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APH/好茶】所罗门之匙 上

  • 点文by千翔  @千翔Avaritia 

  • 炼金术士朝x自然精灵耀

  • 情节狗血

  • 儿童节快乐,小仙女们

  • 如果可以请↓

——————————

亚瑟·柯克兰是一位年轻的炼金术士,拥有属于自己的炼金工坊,每天认真工作,为国/家建设做着贡献。

他就像其他的炼金术士们一样,崇尚元素论,崇尚自然科学,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

亚瑟今天也在研究着新的炼成阵。

当他把炼成阵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三遍,确定自己新研究的炼成阵确实不是被禁止的人体炼成阵之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听见身后恼人的声音。

“粗眉毛,你看够了没有?我说,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们这些炼金术士怎么就还是这么死脑筋呢?”

死脑筋?本世纪,随着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炼金术的相关科学的进步也可谓是突飞猛进,这无一不是伟大的炼金术士们鞠躬尽瘁的努力和极具创造性的想法所建立出的蓬勃发展时期,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你不用忍着了,小家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难得被召唤到这种地方,我怎么说也要好好乐呵乐呵再回去吧。”

亚瑟终于回头对上那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半大少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个家伙也算是从一旁的架子上轻轻巧巧地跳了下来,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我?我叫王耀,是个自然精灵。”

这都是什么国际玩笑?他的炼成阵里炼成出来了一个什么……精灵?

那人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窗前的阳光下,亚瑟几乎能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绒毛和在阳光下几乎要透明了的肌肤,几乎能看到下面血液的流动,他吞了一口唾液,那和他自己那种常年呆在研究工坊里缺少太阳关照的白色有些区别,然后听到了对方的话语,仿佛是瓷器碰撞的轻灵声响:“我差点忘了,所谓你们炼金术士,是不相信精灵存在的?”

好吧,亚瑟·柯克兰,你要冷静下来,不就是从你的炼成阵里走出来了一个疯/子吗?就算那个疯/子就站在你面前几步之遥的地方,你也不能做出什么毁了这间实验室。

不过说到精灵。虽然他听说过不少精灵的故事,可那些不都是用来哄小孩子的儿童读物吗?但是……亚瑟抓着手里画炼成阵的粉笔,指节泛白,几乎要捏断它。

“我也不要求你这就相信我什么,”这个精灵这会似乎格外地话多,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所谓魔法的元素,“不过是你召唤我出来的,总要支付了我代价我才能走吧?”

这就是这个来路不明的无/赖住在他的家里的理由?

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的,我们的柯克兰先生可不是会被这种程度的困难打到的人。

于是,如果人们路过今天的炼金工坊并且向里面仔细观察的话,就会看到一只金色眼睛的精灵笑嘻嘻地看着这里的主人忙前忙后,在试图插手搭话无果之后,趴在窗前和好奇的孩子们打着招呼。

“这可真是奇闻了,小亚瑟你居然有朋友了?那种可以随意出入你工作室的朋友?”闻讯而来的弗朗西斯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今天的炼金工坊出奇的低气压。

也就亚瑟本人气得牙痒痒:“他?他可不是什么朋友。”

王耀笑嘻嘻地在后面添油加醋:“我是他的精灵。”

“精灵?那可真是了不起。”弗朗西斯摸摸下巴,仔细打量起来这个自称精灵的男孩。

“你信他说的话?”亚瑟嘟嘟囔囔地说。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老实说,我不喜欢这个国家,太死脑筋了,但是这个小家伙还没有支付召唤我的代价,我可不回去。”精灵说着漂浮在空中绕了个弯儿,连带着亚瑟本来要整理的装着星屑的瓶子都飘了起来。

弗朗西斯吹了一声口哨:“很高兴认识你,可爱的精灵,我是弗朗西斯。”

“自然精灵,王耀。”

精灵不愧是精灵,不需要炼金材料,不需要画复杂的炼金阵,手指点一点,种子就能发芽生长开出花朵,破旧生锈的仪器就能焕然一新,还自顾自地和院子里落着的鸟雀交谈着些什么。

他一边嫌弃着人/类国/家中存在的诸多难以理解的不便,一边这里那里地飞来飞去,给亚瑟的工坊做着自以为是的改造,亚瑟忍无可忍,把他丢到了院子里。

亚瑟在工作结束后对自己后院反季节开放的蔷薇花嗤之以鼻,对修复一新的仪器设备沉默不语,但终于在看到有人给他准备好了美味的晚餐之后,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多正眼瞧了瞧这只……精灵。

王耀倒也瞧着他,一脸觉得有趣的表情:“合你胃口吗?我很多年没有给人类做过食物了。”

亚瑟瞧着那张无可挑剔的脸,总觉得此时任何否定的话语都好像会让他自己的良心受到谴责,于是皱了皱眉头,磕磕巴巴地说:“还算可以吧。”

如果他手上吃东西的动作能停一停,或许比较有说服力。

这个时候,亚瑟似乎对于对方是精灵这一点不是那么抗拒了,如果他能安安分分地呆着而不是满屋子飞来飞去的话,不过也不知道他是否只是把对方当做看过真理之门的炼金术士看待,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者都是传说中的存在。

所以在王耀和他说话的时候,他也终于没有摆出那种惊异的,用王耀的话来说仿佛有人欠了他八百万的表情。

“亚瑟,”似乎是捉摸到了对方不喜欢自己这个其实比他年长很多的精灵称呼他小鬼,小毛头,小家伙之类哄小孩子的称呼,王耀试着称呼他的名字,“你召唤我,是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事情吗?”

亚瑟摇了摇头:“没有。”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重要的事情:“而且不是我要召唤你出来的。”

王耀咂了咂嘴,似乎对此不是很能够理解,半晌,丢下一句:“那就等你想到了再说吧。”

不过,至少日后常常来访的弗朗西斯是知道的,亚瑟对于这个精灵可是格外的忍让了,至少没有初见面就把他扔到大街上,还真的容许他就这样留在了自己的炼金工坊。

不过那个古怪的炼成阵,亚瑟这个时候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在一些微妙的地方出了差错,但是也并不能够从各种厚重的古籍里找出现下这个炼成阵中到底隐藏了怎样的公式,能让它成为王耀所说的什么“召唤阵”。

不过王耀也摆了摆手,表示亚瑟就算再试一试也没什么用了,召唤这种事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也就他这种半吊子的炼金术士捡了一个天大的机缘才能把他召唤出来,要是再强行开启的话,指不定会弄出些什么控制不了的场面,亚瑟也只好作罢,老老实实地修正了炼金阵,继续了他先前的工作。

王耀这个时候就呆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似乎对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如指掌,在亚瑟想要找一支鹅颈瓶的时候,就有鹅颈瓶送到了他的手上——当然,如果那东西不是漂浮在空中的话就更好了。

王耀这个期间只问过一次:“你都有属于自己的精灵了,只要你想要的东西,我都能用魔法做给你,完全没必要费这么大力气去做什么炼金术合成啊。”

亚瑟则是依旧专注于他的实验,小心地把蜥蜴的尾巴丢进了汤剂里,看着里面的液体从暗黑色变成了清淡的浅橙色并飘出来粉色的蒸汽,才接上了话:“这是我想做的研究,你是不是精灵又能怎样?”

的确,无论是修复物品,打造兵/器,还是制作什么药剂,只要有王耀在的话,似乎都不用费什么力气,这些对他来说都是点点手指眨眨眼睛就能搞定的事情,但是亚瑟更想做的,是自己探究炼金术这个领域中的道理。王耀索性老实了下来,他不是很懂炼金术——对于精灵而言,这些远不如魔法来的实际,他便只是每天徘徊在亚瑟的炼金工坊里,看他折腾那些大大小小的试剂瓶,然后被突然冒出来的烟雾糊了一脸。最后闲的无聊的时候,便也学着亚瑟的样子在地上画了一个炼金阵,可能因为他是精灵的缘故,启动的时候差点没把整个房子炼成进去。

这天弗朗西斯来的时候,亚瑟还在工坊里忙着,是王耀出来,给他端了一杯茶。

没有飘在空中,也没有闪烁着奇奇怪怪的光亮,连王耀本人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递给他之前预定的治疗药水。

“感觉你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了?”

“还好吧?除了亚瑟不让我随便用魔法之外,他还是挺有趣的。”

亚瑟?有趣?那个只懂得炼金术毫无情趣的家伙有趣?

弗朗西斯闷了一口茶,心想那小子也就小不点的时候还有趣一点,长大了钻研起炼金术来,比有些老学究还要古董,真是不知道这只精灵哪里觉得他有趣了。

王耀的大多数时间还是呆在炼金工坊也就是亚瑟的住所的,就算偶尔不见,也只是呆在花园或者屋顶上发呆,个别的时候会呆在临街的窗子旁边,看看外面的车马行人,连工坊里交易会客的厅廊他也很少去,所以这些日子下来,接触的人类也无非亚瑟,弗朗西斯和几个亚瑟很熟悉的旧友。而知道王耀是精灵的,也只有亚瑟和弗朗西斯两个人了。

王耀不是很在乎,却是亚瑟要对这个守口如瓶,念念叨叨地表示要是长老会的那帮家伙知道自己的炼成阵里弄出来了一只不应该存在在世界上的精灵的话,他的炼金术士生涯怕是要完蛋了——如果不是弗朗西斯在他这边和王耀搞的一团糟的时候闯了进来,怕是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不过亚瑟虽然在某种意义上不想承认自己有弗朗西斯这样的朋友,却对他的口风还是信得过的,也就只是三令五申拿着自己炼金术的货源要挟他不准说出去。

“亚瑟,今天我看到街上有很多穿着奇奇怪怪衣服的人。”

亚瑟把变成精巧莲花吊坠形状的红宝石从炼成阵里拿出来交到了王耀手里,随手翻了翻旁边的日历:“快到国/庆节了,他们怕是在准备游/行呢。”

“哦。”王耀把宝石装进盒子里,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他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犹豫了一下:“那个宝石是送你的,你不是……你不是说要什么……代价吗?”

王耀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笑容:“给我的?”

“嗯……反正是练手做的东西……正好送给你了,虽然可能还不够你说的代价,但是我也不想总欠着,总之是给你的,你带上就是了。”

王耀咧着嘴笑了笑,终于觉得这些日子也没白照顾这个小鬼,手指点了点,一点流光闪过,那个坠子就被穿在银色的链子呆在了王耀的锁骨上。

至于代价和交易什么的,他也不是很着急了,在这里等待的时间对于精灵一族来说并不算是多么漫长难耐的时光,至少比他先前呆了百年毫无人气的精灵幻境有趣多了。

“国/庆……你想出去玩玩吗?”亚瑟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准备结束这一天的工作了。

“出去?”

“嗯……就是到街道上去,我也不是对节日有什么兴趣,就是国/庆节我反正也准备休息几天,闲着也没有事做,去街上走走也好,你就当是陪我好了?”

王耀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真的?”

“真的,而且,那个你,只要不暴露自己是精灵的话,以后就算稍微出去走走也没关系,反正你留在工坊里……也帮不上我什么忙。”

王耀撅了撅嘴,对帮不上什么忙这一点表示抗议,但是又对出门这件事存在着不小的期待,他上一次来人/类的国/家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不知道现在这边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

王耀初次到来的时候是秋末,现在已经迎来了春季,王耀本人似乎对时间没有那么直观的体验,精灵幻境那种地方,一年四季的东西都能共存。相比之下,这小半年对于之前基本上是一个人生活的亚瑟来说可以说是翻天覆地了。

城镇的街道上,临街的住户都纷纷在自己的窗前摆上了盛开的鲜花,主要的街道上还扯起了五颜六色的彩旗,还有一些商铺在趁这个时节贴出了相关的海报招牌,连城镇中心广场的喷泉都被修整一新——这个精巧的景观可以说是归功于炼金术士们的努力了。

王耀站在喷泉广场上逗弄着那些叽叽咕咕的鸽子,悄悄地跟它们说着些什么,然后本来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的亚瑟就被那些鸽子落了一身,硬是在他裸/露的手背上留下了一点白色的抓痕。

亚瑟看了看那边蹲着忍笑的王耀,不想也知道是那个小混蛋搞的鬼,挥手赶走那堆鸽子,走过去揉了揉王耀的脑袋,直到把他的长发揉乱不得不求饶喊停才住手。

王耀在那里重新绑自己的头发,心里琢磨着不能和这个小鬼赌气,也不知道刚才故意指使那群鸽子的人是谁了。

不过他先前总是呆在亚瑟的炼金工坊还感触不深,出来走走之后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亚瑟,我收回之前的评价,这些年你们炼金术的发展程度还是有些超过我的想象的。”

还没等亚瑟回答什么,他们身后就有人搭上了腔:“这是自然,还要感谢我们的炼金术士工会为王国的发展所做出的努力。”

两个人回头,对上的是两个中年的男人,其中一个年长一些带着单片眼镜蓄着花白的胡须,另一个则稍微有一点秃顶,正是先前出声搭话的人,不过两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温和的笑容。

“大长老。”亚瑟微微颔首行了一礼。

王耀并不认识眼前的二人,却也是学着亚瑟的样子弯了弯腰。

“柯克兰先生,好久不见,可这国/庆节果然是要出来享受一下节日的氛围啊。”

然后那个带着单片眼镜被称为大长老的男人向另一位介绍了起来:“这就是那位年轻有为的炼金术士,亚瑟·柯克兰先生,最近很有名的聚合阵就是出自他的手中。”

旁边的男人同亚瑟握了握手:“早就听说柯克兰先生的名声,只是一只没有见过本人,今天倒是有幸见到了,比想象中还要年轻啊……啊,我是国/家议/员,戴维斯。”

“您好,至于聚合阵,未免是长老太抬举我了,那个炼成阵还有诸多不完善的地方,我想等我好好钻研完善一番之后再进行普及。”

那个议员点头笑了笑,然后目光转向了旁边的王耀:“柯克兰先生,您身边这位是……?”

“我是……”

“王耀,我的朋友,”亚瑟打断了王耀的话,“从东方的国/家过来的,在我这里落脚。”

“倒是没有听说最近有从东方过来的商队呢……”

“他是过来旅行的,”亚瑟的脸上挂着礼仪性的微笑,“对炼金术有些兴趣,我就让他留在我的工坊里了,最近都在帮我工作,也没怎么来过城里。”

几个人又简单聊了几句便分开了,王耀也没有插上话,基本就是旁听的姿态。他自然是遵守着和亚瑟的约定,不会暴露自己是精灵的身份,毕竟他是亚瑟的精灵啊,还能跟着别的什么人跑了不成?

王耀在这里琢磨着亚瑟的小心眼,接着又想起了什么,拉了拉亚瑟的袖口:“亚瑟,是不是快到游/行的时间了?”

“从这边走吧,”亚瑟反握住了王耀的手,“人很多,你可别和我走散了。”

游/行的人群开头的是演奏着格式乐器的乐手们,后面紧跟着跳着舞步穿着彩色印花长裙的姑娘们,随着鼓点踩着舞步,旋转的裙摆在队伍里开出花来,游/行的马车上插满了鲜花,上面站着的漂亮姑娘小伙们还时不时地向人群中抛出花朵,还有穿着盛装,身上插着雀翎或者带着翅膀扮成各种传说故事中的角色的人,当然了,也有精灵呆在队伍里,梳着柔顺长发带着花冠和尖尖耳朵,拖地的长裙和背后漂亮的翅膀。

王耀一手拉着亚瑟,一手冲着游行人群中的精灵摆了摆手。

周围的背景音过于喧闹,王耀只能扯着亚瑟让他们俩靠近一点,然后贴在他的脸边上喊:“亚瑟——!那些精灵可真漂亮不是么?”

亚瑟看着王耀闪烁着兴奋的眸子,笑着点了点头。

等到夜幕降临,虽然亚瑟有点微妙的不情愿,但还是去了弗朗西斯的餐厅,他低头瞄了一眼王耀还没有放开的手,觉得虽然那个混蛋在这个方面还算靠谱,但就是在微妙的意义上一点都不希望在这种时候遇见他,只能祈祷这个时候那家伙像往常一样并不呆在店里。

 

>NEXT

 

评论
热度 ( 41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