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好茶/实验室] 不期

依旧是实验室的本科生阿瑟和研究生耀的设定,这个设定不算是长篇,而且没有主线,但我会时不时更新一点的这样。

前文[则安]

这篇其实本来打算开学完那会就写的,拖到现在hh。

逻辑什么的请不要在意,这个设定下基本上都是为了发糖的,只要甜就可以了呀~谈恋爱嘛~

如果可以请↓

——————————

新学期伊始,天气回暖的速度却是慢吞吞的。

倒是宿舍门前的桃花零零星星地张开了花瓣,操场上活动的人也多了起来。颇有一副春光正好,新燕呢喃的好景色。

亚瑟刷了门禁进入实验楼的时候没由来的有着微弱的紧张——他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见过王耀了。间隔的这大半个寒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只不过室友们对于亚瑟这种好好收拾打扮了一番的这种“花枝招展”的模样嗤之以鼻,不知道是要勾搭哪里的小姑娘小伙子去。

亚瑟在镜子前整了整衬衫的领口:“我是去勾搭我男朋友的。”

换来了室友更加嫌弃的眼神,谈恋爱了不起啊。

是,是挺了不起的。

寒假的时候除了留学生区还有些热闹之外,大多数学生都选择了回家过年,就算是作为研究生的王耀也不例外。亚瑟只在对方准备走的时候说了句提前祝你新年快乐,最后还是没忍住抱了一下,贴上了对方脸颊在寒风中柔软的热度。

本来刚开学的时候,王耀这边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他跟亚瑟说过,暂时不想过来的话不过来也行,说完又觉得不大对,摸摸鼻尖,又讪讪地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没事的话还是过来吧,跟一下进度也好。”心想,等亚瑟过来了,还有别的麻烦要解决呢。

亚瑟习惯性地去了三楼的休息室,看到上面贴了一副对子。

上联:走近科学

下联:探索自然

横批:敢想敢做

王耀闲来无事时在宿舍里写过书法,亚瑟也是见过的,现下见到熟悉的字迹只觉着可爱非常。

撩开门帘进去,却扫视一圈都是面熟的师兄师姐,唯独就是没有王耀其人。

亚瑟也不觉得奇怪,转身上楼去了小实验室。

仪器发出运转的微微轰鸣声并没有吵醒正趴在桌子上浅眠的人,亚瑟也不由得放轻了脚步,只是对方的手机恰好在他靠近的时候发出了嗡鸣声,王耀一抬眼便看到了靠近过来的亚瑟,露出了一点傻笑然后便关了手机的闹铃。撞上对方还有点水雾迷蒙的眼睛,亚瑟没由来地有点心虚,收回了距离对方发梢还有几厘米的手指,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

“抱歉,我昨晚有点没睡好,你先坐吧……”王耀理了理鬓角的碎发,眼睛倒是比本人诚实一些,自睁开之后就亮晶晶地锁在了他身上,罢了又眯起眼睛,带上了一旦餍足的笑。

这种有点露骨的上下打量反倒让亚瑟有点不好意思了,那种在宿舍收拾自己的时候的气势也被溺死在对方的眼神里了,只能轻咳一声,来了一句中规中矩的:“师兄,中午好。”

侥是王耀也知道对方被自己瞧得不好意思了,便也没有继续纠缠什么,手指轻快地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我叫师妹过来,你也认识一下。”

师妹?这两个字一出口,亚瑟心里的警铃就叮当地响了一下,却又瞧了瞧神态自然的王耀,没有说话。

新来的师妹,或者说准确一点应是叫做“师姐”的,毕竟她比亚瑟高一个学年,又是已经名正言顺地归到这个实验室名下的下一届研究生,比亚瑟这种在这里挂个名头做业余科研的本科生自然是高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小姑娘头发束了一个乖顺的单马尾,个子不高,脸上倒是还带着几分未脱的稚气,整个人也比亚瑟要拘谨得多。王耀在讲下一个课题体系的时候,小姑娘基本上也没什么话,最别扭的可能是那个一方面在女士面前端着自己的绅士风度,另一方面有不习惯这种“二人世界”被打破了的柯克兰先生。

但是也不能怪他,毕竟某人上个学期才信誓旦旦的说什么“我就你一个,不会找别人的”。

就算知道现在这样应该是出自老板的安排,亚瑟也没忍住在心底里酸了自己一下:“瞧你那和小姑娘较劲的德行。”

也就是一天忙到最后,亚瑟终于在小师姐去隔壁大合成室看实验了,才逮着和王耀独处的机会。

“看你那模样,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王耀脱了实验服看着刚刚拿到的实验数据情况,“这批纳米金的电镜结果不太好啊,尺寸差不多了,但是形状不太好。”

亚瑟本来大概是有点什么想说的来着,但是又觉着自己何必在这种时候纠结那么一句话和那个小姑娘也和自己过意不去,打开超声仪,把王耀的声音盖过一半。

然后就感觉肩膀上趴了个软软的东西,鼻息擦着自己的脸颊飘散:“晚上想吃什么,我请你啊。”

亚瑟把超声的EP管丢在桌子上,脱了手套回手捏住对方柔软的脸颊,一字一顿地威胁那个眼角带笑的家伙:“想吃你啊。”

只是王耀那不躲不闪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反倒让亚瑟有点后知后觉的脸热,松开手眼神就有点飘忽:“东西我超好了,你收着吧。”

却不想这个档口脸颊上忽然凑近的鼻息和柔软的触感,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为老不尊”调戏师弟的师兄已经拿着EP管绕到实验台对面了,低着头一副认真收拾东西的模样。

晚饭就这么决定了,也没有亚瑟否定的余地——反正亚瑟仗着没有晚课,也根本没有否定的打算就是了。

小店的名字叫“桃花村”,离学校不远,王耀倒是熟门熟路的样子,带着亚瑟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硬是没甩掉亚瑟拉上来牵着的手。

店门口斜了一颗红叶碧桃,在薄阳下舒展着枝叶。已然是傍晚时分,招牌下面印着桃花的灯笼也亮起了微光。走过石桥,绕过屏风,入门之处放了一张古筝,却是少了一个弹奏之人,店内的小包间用竹帘隔开,入口处垂着纱幔,墙上则是美人图的壁纸,亚瑟是第一次来这里,看什么都觉着新鲜。

点餐是王耀全权负责的,亚瑟纯粹是在旁边摆弄手机看热闹,直到两个瓷瓶被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什么?”亚瑟点了点白瓷的瓶身,却看王耀拿了小盅,倒出了粉色甜稠的液体。

“酒。”

亚瑟大约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又重复了一遍那个疑问句。

“桃花酒,”王耀笑吟吟地把杯子推到亚瑟面前,“算是他们店的招牌之一吧。”

从未在王耀面前喝过酒的柯克兰先生陷入了僵局,是告诉自己的爱人自己酒品不好的事实还是硬着头皮喝完一壶之后直接展示给他看,这是个问题。

没等他纠结完,王耀就接着说了下一句:“这个酒度数不高,就算是不怎么能喝的人也没问题的。”

温润的桃花酿入口带着糯米香甜的气息,然后才是花朵淡淡的清香,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酒精味道。

桃花酒不过三五度,这种量基本上是可以当水喝的,不过店里其实也有高度的酒,也是这种小壶装的花酒或者果酒,但是面对刚刚说过想吃自己的男朋友,王耀心虚地摸了摸鼻尖,不管对方能不能喝,他都不想让对方趁着“酒劲”给自己找些无端的麻烦。

至于王耀真正了解了一下某人的酒品,这个是后来的事情了。

饭菜清空,最后一杯桃花酿也下了肚,两个人一餐间无非聊聊大学生活,聊聊实验室的话题,也聊聊最近的体育比赛以及电影综艺。

王耀准备去结账的时候,他们对面的一桌客人刚走,正是四下无人的时候,亚瑟觉着自己完全没有醉意,却也咂么着嘴里的甜味拉住了王耀的衣摆,在对方茫然的眼睛问出怎么了之前,贴在唇上盖了个章,然后满满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笑容坐了回去,王耀看着这只大型犬只觉得手痒痒,恨不得把对方那头金毛揉成鸡窝。

好像也不对,这种会咬人的,明明是狼崽子才是。

等着周五亚瑟再按着约定的时间去了实验室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零散的雨丝。实验室里依旧回响着仪器运转的低鸣,却没见着王耀这个人。

这有点反常,在休息室和各个实验室,细胞房之间转了一圈都没看见王耀的踪影,又等了有足足十分钟,亚瑟有点忍不住地给王耀发了消息。

“我一会就回来。”

这好像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亚瑟心想,之前王耀也有时候会出去接受培训什么的,但往往一去就是一天或者半天,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会压着迟到的点回来。

“hi,亚瑟。”王耀一回来就瘫在椅子上,发梢带着一点湿意。

“怎么了?”

王耀往桌子上拍了一张黄色的单子,语气恹恹的:“大概是要死了吧。”

单子是市医院的,内容无非其它,狂犬病疫苗。

亚瑟心里明白了七八:“被小鼠咬了?”

“那小家伙们都不咬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王耀靠在椅背上摆摆手,连比带划地跟亚瑟说,“那天采血的时候,刚取完血,收针头的时候……扎自己手上了,当场就见血了……这不,单子上写的三类接触……我这个疫苗还得打一个礼拜。”

这都能扎到自己身上?亚瑟点点额头,不知道这会是该心疼还是怎样,皱着眉头帮他收好了疫苗的单子:“下次小心。”

“还不是你整天不来实验室,我手头的事情做不掉。”

你不是收了个小师妹吗?亚瑟没说出这句腹诽,念叨着:“好,好,好,都是我不是。”

王耀在椅子上转了一个圈,咧嘴笑了笑:“还不去给师兄我把合成反应开起来?”

“好。”只要你没事,你说什么都行,亚瑟顺了一下王耀还带点潮气的头发,三两步去了隔壁合成室,男朋友嘛,该伺候着就得伺候着。

 

TBC?

————————

小师姐表示就算是520这种狗粮我也是拒绝的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