芠又

你,为什么点进来?

【APH/好茶】天道寻常 01-03

  • 又名“重生之修仙狂徒”

  • 十分搞事的一个坑,决定许久终于打算试着开一次连载了

  • 有穿越,有修仙,有魔法,有狗血,和莫须有的车

  • 第一次试着写这种,恳求各位小天使能给点意见建议啥的

——————————

目录  01-03   04-06

——————————

01

这京城城郊就算是在钢筋水泥的拥堵之下,也还是有些好去处的,不得不说,早年在这里当皇帝的人还是选得一手风水宝地。

只不过这风水宝地此时的天象有些不大作美。

天空中乌云密布,眼看就要来一场夏末的雷电暴雨,街道上的人步履匆匆,都指望着能赶在雨水落下之前找上一个好的落脚去处。

却不知此时,在城外的山岭之中,早已是电闪雷鸣,闪电团聚呼啸着向地面砸去,所过之处留下一串焦土。

附近的动物们比人类还要敏感几分,早就在这片不祥的乌云聚集起来的时候就纷纷逃命去了,要是有好事之人恰巧逗留在这个区域附近,怕是要拍上几张照片然后发个微博或者朋友圈,吐槽一句是不是有哪尊大神在此地渡劫。

您别说,还真有。

如果仔细看过去的话,或许能看见那个在电闪雷鸣之间穿行的小小身影,看起来几乎要被闪电的光芒吞噬了去,却又带着几分闲庭漫步的自在流畅。

然而九重雷劫,凶险自知,王耀此时就在这滚滚天威之下,心中暗自擦一把汗。

修仙不易,修仙不易,他王耀也算是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到了这最后一道天雷劫,也只能自求多福。

然而就在他躲过了雷劫的最后一道天雷,平复着自己经脉内奔腾躁动的真气准备接受洗礼的时候,本来恢复平静的云层再次团聚起来,一道计算之外的天雷势不可挡地冲向了王耀,只是瞬息就到了他面前。

天雷劫,只能说不愧是天雷劫,他王耀算天算地就是没算着这邪门的天雷劫会比传说中多出来一道,他怕是躲不过此次了,好一番天道无常。

轻者修为全废,重者灰飞烟灭。

这天地之间,再无王耀其人,也罢,也罢,浮生一遭,不过虚梦。

 

亚瑟·柯克兰和他的探险者小队刚刚打败了追击他们的妖兽,倒是没想到能在那妖兽的嘴下救了一个人回来。

这人浑身是干透的血迹,还带着点焦黑的痕迹,身上盘旋着浓郁的雷电元素,连衣服都被灼烧得破破烂烂,要是他们晚上一步怕是要变成古雷蜥的盘中餐了。

这家伙血肉模糊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亚瑟只能这么想着,尽量给他清理清理伤口,然后给他灌下去两瓶魔药,然后捏着他的手腕试图在这里凝聚一点光明元素驱散他身上作妖的雷元素。

只能说这种救命的魔药他们也没有更多,而且这个的味道,着实让人有些不敢恭维。

而这个人身上的雷元素也像是活的一样,根本不受光明元素的影响,反倒是把这些后来的家伙吞吃抹净,还闪了两下电弧,吓唬在一旁准备诊治伤员的亚瑟,他就只好作罢,希望那些魔药足矣保住这个人的性命,而治疗魔法并不是亚瑟所擅长的,万一在这里念错了几个咒文,那才真是的命不久矣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不明人物是从哪里过来的,难不成是东部空旷平原另一头的城池?他身上的伤,真的是古雷蜥留下的吗?

正好也赶上他们小队在这个森林中停留的最后一天——这些日子战斗的消耗加上没有了充足的药品药物储备,继续在这里冒险终究是有些危险了。

亚瑟看了看这个伤员的情况,觉得还是不容乐观,尽快回到城镇上才是上策,几个人商榷之下还是决定自丛林的荒废边缘返回露营地,一路之上轮流背负着这个家伙。临时组建的冒险小队在这个时候倒是还算立场统一。

这条路的风险要稍微大一些,虽然全程处于丛林的边缘不会受到丛林内地形和一些妖兽的干扰,行进速度能提高不少,但是越过荒地就是一片荒芜的沙丘,那边是古雷蜥的聚居地,这种妖兽脾气不好,领地意识又很强,他们这种情况,还带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伤员,可不想招惹这种会放雷电的烦人生物。

但也许是他们身上沾染的死去同类的气味,也许是那个伤员身上过于浓郁的雷电元素和血腥味吸引到了沙丘边缘饥饿的古雷蜥,等他们注意到的时候,沙丘下的窸窸窣窣已经包围了他们,然后便是一阵沙暴的惊涛骇浪,几只一人多高的古雷蜥从沙土下钻出横档在他们面前,吐着分叉的舌头,竖瞳在烈日下眯成了一条缝。

 

这可真是痛得要命。

王耀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耳畔还回响着雷鸣的噪音,五感还没有回归原位,活着的喜悦还没有顺着神经传递出去,睁开眼睛就看见一道电弧落在自己眼前,吓得他险些没从背着他的人身上翻下去。

好家伙,刚被雷劈过怎么还来?是嫌他被劈得不过瘾吗?

古雷蜥这家伙虽然身形不够灵活,但是操纵雷电的本领还是相当可观的,亚瑟也不敢把自己背着的人放在地上,那可不就成了活靶子了?只能勉强背着这个人,然后拔出长剑一边颂唱着魔法一边向森林边缘靠近,只是这些大家伙虽然不算是多么聪明,也知道这么几个人类暂时还奈何不了它们,所以自然是不愿意放弃这么一顿丰厚的美餐。

亚瑟紧张地在佩剑上加持祝福魔法的时候,他背后的人忽然挣扎了一下,他差点没把手里的剑丢出去。

“哈哈……”王耀嗤嗤地笑了两声觉得自己嗓子眼里也要冒烟了,勉勉强强敲敲背着自己的金毛,吐出半句人话,“你先把我放下。”

这个本来半死不活的人突然开口说话还是让亚瑟惊异了一番的,但是此时顾不上许多,现下的情况已经十分棘手了,如果这些古雷蜥招来更多的同伴,那就不是他们几个人能应付得来的了,不过他还是把王耀放了下来,想着至少这样能保证他一个人的战力。

王耀晃晃悠悠地勉强站住了,默念心法调动起自己被天雷劈的焦糊的经脉,只觉得像是有几重利刃在体内划过一般,却还是忍不住带上一点吃痛的笑音,他王耀还活着,渡劫失败了却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能重头再来。

惹得一旁紧张兮兮的试炼小队侧目而视,这家伙,该不会是烧坏了脑子吧?

也就在这个档口,古雷蜥的下一波进攻雨点般落下,一部分被防御魔法的光屏拦截下来,另一部分则直接打在沙地上,瞬间烧融了一堆沙子。

雷?

王耀看了看地面上留下的痕迹,又看了看眼前仿佛大蜥蜴的怪物。

“小爷我从天雷劫活下来了你还敢用雷劈我?就你会劈雷是不是,啊?当我是雷劈大的啊?我让你雷多!了不起啊?”王耀看着眼前跳动的雷弧几乎要抓狂,上前两步抢过来那个金毛的剑,从自己身上撕了一块还算能看的布条,割了手指就开始画符。

然后抄起剑尖往布条上一戳,手上挑了一个剑花:“五雷轰顶!”

还没等其他人对他的惊人之举做出什么反应,那块布条上闪过银色的焰火,在它燃烧的灰烬飘散之前,原本炽热的阳光被一块不知何处出现的乌云阻隔,一道道惊雷穿过云层直指大地,不过片刻,那些先前张牙舞爪的古雷蜥都被天雷劈得焦黑,就算它们生前是擅长操纵雷元素的妖兽,现在也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片雷云来得快,去得也快,阳光回到地面的时候,王耀又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此时倒是经过一通发泄安心了不少,只是本身空耗的内力经不起他这样突然的折腾,不过他倒下时放任让自己神游的结果就是在迷迷糊糊间想到的,居然是位列仙班之后一定要让自己的五雷轰顶打出天雷劫的效果以及……如果他还有体力和灵力给自己用一个净尘咒就更好了。

这些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连突然被抢了剑的亚瑟都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就结束了,那个半死不活的伤员又倒在地上,和之前无声无息的模样没什么差别,要不是他手里还握着自己的佩剑,一旁古雷蜥的尸体还冒着青烟,几个人怕是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刚才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站的更近的人摇摇头。

亚瑟死命盯着这个又趴回地上的人,心里想着什么级别的雷电魔法能达到刚才的效果,而且似乎还没有咏唱过程?

他的佩剑上还闪烁着刚刚加持上去的光明元素,似乎在埋怨主人的不理不睬。

亚瑟拾起了佩剑,又把再次不省人事的伤员背回了身上,这些事情,还是安全回到城镇了之后再说吧。

 

02

边陲小镇布拉沃,位处森林,平原和荒漠的交界地带。

王耀昏昏沉沉地躺在床铺上,只觉得仿佛有温暖和煦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连那些躁动的疼痛都被平息了不少。

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一层柔和的光幕包裹着,却是看到一旁坐着的绿色眸子的金发青年,一手捏着法杖,一手轻轻搭在他的额头上。

这是魔法?王耀眨了眨眼睛,等待自己的记忆归位。好像是了。自己被天道黑了一次之后,莫名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就差点又被那个什么大蜥蜴劈成了焦炭,而这个身边的家伙,似乎就是……那个时候背着自己的人。

“你醒了?”光晕渐渐散去,那个人停止了吟唱咒文,伸手抹了抹他乌漆抹黑的脸。

王耀点点头,现在真正清醒过来倒是有好好检查自己情况的机会了,略一沉吟,潜入内视状态。

他的骨血早就与真气灵力相融合,经过治疗现在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了,然而经脉上盘踞的雷劫残孽还没有散去,内丹也是被天雷劈碎,不然他也不至于费那么大劲耗空自己仅剩的真气才使出那一道五雷轰顶,而他随行的魂玉也还在,这就证明他辛辛苦苦收集的宝贝们还没有离他而去,王耀松了一口气,觉得现实好像还不是那么糟糕。

亚瑟见王耀并不做声,以为他伤病初愈,还十分疲倦,也就打算先让他一个人休息,自己也稍微调息一番,规整规整消耗的魔力。

“我叫亚瑟·柯克兰,你现在这里休息吧,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到隔壁的房间里来找我。”亚瑟这么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了。

倒是不想直挺挺躺在床上的家伙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摆,冲他眨眨眼睛:“你……有没有可以借我的换洗衣物?”

 

等王耀洗掉天雷造就的一身惨兮兮还换上了亚瑟空余下来的黑色骑装时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走出浴室拢着自己滴水的墨色长发,象牙白的肌肤因为热水而染上几分红晕,抬头看向等在那里的亚瑟的时候露出一双湿漉漉的金色眼眸,这个时候亚瑟·柯克兰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少年,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充满了年轻生命的活力。

王耀有一阵子没穿过这种类型的服饰了,上面还莫名沾染了一点灵力的味道,对于现下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对灵力叫嚣着饥饿的王耀来说,意义似乎远远比一件蔽体的衣服大得多,只不过他不知道这股淡淡的灵力的来源,并不好开口,也就是他现在刚把自己洗回个人模人样还有点不适应,抬眼对上看着自己的亚瑟,忍不住轻咳了两声:“谢谢你的衣服……那个,我叫王耀。”

“你是从东部空旷平原……我是说曼恩巴荒原的另一头过来的吗?”亚瑟从善如流地问了下去,“我是说,一般人似乎不会一个人越过这边的丛林到荒地上遭遇古雷蜥的。”

要说眼前这位初次谋面的先生所说的话,王耀是一句都没听明白,只是意会了些许,然后点点头:“嗯。”

小样,爷爷我是从蓝星二十一世纪的北京城穿越过来的,没见识过吧。

当然了,这么冒失的话,王耀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脸上只是挂着自认为得体的浅笑,然后补充了一句:“谢谢你们带我回来。”

“就算是厉害的法师,也最好不要一个人去冒险比较好。”亚瑟先前也算是领教了一手王耀的五雷轰顶,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姑且把它归咎于很厉害的魔法,唯一让他感到不解的,就是在他给王耀进行治疗的过程中并没有明确地在他的身上感受到魔法的气息,不知道是不是先前施展的大型魔法耗尽了他的魔力,亚瑟出于尊重的角度,并没有继续探问对方隐私的打算。

不过退一步,亚瑟还是试探着对这个似乎很厉害的魔法师发出了邀请:“你来我们的国家有什么打算吗?不如与我们同行?冒险的途中有个伙伴终究是多一份照应。”

亚瑟所在的国家叫做圣菲尔斯帝国,相较周边的一众国家而言,并不算是实力超群,却是经济文化上最为开放自由的国度,因而也聚集了一些在其它国家受排挤的炼金术士,钻研着旁门左道的魔法师,或者是不被接纳的混血种。

唯独就是圣菲尔斯国土内也有不少极端的地貌,那里既是探险家的乐土,也是针对毫无防备的冒险者的杀手。

而曼恩巴荒原的另一边则是一个高度集权教会领导统治的国家,深受龙族的影响,在海上也具有庞大的舰队,但是又以法律教化的严苛而闻名,如果王耀是来自那个国家,那么他的离开也一定有他的理由。

王耀其实没做什么多余的思考就接受了亚瑟的提议,他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而现在依旧在以成功渡劫为目标的他发现,没有充足可以调用的真气之后自己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很多,而就他们把自己带回城镇救治这一点来说,与这些人同行还不算坏事,王耀自然乐得结下这个善缘了。

有个向导终归是好的。

顺便,王耀劫后余生之后面临的第一件事是那些烦人的雷电,第二件事是把自己收拾得可以见人,但是这第三件事,居然是本来经受了真气煅炼比起普通人类要强韧许多倍的躯体,在经受了天雷劫至此之后,不顾他为了劫数辟谷多日的准备,现在饿得有些发慌。

开玩笑,等他渡了天雷劫也就能名列仙班了,这种节骨眼上还能让自己饿死了不成?

于是我们的王耀厚着脸皮找刚刚借过衣服的亚瑟讨了顿饭吃。

我的老天爷,王耀使唤着并不怎么熟稔的刀叉的时候在心底里念叨,我是想结个善缘不是想借人家的钱,欠人家的人情啊。

亚瑟可不知道王耀心里此时此刻在念叨什么,他给自己点了一份黄油吐司之后和果茶之后就坐在那里听隔壁桌子人的谈话。

他们住的旅店距离冒险者公会很近,他想知道从这些冒险者的口中能不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来决定自己接下来的旅途。

亚瑟虽然也没吃午餐,但是反倒是因为魔力的消耗而有些没有胃口,所以他的那份吐司也有一半进了王耀的肚子。

然后在王耀打扫完战场的时候,恰合时宜地放下了自己刚好喝完果茶的杯子,开口问道:“你……对如阳花有什么兴趣吗?”

“如阳花?”王耀反问了一句,表示记忆里并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虽然他在原来的世界的时候见识过不少天材地宝,但是在这边的,也的确孤陋寡闻了。

“一种火元素十分充盈的植物,能够治疗寒毒或者做成去极寒之地备用的药剂之类的,冒险者公会那边好像有人需求那个。”

“很难拿到吗?”

“自然是有一些困难的,那东西生长在火山地带,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来去路途上要经过古雷蜥的地盘。如果去的人少了,可能会被古雷蜥围攻,如果去得多了,公会给出的报酬又未免太不合算。当然,若是有人驯养了可以飞行的坐骑,倒是没有这种困扰。”

王耀点点头,大致了解了情况。

“你似乎很擅长对付那些家伙,我再叫上先前同行的那几个人,应该应付得来。”

王耀摆摆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亚瑟:“应付得来的话,咱们两个人就够了。”

 

03

亚瑟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带着王耀前往冒险者公会的。

这个前一秒还口出狂言的人,下一秒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公会的规矩,更不要说什么冒险者勋章了。

他便只能老老实实地解释了一番:只有通过审核,拥有冒险者勋章的人,才能接受冒险者公会的委派任务并且获取报酬。

而审核的条件其实也十分简单,无非就是看个人的实力,实力不济的冒险家还是不要接受公会任务出门历练的好。

王耀咂么了咂么嘴,既然没有勋章那就去拿好了,他虽然是个修仙者,但是好歹也是在现代社会里混迹过的,无非就是通过考试取得一个资格证明,这种套路,他懂的。

资格审查的类型主要分为三种,一种是针对法师的,一种是针对战士的,还有一种是针对其它有能力但是并不通过前两种考核的人。

“那你的勋章是哪种呢?”王耀听亚瑟解释到这里问了一句。

“法师……虽然我也算是半个剑士,但是法师的考核主要是通过水晶检测魔法亲和力和魔法强度,战士的考核主要是战斗技巧和力量,”亚瑟摸了摸腰间的佩剑,“如果都能通过的话,随意参加一个也是可以的。”

说着他有点担忧地看了看王耀的小身板,不知道他的伤到底好利索没有啊,就这么直截了当地来冒险者公会参加测试。

亚瑟站在门口就看着那个人甩甩辫子进了测试间,百无聊赖地站在大厅里看任务榜单上的内容,想来法师的测试需要用水晶检测亲和力,王耀一时半会还出不来,倒是也不着急。

“亚瑟,这样可以了吗?”

亚瑟回头,那个人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地拿着一个古铜色的圆形勋章看着他。

这么快?亚瑟皱了皱眉头,这才定睛看到这个勋章上大剑的标志——这根本不是法师勋章,而是属于战士的勋章。

“呃……”亚瑟也跟着眨了眨眼睛,“C级的战士勋章,嗯?”

王耀点了点头,稍微有一点心虚:“战士勋章好像比较好拿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魔法这东西他可没有,他用的那个叫仙术,消耗的是真气灵力而非魔力,要是贸然去做法师的测试然后被扫地出门可就有些尴尬了,王耀这么想着,他对这个又不是那么了解,就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亚瑟,想得到他的首肯。

没问题是没问题,亚瑟心想,可是一点也没看出来王耀有半点有双修战士的样子,倒不是说他看起来纤弱到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也想象不出这个人拎着重剑或者锤子的笨拙样子,更想象不出这个人穿着重甲抵挡伤害的样子。

C级,中级战士,打起架来倒也有属于自己的游刃有余。

亚瑟决定先不纠结于这一点,反倒是稍稍严肃了表情,指了指一旁榜单上的任务:“你的勋章是没有问题,但你说这个需要咱们两个人就够了,倒是跟我说说你的打算。”

王耀笑着把勋章的链子挂在脖颈上,没由来地泛起了一点玩心想要跟眼前的这个家伙打打哑谜,倒是还算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需要一点纸。”

穿越沙漠的方式有很多,无论是飞天还是遁地,都能让他们平安到达目的地,只不过王耀想要选择的是相对节省自己真气的方式——画符。

只可惜,平白无故穿越到这种鬼地方——王耀现在也终于把自己的处境归类为穿越了,他身上连适合用来画符的纸张都没有,难不成要他天天撕衣服?这衣服可是那个黄头发的小伙子的,撕别人的衣服,就更不应该了,王耀一脸正直地摇摇头。

一张纸,裁成长条,以血为媒,绘制阴阳。

亚瑟接过符纸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是在用多年的修养掩盖复杂的内心波动。

这个人……就进屋子这么一小会就出来然后给他一张画了不知道是什么图案的纸干嘛?他先前要自己帮忙做准备的时候,一不要魔药二不要武器,单单就是盯着几张草纸不放,现在就是为了给他这个?这上面红色的印记该不会是血吧?还是他的血?新鲜的?

然后呢?他们怎么解决这个任务?

“这是……什么?”

“符咒,可以驱使鬼神、治病禳灾。”

“所以?”亚瑟并觉得自己得到了足够的解释。

“只要带上这个,就可以穿过那些什么蜥蜴的领地了。”

侥是亚瑟一脸的将信将疑看得王耀都有些过意不去,王耀接着安抚地说道:“你要是信不过先试试也可以吧?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再用那个雷,把大蜥蜴都劈死总可以了?”

也就是这样,两个人总算是动了身,当然,亚瑟的半信半疑还是让他在之前做准备工作的时候去交易中心换了一点魔药,以备不时之需——毕竟治疗术真的不是他的强项。

王耀倒是对此也没有制止,光凭他一次莫名其妙的五雷轰顶就让人完全信任他的能力还有些难度,他也不急于这一时,先做做任务换点生活必需品,然后再想办法修炼,修补好他受损的经脉和内丹,虽然天道在天雷劫的最后坑了他一把,但是也还不算那么不讲道理,既然他还有一点活路,就迟早能够渡过劫数,修行之路漫漫,途中能有一二人相伴一程,倒也是不错的。

亚瑟咏唱着风魔法为两个人加上魔法的加持,王耀觉得自己整个人走路都变得轻快了起来,想来这样的话,两个人在路程上所花费的时间能够减少一半。

虽然符咒也有能做到这种效果的东西,但是对于真气灵力严重不足的王耀来说,能借助魔法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他还不想在这种无谓的地方浪费自己的气力。

倒是一路上王耀心里还算是美滋滋地规划着更加长远的计划,待到二人走到丛林边缘倒是也没闲着,手上一翻,就把那张看起来轻飘飘的符纸贴在了亚瑟的后心位置。

这符纸就这么拍到人的身上,竟然也不掉,连有风吹过都没有被掀起一角的迹象。

倒也是有趣,从这个时候开始,那些本应该存在于路上的魔物们一个都没有出现。也许是运气好呢?亚瑟有点拿捏不准了。

也就是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人就来到了丛林与古雷蜥领地的交界处,按照行进距离上来看,这条路是距离最短的。但如若不是王耀直接提议两个人选择最快的路径,亚瑟是断然不会前往这条需要经过古雷蜥领地腹地的道路的。

王耀看见亚瑟搭在剑柄上有几分不安分的手指,也没有做声,倒是决定先做个表率,就直愣愣地往魔物们的聚居地里走去。

亚瑟虽然带着几分谨慎,但是也一步一个脚印地紧跟在王耀身后。

偶尔有觅食的古雷蜥从沙地上爬过,在沙地上留下一串足迹,却是连一旁的两个大活人瞅都没有正眼瞅一下。

什么情况?

“看,我说没事的。”王耀甚至大胆地靠近据说是十分暴躁的雌性古雷蜥产卵的巢穴附近,而那只古雷蜥一半的身体埋在沙土底下,另一半沙土上的身体盘在它的蛋旁边,转动着眼睛,随时紧盯着附近的入侵者。

可是王耀走过去,若无其事地摸了摸它的蛋。

然后敲敲蛋壳。

好家伙,这比鸵鸟蛋还要大。

下一秒,他回过头来问勉强还站得稍微远一些的亚瑟:“这个蛋……能吃吗?”

吃?谁会想要吃这些家伙们的蛋?

也就这个人能说出这种话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亚瑟总觉得在王耀说出这句话之后,那颗蛋上跳过的电弧似乎有点发抖,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吧。

在充分见证了王耀作死无果的情形之后,亚瑟总算也放松下来,专心赶路了,若是不能赶在天黑之前到达火山区域,两个人可能会在荒漠的夜晚里遭遇沙暴之类的极端天气,那就未免有些不妙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芠又 | Powered by LOFTER