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APH/好茶】龙 影

  • 云水小天使 @雲水酒花 点的文……我不知道怎么收尾就写成这样了,明明是这么可爱的梗……我写不出其好吃的万分之一……

  • 剧情进度有点跳跃,感情发展有点莫名,没办法,我不会写长篇

  • 想让两个人谈个恋爱这么难吗?(捶地)

  • 如果可以请↓

     

     

——————————

亚瑟从边陲的小城到达普利特维采湖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就算一路上在林子里遇到了意料之外的磕磕绊绊,让他显得有些狼狈,但那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毕竟他也姑且是做足了功课,从小城的居民们那里得知的消息让他更加确定这次的行动目标就在眼前了,毕竟就算是那些久负盛名的猎人和冒险家都不会轻易深入这一片广袤的原始森林,就因为森林的最深处,有着被称为“死亡之地”的普利特维采湖。

不过就在那些好心告诉他情报的姑娘们知道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想要一个人深入森林的时候,都带上了一种莫名担忧复杂的神色,她们想不通那个森林里到底有什么能够如此吸引这个年轻人冒这样的险,更不知道这个看着她们微笑然后眨眨那双翠色眸子的人是她们国家因为屠龙而成名的骑士长,也是王国首屈一指的魔法师。

毕竟在他们这种远离王国教化的地方,只要生活得自在,就并不怎么会在意这种事情,亚瑟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莫名弘扬自己的名声。

只是在他好不容易赶在夜色降临的时候走到了这扰人的森林的边缘的时候,开始觉得自己的这次旅途可能并没有得到神明的青睐。骤然而至的雨水夹杂着隆隆的雷声,这可都是不详的信号。

是巨龙活动的前兆,这种时候连龙族周围的森林都会受到它力量的影响,就算他想吟唱魔法的咒文也不是合适的时机,那可能会引起巨龙的狂躁,柯克兰骑士这么想着,顾不上自己被一股脑浇透的衣服,冲进了更深的雨幕之中。

当务之急是要找一处可以避开巨龙的魔法和这难缠雨水的地方,毕竟现在怎么想都不是寻找巨龙完成任务的好时机。

也就是这个时候,柯克兰看到了不远处山涧里的灯火。

他不确定这里——巨龙的巢穴中会有人类活动的踪迹,但是在确定那个不是巨龙魔法所制造出来的假象之后,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跑向了光亮的源头。

在闪电的光亮下,感谢上帝,他看清了那个小木屋,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中显得坚不可摧。

他敲响了门,不报以什么希望地,却在现在,安稳地坐在了房屋中擦干了头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甚至还捧上了一杯热茶。

外面的雨水对于现下的十月份来说太冷了,亚瑟还是没能很快驱散掉这种过分夸张的寒意,只能捧着手里的茶杯,尽可能有礼貌地对房子的主人说了声谢谢,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对方是个温和的青年,安静地呆在室内温暖的光线下,嘴角带着一点笑意,乌黑的长发和仿佛凝固时光的琥珀色虹膜显示出他是一个有些少见的异邦人,而且就算是以亚瑟有些挑剔的审美来看都是很好看的异邦人——如果是异邦人的话,不知道这里关于巨龙的传说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他也是多方打听才锁定了最近兴风作浪的巨龙是隐匿在这片颇为闭塞的地区的。

“这位先生……”好在是对方先开了腔,“不知道此时造访是所为何事?抱歉,我只是有些好奇,毕竟很少会见到有人到这里来。”

对方的话语和遣词造句听起来并不像是那些市井里混迹的赏金猎人,虽然亚瑟也一时之间想不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巨龙巢穴附近:“我也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天气……”

“山里面天气多变得很,现在又是雨季,说风是雨也没个准信。”那人笑吟吟地又为他续了一杯暖茶。

“谢谢,你……抱歉,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我的名字是亚瑟,是来这里寻找巨龙巢穴(Dragon Lair)的,你一直住在这里吗?”亚瑟犹豫了一瞬,还是没有说出那个代表着王国骑士家族荣耀的姓氏,面对现在这样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情况,暂且装作是个普通的冒险家比较好。而且眼前的这个青年给他的第一印象很好,他不希望两个人之间现在就产生什么万有一的阶级地位的隔阂。

“亚瑟……”名字的单词在对方嘴里绕过一圈,带着一点软糯的鼻音,“叫我‘耀’就可以了,你们连上姓氏读我的名字总是听起来有点古怪了,不过,你是来这里找Dr……Dragon Lair?我住在这里很久了,可那是什么?。”

亚瑟有些不解地看向了王耀,这个人如果一直住在这里,会没有见过巨龙吗?不知道是那巨龙的传言有误还是这次的对手过于狡猾了。

也许确实是很久没有接触过外来的客人了,王耀似乎有些开心,但也看出了亚瑟一路至此的疲惫,简单为他准备了些食物,便安排他休息了。

温暖可口的食物,舒适的住所,对于从王城到这里几乎没有怎么好好歇息的亚瑟来说,可谓是雷雨天气末的峰回路转了,也许神明还是眷顾他的子民的,亚瑟这么想着。

本以为雷电会持续到深夜,却不想在自己脑袋挨着枕头的时候,耳畔就只剩下了雨水安静舒缓的白噪音,很快就把他卷携入了梦乡。

清晨的普利特维采湖畔上飘荡着白色的水雾,和亚瑟先前到达这里时的景象几乎是天差地别。挂着露水的草丛里有不知名的鸟雀跳跃其间,额头上服帖的绒毛像蓝宝石一般闪耀,榉树的叶子已经开始染上浅淡的红色,点缀在山林之间,更有倾流而下的瀑布连通着这一片大大小小的湖泊。

普利特维采湖已经属于王国的边境地区,加上算是常年无人居住的地区,亚瑟当初在王城里查到的资料屈指可数,现下见到了被平等的阳光所照耀的景色,还是不免有些感触的。

但他也保留了些许疑问,按照巨龙的活动规律来说,这片湖泊似乎保护得有点太好了,无论是动植物还是周围的山地岩石,他四下转了一圈,完全没有看到一个哪怕疑似巨龙爪印的东西。

于是亚瑟站在湖畔,轻轻抚过佩剑的剑身吟唱起了风的魔法,寄希望于飘忽轻盈的风能穿过丛林的屏障给他带回更多的信息。

王耀就是这个时候来到他身旁的,虽然他并不懂这位先生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仪式,但也并没有出言打扰,直到亚瑟的吟唱结束,才说出了自己的好奇:“亚瑟,早饭做好了……我想……你刚刚是在?”

“那是风的魔法,我希望风的精灵能找到一些痕迹,帮我找到巨龙巢穴的所在。”

“魔法,”王耀重复了这两个字,并不遮掩自己对它的好奇,不过他虽然看起来并没有理解其中的意味,还是点了点头,“要不这样吧?吃完早饭之后反正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不如就帮你找找那个什么巨龙巢穴?”

亚瑟对上那人熠熠生辉的眸子几乎想不出言语拒绝对方的好意。

一路上,王耀的话比昨晚还要稍微多一些,但也并不扰人,可能他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消息还是有些闭塞了,对王国的各个事情都不是很了解,便也一边向亚瑟介绍普利特维采湖周边的事情,一边听他讲述王国内的情况——连这个湖泊的名字叫做普利特维采,也是亚瑟告诉他的。

不过这其中最让王耀感兴趣的,还是亚瑟使用的那种叫做“魔法”的东西。

对于亚瑟来说,和王耀的谈话也是让人心情愉快的,虽然他对于王国内的情况和魔法都了解甚少,但是在诗歌,天文学,骑射,茶艺等方面都有很多独到的见解,同时也给他说了不少异邦的传说故事,甚至不论王耀没有接触过的魔法,他在剑术方面也能和从小接受训练的亚瑟战上几个回合,而且进步飞快,这让亚瑟几乎有了把这个人带走召入骑士队的想法。

等到过些日子调查取得进展的时候再说吧,尽量给他好一些的待遇,希望他不会拒绝。

但是,巨龙本身的活动范围就不好确定,在没有明确证据指向的情况下,寻找龙穴的过程向来是枯燥而乏味的,这次因为自己在当初的雷雨中遇到了居于此处的王耀而充斥着亚瑟先前所没有想象过的乐趣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唯一可惜的事情是,将近一个月下来,无论是两个人走过的地方还是风的信使捎回的消息,都没有所谓巨龙的踪迹,两个人已经走过了湖泊周边的大部分森林了,如果要探索就可能要去稍远些的地方。

这一日,王耀并不打算继续探索周围的丛林,而是打算去城镇上添置一些生活必需品。亚瑟想了想,决定也暂停一日,同时也在思忖着要不要联络一下王城那边忙于对付其它魔物们的骑士队,增派人手探索一下这片地区,但是又觉得如果没有确凿的痕迹,这样的做法可能只会让那些家伙疲于奔命。再者说了,他们来了这里,总不能再叨扰王耀不成。亚瑟想到这里,突然无视了让那些人野外扎营的想法,决定再和王耀两个人探索几日再说。

反正王城那里也不缺他一个领队的,就算他不在,周围的魔物们交给自己亲自训练的骑士队也是绝对没有问题。

绝对不是他觉得这样每天有人考虑他的胃口准备食物,和他谈论着喜欢的话题在景色优美山间完成探索这样的生活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更不是他觉得王耀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有点想偷偷把他藏起来。

来到城镇上,那些居民却似乎对王耀还是有几分熟稔的,虽然似乎没人知道这位看起来清秀无害的青年就是住在他们口中的“死亡之地”的家伙。倒是还有几个人对亚瑟有点莫须有的印象,但也就是随意地谈论了一嘴那个执意要进入森林的英俊年轻人。

不过这种谈论似乎源于自己跟在王耀旁边,毕竟王耀好像有些过分地受欢迎——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子们,东一个苹果西一个梨子地送,还有送自家做的点心的姑娘,脸颊飞红,眼神闪烁,姑且还是被迫参加过一些社交场合的柯克兰先生对此表示保留看法,不过长得好看还真是有好处啊,亚瑟第一次觉得这些时日以来日夜相处的房东好看得有点过分了。

本来亚瑟对于自己天天在王耀这里混吃混喝的行为还是保有一点歉疚的,想要帮王耀付了购置生活用品的钱,却在王耀随手甩出来一个金光闪闪的金币的时候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人……原来这么有钱的吗?

那个店主却似乎对此有点抗拒:“先生,这个不行的。”

“不够吗?我还有。”王耀听了就作势要掏口袋。

“不是,这位先生……你给这样的钱我们找不开的。”

“那就不用找了啊。”

“……您给这么大面额的钱,我们平时也花不出去的啊。”

亚瑟看着两个人一时语塞,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好好给王耀讲一讲金钱观了,最后还是帮王耀付了钱。

“那只傻蜥蜴说这个可以买东西的啊。”王耀掂量着手里的钱袋,买的大多数东西还是到了亚瑟手里,得了一个免费劳动力也乐得自在。

“冒昧问一下,你的钱……是哪来的?”亚瑟觉得这个问题似乎不应该问,但是又莫名觉得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那个袋子里装的都是金币的话,他会怀疑这个国家的生产力以及国王到底有没有克扣自己作为骑士长的工资的。

“一只傻蜥蜴赔给我的,说这个可以用来卖东西,我看他当初肉痛的样子,还以为这个有多值钱……”

不,等等,这个是很值钱没错了,普通人家一个月的日常开销也不会有一个金币那么多的。

“要不送你算了,反正这次的东西也是你卖来的,你再帮我送回去,就当劳务费了?”王耀这么说着,作势就要把那袋金币塞到亚瑟怀里。

等等……亚瑟似乎终于觉得哪里不对了。

这个金币上的铸纹怎么那么眼熟……

这不是国库里在巨龙的洗劫中丢了的建国纪念金币上的花纹吗!?一共就铸造了一百枚,现在只有存在博物馆里的个别几枚逃过一劫。

不过那好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来着?他还在骑士队里接受训练的时候去参观过这个,了不起的魔法师,伟大的骑士长亚瑟·柯克兰是不可能记错的。

所以?

亚瑟放慢了脚步,有点缓不过神来。

巨龙这种生物不都是收集金银宝物堆在自己的巢穴里当软垫子么?怎么可能会让那些它们当命守护的财宝流落至外呢?

亚瑟吞了一口口水,此时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丛林的边缘,如果王耀想要杀人灭口也不会有人看见……亚瑟摇了摇头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但还是忍不住地紧张,总觉得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具有决定性的。

“那个……什么蜥蜴,是谁?”

“前几年想要在我的地盘上撒野被我揍回去的大蜥蜴,就住在更北边的地方,从小崽子的时候开始就不怎么安分就是了,前一阵子似乎又捅篓子了,这个是那次赔给我的。”

王耀也没有太理会亚瑟的反应:“就是怎么说?我也不是很懂,反正我以前在家那边是没见过它那样的蜥蜴,会飞会喷火的那种,它的名字据说是叫什么阿尔……阿尔法……阿尔弗,嗯。阿尔弗雷德。”

“会飞,会喷火……”亚瑟觉得自己的语言变得万分生涩,“还会用魔法,嗯?”

“魔法?那个蜥蜴好像不是很会?至少还没你这么熟练的感觉?不过年龄还小,可以理解,”王耀说着也放慢了步子,回过头来看他,“亚瑟?你好像有点奇怪,怎么了吗?”

亚瑟觉得自己的手心有点泛潮,心跳也有点喧闹:“那个……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巨龙……”

“你找那小子?不早说?我可以带你去啊,”王耀拧了拧他好看的眉头,“不过那个大蜥蜴……叫巨龙?”

所以,王耀到底个什么样的人?

单挑巨龙还能存活已经向来是被认为是很了不起的战绩了——亚瑟正是因为创造了这样的奇迹所以才能年纪轻轻做到骑士长的位置,当时王耀把巨龙叫做大蜥蜴,似乎还从它的手里要来了龙族最宝贝的金币……

亚瑟有点不敢往下想了,也就是多亏着这些日子对王耀的好感和信任让他的脸色没有更难看。

但在夕阳下,王耀的虹膜此时几乎亮成了一篇耀眼的金色,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让亚瑟一时间无法直视却又不想移开视线。他盯着亚瑟,半晌,皱了皱眉头:“你想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抱歉,我不是故意读取你的想法的,但是你的情绪似乎很不安定,我有点担心。”

然后他就看见王耀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没说过我是人类啊。”

“我算是你们所说的‘龙’吧……虽然才知道,但是我不喜欢你们这种把我和大蜥蜴一样并称为‘Dragon’的说法。”

亚瑟·柯克兰一脸麻木,脑子转不过弯来,他没听说过龙这种生物能够变成人类啊。

能够变成另一种生物的魔法,需要多大的魔法能量啊?

然后在他的大脑恢复运转之前,他感觉到王耀握住了他僵硬的手指,下一瞬间,他就漂浮在了空中,距离树梢还有几十尺的那种。

虽然他也可以使用漂浮的咒语,但是也是需要吟诵的啊,亚瑟的大脑还在拒绝超出他常识范围的内容。

“你的魔法真是厉害啊。”亚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协调声带和舌头说出这句话的。

“这不是魔法啊,是……嗯,仙术,我们一族都会用的,可以腾云驾雾也可以呼风唤雨,我不是很懂你们用的魔法啊,反正这个比魔法好用就是了。”

亚瑟已经完全搞不懂王耀在说什么了,就这么瞬息的时间,他就回到了普利特维采湖畔。

坐在熟悉的小屋里,亚瑟才稍微回过神来,然后半惊半疑地重复了一遍无聊的问题:“你说你是什么?”

另一边收拾东西的王耀本来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应付这样突然状况外的亚瑟,现在对方终于又开口问了,稍微放松下来一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轻快柔和一点:“我是龙啊,不过是从东方过来的,在这边生活已经很长时间了,差不多从隔壁那个傻蜥蜴还是颗蛋的时候开始吧?”

“……”

“抱歉,也不是想瞒着你……”虽然你也没问,王耀这么想了一瞬,接着说,“而且东方的龙族本身就有很多隐匿生活在人类城镇,我们也不好随便惊扰你们的生活。”

“那个……你说你是龙,可是为什么看起来,甚至气息上都完全是……人类?”

“对于我们一族来说都是这样的啊,可以化成人形,还是说你觉得看看我龙的样子会比较好?不,那个,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欢你这个……朋友,我不希望因为这种事情就让你不信任我。我还想和你……继续聊天。”王耀说到最后气势倒是弱了下去,转头看着亚瑟,脑袋上缓慢长出了犄角,缓慢地蹲在了亚瑟的面前,如果这个人类反感的话,他也就只能消除他的记忆,送他离开了。

房间里很安静,夕阳斜斜地铺撒在地板上。

亚瑟犹豫了一会还是伸出手轻轻抚上那对象牙白的犄角,其中一只的边上还系着漂亮的红色绸带,上面绑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没注意到王耀突然红了的耳尖。

“像是鹿角一样,很好看。”半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好吧,”亚瑟似乎和自己做完了天人斗争,“我也有瞒着你的事情,其实我是这个国家的骑士,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屠龙。”

王耀听到“屠龙”两个字的时候眸光闪了闪,但还是努力温和地笑了笑:“你杀不了我的。”

“不是你,”亚瑟脱口而出,似乎因为情绪激动而稍稍有点脸红,然后又喃喃地说道,“我要屠……我要找的龙不是你这样的。”

王耀对上亚瑟低垂的目光,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不喜欢这样……就算是那只傻蜥蜴……阿尔弗,也没有到非死不可的地步吧?只是因为干涉了你们人类的生活?”

“所以……就算知道我是以屠龙而出名的骑士之后,也还是愿意和我聊天么?”

王耀几乎要被这个人气笑了:“我愿意。”

然后伸手握住了亚瑟不安的双手:“听我说,你能接纳我的话为什么会觉得我一定接纳不了你?而且,你所做的事情是你的职责所在,我能明白的……不过,我想,我可以稍微帮你一个忙,帮你们稍微改变一下方式,这样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

亚瑟没有很明白王耀后半句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既然是骑士长,本来除了屠龙也在做清理魔物的工作吧?”

亚瑟点点头。

“我可以让这些大蜥蜴加入你们,帮你们做这些工作,也算是将功补过?”

“可是……”

“稍微花一点功夫的话,我也能让它们像我一样变成人形……虽然呼风唤雨好像还不太现实,可以先带你看看阿尔弗那只大蜥蜴,虽然那个小子总是给我惹麻烦,但姑且也是和我有点交情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前几年已经可以化成人形了?”

这已经够震惊了好么?不管是从什么意义上来说。

“话说回来……”相互坦白之后又交谈了半晌,亚瑟这个时候已经有点破罐子破摔了,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嗯?”

“既然你基本上都是以人类的形态生活的,那为什么镇子里的人会叫这里‘死亡之地’?”

“都是傻蜥蜴的错啊,被我揍了之后到处宣扬,他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栽在我这了,无非就是说我有多可怕之类的,不知道怎么就传成那样了。”

“……”

“还有一件事。”两个人几乎同时说。

“你先说吧。”王耀看向了别处。

“嗯……那你呢?你怎么办?”

“我?”

“你之后怎么办?帮我驯服那些……大蜥蜴,让他们留在骑士队将功补过?”

王耀笑了笑:“亚瑟,你想问什么?”

“你拿着的金币,私藏那批金币可是重罪……”亚瑟的声音有点紧张,“你要不要也留在骑士队将功补过?反正驯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事情,而且我还得看着你……”

亚瑟顿了顿:“我说完了。”

“亚瑟……”轮到自己之后,王耀极为少见地有点泄气地把脸埋在臂弯里,说话甚至有点结巴,“我们……龙角是不能随便摸的……特别是……特别是上面系着的平安扣……”

“哎?”

“既然你碰了……你只能考虑嫁给我,嫁给我,或者嫁给我了。”他说的话里没忍住一点调笑的意味,其中半真半假,毕竟亚瑟也没有把平安扣解下来,所以也不能怎么作数的,但是刚刚被那样摸了摸角,还有点脸热,不说些什么,总归觉着心里不舒服。

却没想到一抬头看见亚瑟红了脸颊,一脸认真地在斟酌这件事情。

然后年轻的小骑士也磕磕巴巴的说:“可……可以,我会和你……结婚的……”

好像玩过火了,王耀没忍住缩了缩脖子,不过刚刚的回答他不讨厌就是了,亚瑟祖母绿的眸子在这个时候也是亮得惊人,连王耀都被里面的热度在心口上烫了一下,也就没好意思说出事情的真相。

毕竟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太久了,亚瑟是个有趣的人,自己还有漫长的时间可以和他一起度过,离开这里,去守护这个人一生,想想,这样似乎也不坏。

王耀这么想着也就笑了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

——————————

*普利特维采湖区是克罗地亚最美的也是最有名的国家公园,是由无数瀑布连接起来的十六个湖组成的。


—感谢阅读—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