一个还算可观的微笑:“来揍你的人。”

却是也不等对方对此言论作何反应,来者就抡着书包砸在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脸上,上前两步一记扫堂腿又撂翻了一个,这个档口,为首的人暂且放过了被他们勒索的小羔羊,挥着拳头就往那人身上招呼,却被稳稳招架然后一脚踹在了小腹上,倒退几步勉强稳住了身形,正要反击的时候却被身后的小羊羔三两下扭住了胳膊,以一种极为别扭的姿势锁住动作按在了墙上。

“在小爷我罩着的地盘上惹事,我可是会很头疼的哦。”那人把另外的小混混踩倒在地,冲着为首的人扬了扬下巴。

“你……嘶,你的地盘……王耀?”

“猜对了哦,但是没有奖。”

得了,不走运,碰上硬点子了。

话说王耀这人虽然顶着一张清秀人畜无害的脸,但实实在在的名头都是自己打出来的,本来据说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家伙,不过从小学过几年武术罢了,开始出名是把欺负自己弟弟妹妹的人打得满地找牙,那之后还有了靠拳头劝退了上一届的混混头子的传闻,不过周围的小混混们都安分了不少倒是事实。

目送了那些人离开的背影之后,王耀捡起了自己掉在地上的书包,拍了拍灰,然后走到了亚瑟身边眯了眯眼睛:“走吧,这位……小羊羔?”

夕阳西沉,河边的栈道上还有着三三两两散步的行人,河水粼粼的波光翻腾着浅薄的金色,太阳西沉的方向还能隐隐看到闪耀着的金星。

“给。”

“谢了,”王耀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冰淇淋,“这算是……谢礼?”

“没有,只是随便……正好……你不吃么?”亚瑟眼神闪烁了一下,但还是坐在了长椅上。

“吃吃吃,难得英雄救美一回,能不吃么?”然后装模作样地念叨了一句,“天凉了,也该让那些小兔崽子们老实点了。”

“……”亚瑟喉结动了一下,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这种程度还用不上你……”

“我知道,您厉害,您了不起,往前数三年,谁不知道您亚瑟·柯克兰的名头?那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啊,”四月桃花纷纷,风却还有点冷,王耀也收敛了笑意,凑了过来,“但你也别忘了,当初拆了你一身挂件的时候说自己要好好学习再不打架了的人是谁?”

也许真的是太久没有打过架了,刚刚的一点点小意外让亚瑟觉得王耀凑过来的时候自己的心跳还有些没敛住的快,他骨子里大概不是那么循规蹈矩的人,只不过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把自己的那份狂热吞咽了下去,只是隐隐感到了血液流动的热度。

“嗯。”他只回答了这样一个单音节。

一旁的王耀也是说变脸就变脸,转眼五官的轮廓又变得柔和起来:“所以说,阿瑟,学霸,大佬,您从学校后门翻墙溜出来的时候能不能跟我打个招呼啊?我在校门口等了二十分钟没见你人影以为你死在里面了好么?”

“逃课哪有从正门出来的道理?”

“你是在说我么?”

“王耀,是你说有事情找我……”

“骗你的。”

“……”

王耀向对方的方向蹭过去一点,伸手抹了一下对方的唇角,擦掉一点残余的奶油:“行了行了,是我嘚瑟,是我不好总行了?我不是故意怂恿你逃课的,看,你不是有自习的特权么?该用的时候就用呗,留着干嘛?而且你看你把心思用在学习上,脑子也灵光着呢,你当初都那么放荡了,现在稍微让我任性一下呗。”

对方的动作有些突然,但是亚瑟也没有躲闪反问了一句:“想去哪?”

感觉到了纵容,王耀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也没有想去哪?就是感觉好长时间没见你了?”

好长时间不见?两个人好歹在同一所学校,虽然班级隔了一个楼层,也不至于总是见不着,而且……上周末你来借作业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亚瑟终究是看了看对方的神色没有说出来。

“阿瑟,叔叔从英国寄过来的东西我们家收到了,谢谢。”

“嗯……没什么。”

“我以为他们会带你回去的……”

亚瑟偏过头去,看见王耀微垂的眼眸,睫毛扫下的淡淡阴影,想要说些什么,但也就是短暂的一瞬,那人又抬起头来,夕阳的金光散落在他身上:“真没辜负小爷我把你揍得满地找牙的努力。”

“我回去了。”

“我送你啊。”

“……随便你。”

“得了吧,明明很高兴,说句实话会死么?那小爷我还是顺路呢,不可以啊?”

实话?亚瑟任由两个人的脚步一前一后,觉得心里有点堵。

亚瑟顿了一下步子:“我不会回英国的……”

“嗯?我知道啊。”

亚瑟只觉得王耀现在眯着眼睛微笑的模样格外狡黠,不由得目光都有些闪烁了——这一定是有些耀眼的夕阳的错。

于是亚瑟今天第二次在途径小巷子的时候被壁咚了,这次的壁咚对象身形比自己小一些,但气势上,让亚瑟比上一次还紧张,不是因为这回打不过,而是因为有些其他的什么。

“所以说呢?”

“……”

唇上传来短暂的柔软触感,一触即散。

亚瑟还没回过神来,就听着王耀接着说:“不要脸,耍流氓,我替你说完了,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你。”

王耀扭头抬腿就要走,却被亚瑟捉住了手腕。

“撩了就想跑?”

“……”王耀看着亚瑟的眼睛,突然后悔了一瞬,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隔壁家的这个小少爷,看,把自己折进去了吧,这么想着也就想打死当初看着这个小子告白的时候心神触动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啊”的自己。

亚瑟·柯克兰是个傻子你还跟着他傻。

王耀叹了口气,回身抱住了那个家伙。

“我不跑,回家吧。”

 

——————————

大概就是亚瑟本来是混混头子(x,然后被家决定再这样就带回英国什么的,结果就被“青梅竹马”的王耀揍了几顿,拆了一身的挂件(耳环戒指什么的),也知道了自己再这样就得回英国了,所以老老实实当个好学生。但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想和王耀分开——嗯,自己还不明了的喜欢他,所以才那么老实说再也不打架了什么的。

反正之后也觉得自己当初挺幼稚的,日后还被哥哥们嘲讽什么的……

王耀也不算是不良吧,就是打架比较厉害,曾经亚瑟的小弟们都“敬仰”他?(加上他是老大的人)给大佬递烟啥的,王耀本人是不抽烟的√

感觉点文写的没什么想表达出来的感觉(趴)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