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APH/好茶】所罗门之匙 下

<BEFOUR

 

事实证明,你有时候越不希望什么事情发生,什么事情就越是会发生。

“小亚瑟,耀,想来点什么?哥哥我推荐新品的甲犀肉排哦,探险队从西边的森林里打回来的,肉质鲜美多汁,最好是七到八分熟,或者是咱们国家最大淡水湖里直产的胡特尔佳贝,加上微微冰过的香槟,绝对是约会的绝配。”

“你店里的服务员死绝了吗?为什么你会在这?”

“小亚瑟,你这就让人很伤心了,你可是哥哥我的贵客啊,怎么能冷落了你呢?”

其实王耀和亚瑟对这边有什么合适的食物都不甚了解,王耀是很久不来这边的世界,来了之后也基本是没出过门,做料理的食材也都是亚瑟带回来的,亚瑟是几乎不在外面吃东西,王耀来之前是在附近的小店随便吃一点或者吃一点速食的便餐,王耀来之后就全权交给了王耀。

于是还是王耀开了口,还带着一点不解:“不如就要你推荐的东西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理论上,王耀作为自然精灵,并不需要食用人类的食物就能存活,但是按照他的说法,如果好不容易来这边一趟都没有品尝过烟火的味道,未免太吃亏了,所以每次给亚瑟做饭的时候都会给自己预留一点品尝一下味道。

餐点上得倒是轻快,不知道是有人嘱咐还是怎样,服务员甚至给他们这一桌上了一只粉色的心形蜡烛,在亚瑟红着耳朵尖还没来得及解释诸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或者你要是不喜欢我们不管它就是之类的话语之前就被王耀点燃了。他们坐在比较安静的角落里,所以除了亚瑟也没人看见王耀手指尖上跳跃的微小火花。好吧,如果是火焰炼金术士的话,这种程度也是能做到的,没人会怀疑这里有一只精灵的,亚瑟这么想着只能低下头专心对付盘子里的食物去了。

王耀对所谓烛光晚餐的意义似乎并没有什么具体的了解,蜡烛既然送来了,不就是用来点燃的吗?何况这个蜡烛还散发着清淡的香味,精灵嗅了嗅,抖了抖耳尖,餍足地眯起眼睛表示了欢喜。

唯独就是那瓶香槟酒,大部分进了王耀的肚子,精灵眼睛中的金色似乎沉淀了下来一些,他伸出舌尖舔舔嘴唇,想着自己要不要什么时候偷偷来这里向弗朗西斯讨些酒喝,在精灵幻境,他们也有类似的饮品,但果然还是人类的酒更加合他的胃口。

亚瑟去结账的时候,王耀是在餐厅门外等着的,可是等亚瑟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全然没了人影。

“王耀!”亚瑟倏地就慌了神。

跑回店里,侍者也确实说王耀是在门口等着的,但是刚才好像来了一辆马车,然后就没见着王耀了。

王耀是个精灵,传说中才存在的那种生物,如果使用魔法的话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了,但是这个无所不能并不代表他的战斗力,亚瑟觉得心里乱得不得了。

倒是这个时候还没忘记拿出了自己的怀表,打开之后默念着炼成的咒语,摩挲着表面直到看见上面浮现的小红点才稍微安心下来。

王耀其实早就醒了,这种程度的伤害对于精灵来说还不是那么要紧,就是脑袋后面疼得要命……要不是被酒精麻痹了神经,倒是也不至于让这些人这么容易得手。他不敢使用魔法治疗一下自己的疼痛,只能闭着眼睛任自己在马车上颠簸,然后被扔到了什么小房间的干草堆上。

他悄悄抬了抬眼皮,从门缝溜进来的光亮对于惯于生活在光明中的自然精灵来说还是过于昏暗了,如果他是黑暗精灵的话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王耀摇了摇头,否认了那个想法,黑暗精灵对于供奉生命之树的精灵一族而言,可是堕落的标志,他们好色懒惰,惧怕阳光,喜欢杀/戮,认为不被看见的就不是罪恶,向来是被其它精灵种所排斥的存在。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还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双手双脚被绑着,嘴里被塞了一个布团。

房间有点阴冷,他打了个哆嗦,自然精灵到晚上应该休养生息了。

如果不能使用魔法,精灵可不是什么占优的物种啊,王耀这么想着,不过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暂时也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必要打破和亚瑟的约定。就是那个家伙出了饭店找不到自己,现在恐怕要着急了吧,第一次出门就弄了这种幺蛾子,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出门的机会。

也就过了小半个时辰,门外突然喧闹了起来,王耀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被门外闯进来的人拉扯了出去。

外面燃着火把,一时之间又有些过于明亮了,他不禁眯了眯眼睛才来得及看清眼前的烟火尽头那位来救他的金发勇士。

“亚瑟!”他睁大了眼睛,喊不出那两个字。

亚瑟戴着黑色的皮革手套,上面金色的绣线描绘出复杂的炼成图案,手里紧握着一块怀表,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王耀的方向,他的身边很快有很多炼金兽包抄上来,围在他的身边,露出锋利的牙齿。

这些炼金兽对于研究这个方向的炼金术士来说可是他们很了不起的武器了,不仅易于操控,比一般的动物强大,还几乎不会害怕,不知道疼痛,他们的血液甚至能在他们受伤之后成为腐蚀性的武器。

“亚瑟·柯克兰,”这边突然有人喊到,“你只要交出你炼成阵的研究笔记,我们就把这个人和你放了!不然,我们也不保证会对他做些什么!”

亚瑟听到了这边的喊话,果不其然地停下了脚步,周围的炼金兽也屏息盯着自己的猎物。

“我的笔记?”他不确信地重复了一遍,“我的笔记里有什么值得你们做这样事情的东西?我的研究成果不是都上交工会然后发表了吗?”

“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架着王耀的那个人这么喊着,亮出刀子在王耀的脖颈边上比划着,“你不交出来我们可就要了这小子的狗命!”

亚瑟听到这里反倒是露出了一个无畏或者说还带着点迷惘的笑容:“我记得我是国家炼金术士来着。”

“你用国家炼金术士的名头压我们,你觉得有用吗?”

“不……我的意思是……”亚瑟伸手打了一个响指,不显眼的电弧在他的身上跳跃起来,“能获得‘国家’这个名头的炼金术士,几乎没有只会做炼金研究而没有实战经验的,不巧,我好像并不是那种少数派。”

他吟唱着炼金咒文,经由他手套上提前描绘的炼金阵转化成张牙舞爪的雷电,敌人已经错过了他吟唱前期的最好攻击时段,现下已经迟了,因为只需一瞬,那些炼金兽就被电流打成了焦炭,连一滴血/液都没有渗出。

这下,不论这边的家伙们,连王耀都有些惊异了。

那些人也就顾不得管王耀,在电火花间躲闪着逃命,但那些温顺的电弧轻巧地擦着王耀的脸颊跳过,解开了他的绳子,连他的一点汗毛都没有伤到。

王耀摆脱了束缚,倒是还没顾得说上些什么,就被亚瑟抱在了怀里,陷入了第二次短暂的愣仲,不过很快摸索到了对方的情绪,伸出手拍拍对方的后背:“我没事,他们要真的对我做些什么,我不是还能跑么?我可是自然精灵啊。”

“接下来怎么办?”王耀任由亚瑟抱了一会才再次开口,“那些人已经跑了。”

“我已经向长老会那边汇报了,他们去处理就好了。”亚瑟还揽着王耀,似乎没有松手的意思。

也就是这个时候近处有一个被电流打伤的家伙突然翻过身来,一支金色的闪烁着光点的箭矢向亚瑟身后飞了过来。

“耀!”王耀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个音节就是这个。

再次醒来的时候,王耀在自己并不熟悉的房间里,觉得整个身体都仿佛不是自己的,只能勉强转转眼睛,看见一旁的椅子上搭着亚瑟的外套才稍稍放下心来,悄悄运转起魔法,让自己不那么难受。

窗外是薄薄的夕阳,正好映到窗子里来,王耀本来时间感就有些淡薄,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意识了多久。

他四下活动一下,才发现这里是亚瑟的炼金工坊,而且还是亚瑟的卧室——亚瑟平时不让他进这个房间的。

房间里有点凌乱,还有些新翻找的痕迹,一些平时亚瑟宝贝得不行的书籍和笔记就被东一本西一本地丢在地上。

王耀随意捡了一本笔记拿起来看,上面是亚瑟的字迹:

“精灵可以在人类世界生活吗?”

“召唤契约结束之后,精灵就会回到原本的精灵幻境吗?”

“召唤契约的时限是多长?”

“人类怎么去精灵幻境?”

一堆精灵相关的问题被他罗列下来,然后是查找的,在这个世界少得可怜的关于精灵的资料,有一些还被他涂抹掉了,王耀也不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

王耀看到这里,怎么说也陷入了一种难以抉择的茫然无措之中,这个时候亚瑟推门进来了,王耀还没来得及把手里的罪证丢掉,两个人四目相对,对峙了几秒钟,倒是亚瑟先有点脸红:“你醒了。”

王耀点点头,手里的本子就飘飘乎乎地回到了书架上它该呆着的地方,虽然魔法的使用就像是本能一样,但是王耀觉得此时自己又变得浑身僵硬,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几乎要被亚瑟的目光钉死在原地。

“你看过了?”

王耀依旧是点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抱歉,我……”亚瑟的眼睫下还有一点暗色的阴影,一看就是没有好好休息,“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亚瑟……我不是说了吗?我可以逃掉的……”

“你可以逃掉还替我挡了那一箭,嗯?”

王耀张口结舌,突然觉得亚瑟这种气势根本就由不得他反驳。

“对不起,”亚瑟又道歉了一次,“他们如果知道你是精灵的话,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王耀对上亚瑟翠绿的眸子:“我不太懂……”

亚瑟沉默了一小会,坐在了床边上,示意王耀也坐下来,然后才接着说:“精灵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空穴来风,人类的世界中,偶尔还是会有像你这样的精灵出没的,我本来也以为这些只不过是传说故事,但是如果联系上一百年前开始的的炼金术黄金发展时期,可能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耀……对你来说,炼金术是什么?”

“炼金术?”王耀略微想了想,“大概就是魔法适应性很低的人类结合自然科学发展出的和魔法有些相似的东西。”

亚瑟点了点头:“那如果魔法适应性被提高……或者说有什么媒介能够提高魔法适应性会怎样呢?”

“嗯……炼金术的强度和构建的难易程度都会被改变。”

“精灵就是传说中的炼金材料,炼金术梦寐以求的那种,可以将炼金术的强度成倍放大,当然了,太传说了,以至于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而且这个也不是什么广泛流传的传说。”

王耀听着眨了眨眼睛,神色复杂,倒是也没有拒绝身为炼金术士的亚瑟覆上来的温暖手掌。

“因为不太光彩吧,这个国家曾经屠/杀过一只精灵,在向他学习了改进炼金术的知识之后,利用他全身上下的骨肉血沫打造了炼金术相关东西……这才是炼金术进入黄金时代的真正原因。”

“我是在查找关于精灵的资料的时候才从偏史里了解到了一点细枝末节……证据恐怕就是那副手套……那上面的炼金阵固然厉害,但如果它的绣线不是精灵的头发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威力……”亚瑟说着低垂下了眸子,抵在王耀的额头上,阖上了眼睛,“我怕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你……我怕自己会赶不上,还好给你的坠子一直告诉我你现在还没事……”

“还好只是炼成阵,”亚瑟继续喃喃道,“他们从我的炼成阵里发现了可以进行人体炼成的机遇。”

王耀觉得他的契约者现在很需要一个拥抱,于是他也这么做了,只是觉得这个人类身上的味道让他万分安心。

“所以你的回答呢?”亚瑟突然在他耳边说道,这次语气要轻快得多,微小的气流让他觉得痒痒的。

“什么回答?”

“看了我笔记之后的回答啊……”亚瑟伸出手把这个人环在自己怀里,断了这家伙的退路。

王耀此时想装千千万万个不懂,甚至想用点魔法让他的召唤者失忆,或者干脆变成个傻子最好,那种给了他代价就能让他逃回精灵幻境的傻子。

“我……我的回答如果是不呢?”王耀觉得他自己此时完全没有了和亚瑟说话的底气,连被人带走之后的勇气都一点不剩了。

“你要是想留在人类世界呢,我就不支付给你的代价,反正你也走不了,你如果想回精灵幻境呢?我也不拦着你,但是我可能只能把我自己当做代价支付给你了。”

“那我留下好了……”王耀觉得自己的声音比蚊子都小,“但是你要是敢欠我的,我就到别处去了,所以你得还才行,但是你想要的契约,光是一个你可还不起,怕是要用你一辈子来慢慢还了……”

“如你所愿,我的精灵。”

 

—感谢阅读—

P.S. 第一次发文被屏,social social

 

评论 ( 5 )
热度 ( 52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